《作家文苑》总第五百零一期

大华笔会十年集锦人物评传

林楠(大华笔会创会会长)/ 高贵林

(二十四)

 

張馨元是加拿大大华笔会理事,也是加拿大中華詩詞學會的理事,同時還擔任文思移民與多元文化服務協會主席。馨元是一位非常活躍的文化人。她組織策劃的各類文學活動,特別是詩歌朗誦會,受到作家、詩人和文學愛好者的廣泛歡迎。

2017年初夏,由馨元主持的“慶祝亞洲傳統文化月”活動,獲得極大成功。

馨元主編的《回眸楓林晚》____大詩人洛夫旅居溫哥華20年文選彙編,從主編意圖、內容安排到裝禎設計等各個角度探討,均可說是一本高檔次,高品質的好書。

馨元也寫詩,加拿大商報文學專版《菲莎文萃》詩人小輯專攔刊出馨元一組詩____

 

雪落大地

雪,又開始飄落

黎明到黃昏

沒有半句話,也沒有一聲耳語

可我看見了,我看見了

天空正在寫給大地的

情書

落葉的養分滋潤了根

飄雪給大地披上暖毯

我可以與你分享什麼

沒有,沒有,但是如果你也期盼著

現在白雪曾經覆蓋的地方

來年春天,將變得鬱鬱蔥蔥

 

老家

昨夜夢裏,又回到老家

奶奶仍然那樣慈祥地跟我說話

春暖花開啦香椿樹又發芽了

*海盜和黑熊跟著堂兄去打獵已有兩天啦

昨夜夢裏,又回到老家

夕陽下,爺爺提著小木桶

領著一幫孩子去小溪抓魚捕蝦

我被一條石斑魚絆倒激起層層浪花

昨夜夢裏,又回到老家

又逢佳節,爺爺用新米打了糍粑

鄰居們來了,幾家人在朗月疏星裏

圍坐青石板把酒話桑麻

昨夜夢裏,又回到老家

奶奶站在那棵百年黃桷樹下

車翻過了幾座山,我看到她的手揮動了

黃桷樹梢 ,那是奶奶最後最美的風華

(*海盜和黑熊是老家的兩只西伯利亞大狼犬)

《菲莎文萃》編者按語稱:本期刊出的是溫哥華詩人馨元的一組詩歌。馨元的詩歌語言簡潔明快,意境深遠開闊。

 

 

会员巡礼·林丽萍

作者简介 林丽萍  大学机械专业,现定居加拿大温哥华。对哲学与文学有特殊兴趣。上过邓晓芒的哲学课程——康德的三大批判《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和黑格尔的《逻辑学》。自学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文学方面专注研读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几乎所有的作品以及大量西方作家的作品,为自己最终投入文学创作做了前期准备。

 

《灵山》之悟*

               林丽萍(大华笔会会员)/ 温哥华

初读《灵山》感觉美,就像一首诗。至于故事情节我不很在乎。故事有头无尾或真实与否也不会影响我的审美意趣。首先我喜好《灵山》那超越小说的文体,就像一部散文诗。当然它是一部长篇小说。在艺术形式上首先让你享受到美。

阅读它的另一个初衷也是想挑战一下自己,既然文友们说它难以阅读、难以理解,思想性比较强。作为读者的我也想真正了解一下中国作家到目前为止在这方面的造诣如何?达到怎么样的一个水平?作品是以散文小说的形式去再现故事情节来传达其理念与思想观念。有人评说它的故事都是在游历荒山野岭时在上山的路上道听途说,支离破碎的烂故事。这个我倒不关心。作者毕竟是专业文学创作出身,修的是外国文学专业,深受西方文化熏陶,有着丰富的阅读经验与人生历练。他自有办法去营造故事。

