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文苑》总第四百八十八期

大华笔会十年集锦人物评传

林楠(大华笔会创会会长)/ 高贵林

b11

 

 

龔翠蓮

龔翠蓮大姐出版文集,可謂是2013年華裔社區一樁值得新移民欣慰並思考的大事。這麼說,似乎有言過其實之嫌,但是,只要翻開《楓華蓮韻》這本書,流覽一下目錄,留意一下作者簡介和書中的彩頁,相信任何人都會認為,這一提法毫不過分。

一位已過花甲之年的退休老人,初到溫哥華,且沒有兒女陪伴在身邊,語言不通,方位不辨,茫茫世界,孤身一人,而生活中的一應紛雜瑣細,柴米油鹽,都得靠自己一樣一樣親自去料理。與眾多華裔老人相比,龔大姐本應是只要不給兒女添亂添累,不給社區找麻煩,把自已的日子按節奏有條不紊地照看好,就可以得滿分了。然而,看過《楓