初读了解到作品一一记录着作者游历中国西南地区山脉时所经历的人事,结合作者的阅历经验与文学创作经验特别是戏剧创作灵感,以作者独有的视角与理解将中国文化的缩影在此展现:道教、佛教、巫术、名师、儒家、深山老林峡谷、山賊土匪、自然风光、美食、民风一一铺陈在读者面前。以中国不曾有过的写作文体与思维方式呈现出来,或者称之为西方现代派写作手法,这样的文体方式写作故事情节是次要的。意识流是其主要特色。作者以自己的西方文学艺术创作专业水平去架构他的作品,以不同于国人的视角全新地去审视自己的文化所带来的冲击力颠覆了读者的习惯思维与审美情趣。加上作者结合自己固有的东方文化底蕴,既有东方的含蓄意蕴又有西方的热情奔放,构成了独特的人文风景。初读感觉还是不错的。有如日本作家川端康城的作品《雪国》《古都》《千羽鹤》那般纯文学的美意,却又超越了川端康城的思考层面,引领读者思索、反省自己的人生意义,拷问自己为何而出发又将回到何处的人生问题。就像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的《足球》具备对人生的哲学思考。小说以散文诗的形式为载体,让文本具备了浪漫气息,诗一般的情怀,让你沉浸在诗意盎然的春意中陶醉。

也分享一下作品的幸运奇遇。作品一脱稿就遇到了伯乐马森教授,然后由马教授推荐给了诺贝尔奖评委马悦然先生,就这样获得了2000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

这是华人世界第一部获得诺奖的文学作品。在没获奖之前的《灵山》与众多作品一样备受冷落,当初还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都认为这些思想性的文学作品很难迎合大众,不会有销路。像众多没有被世人发现或认可的作品一样躺在出版社的仓库里发霉。幸亏也是马森教授最终不忍心让好作品埋没,想尽一切办法让他的朋友帮忙出版。然而,出版后也只有作者本人买了一部分,其余就卖不出去了,让出版商大亏了本。但是马教授对作品有信心,不愧为作品的伯乐。在他的推荐下,进了诺贝尔奖评委会评审,最终获奖了。让世人得以共享作者的理念、思想与观念。也让世人了解了中国的民情。让中国文化得以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也让中国文学得以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文坛舞台里占有一席之地。更让出版商大赚了一笔。即时加印了两次售出了十多万册。

这部巨作并不难读,文字非常优美耐读极具审美情趣。是一部具备思想力的文学艺术作品。只要有点文学兴趣与人生阅历的人都可以读懂。至于其思想深度如何?有待深入阅读了解。初步读来至少感觉到它是一部令人阅读起来甚感愉悦美感十足文字优美极富诗情画意并能引领读者思考的作品。

作品诞生的背景是作者被医生告知患有肺癌,他万念俱灰之时,辞去工作,背起背包走山崖,爬山涉水,半年后复检身体,发现阴影部分消失了,身体痊愈,重获新生后对人生与生命的顿悟,对中国文化的反思。而这半年他在山上所经历过的人事与心灵感应,灵魂之事,经验了生与死的过程,在获得新的生命之后,作者以作家特有的感悟力与对周遭世界的感受力重新审视了人生。省察了生命。这一切都一一记录在了《灵山》里面。供人分享阅读。

*因版面关系,本刊有删节。

会员巡礼  田艳光

作者简介:田艳光, 男, 笔名插队,1951年出生在北京东城区,1967年毕业于北京127中初中。1968年9月6日到内蒙古, 呼伦贝尔盟,莫力达瓦旗,巴彦公社,巴彦街村插队。在农村生活8年,与当地的达斡尔,鄂温克少数民族老乡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76年回到北京工作,先后在东城区建国门街道机关和企业工作18年,后调到北京城建三公司直至退休。

 

作者在北京参加工作后,又多次返回第二故乡巴彦街,对那里的老乡,山山水水依依不舍。2008年莫力达瓦旗插队知青回忆录《回望青春》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有作者的文章《回忆在巴彦街插队8年生活》,《甘河边捕鱼的小喜能》和《苏荣的砖房》。

50年相约──莫力达瓦·巴彦街

插队(大华笔会会员)/ 兰里

 

 

在中国地图上,东北方像鸡眼睛的地方,嫩江流域甘河旁有一个少数民族村庄叫

巴彦街 ── 内蒙古自治区, 呼伦贝尔盟,莫力达瓦旗,巴彦公社(现称巴彦乡), 巴彦街村。这个村庄已经有400多年历史,当年清朝入关的时候村子里出过将军,将军坟就在村子西面的山坡上。这里住着鄂温克和达斡尔两个少数民族,50年前1968年9月9日我们北京127中一批中学生来到这里插队,走进了这山清水秀的小村庄。

敖包山下的巴彦街,村子前面和西边的草原上躺着乌鲁布奇小河。河水潺潺日夜不停唱着歌,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汇入村子东面的甘河里。白桦林、杨树林、榛子树长满了村子周围和远近的山岗,村子北面山坡上成片的小麦、大豆一眼望不到边,村子东边的甘河水从北向南在敖包山下转了一个大湾向东南奔流而去。

春天,各色野花镶嵌在绿色的草原上,春意盎然。蓝天白云下草原上的牛马低吻野花牧草的芳香,牧马人骑在马背上扛着长长的鞭子,一边吆喝赶着出群的牛马,一边放声歌唱……。天空中雄鹰展开翅膀随着气流上下盘旋俯视着大地,叫不上名字的鸟儿成群的在草原上飞舞,叽叽喳喳又落在了远方。

夏天,微风轻动大地郁郁葱葱,早熟的麦田翻滚着金色的麦浪。火辣辣的太阳烤灼着大地,但在甘河畔,小河旁不时传来大人孩子们戏水的欢快笑声,甘河水冲击岸边打着旋涡发出声响继续奔向远方。

秋天,秋梨子、榛子、山丁子各种野果挂满枝头。沉甸甸的谷穗低头弯下了腰,黄豆地里鼓起的豆夹和叶子变成了一片金黄,各种农作物都成熟了,巴彦街一片丰收景像。远山近景五彩斑斓的颜色装饰着大地,秋天的巴彦街变成了美丽的画廊。

冬天,白雪皑皑大雪封山,巴彦街变成了银色世界。街巷里避风的地方能看到牛马在晒太阳,屋檐下刚从场院寻食回来的麻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家家户户做饭的炊烟从房顶上烟筒中袅袅升起飘向空中,屋子里不时传出孩子的玩笑声和大人叽哩哇啦的达斡尔说话声,人们在说笑中盼望着春节的来临。

50年前我们来到这里,棒打狍子瓢舀鱼就是我们当年生活的缩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看见的是我们的身影,我们向老乡学习自己不知道的农业知识,一年365天要干300天农活。我们知青每年春天来到巴彦街,大雪封山又回到北京。虽然巴彦街距离北京1800公里,但我们把巴彦街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我们干农活和老乡一样挣工分,生产队分值比较高,一天约合2-3元,和其他地方插队的知青相比,从生活到收入比他们强多了,当年我们在巴彦街插队有点生活在世外桃源的感觉。我们这些人在那里生活了六七年,后来先后全都回到了北京,巴彦街就成了我们这些人年轻时的故乡。

转眼时间过去了半个世纪。50年后,当年我们插队的许许多多往事已经变成了故事,但许许多多的经历留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当年和我们一起劳动的老乡大多数人已经离开人间,就连我们一起插队的同学也有的驾鹤西去,可是我们在那里插队生活过的知青,还是魂牵梦绕思念那敖包山下的小村庄——巴彦街。巴彦街村东的甘河水还是不停地打着旋涡向东南流去奔向大海,我们知青插队的经历和老乡的友谊已成历史留在了每个人的心间。

今年是我们到巴彦街插队50周年的日子,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年,我们这些在巴彦街插队生活过的知青,还要相约在巴彦街。去看看我们熟悉的老乡,去看看我们年轻时劳动生活过的小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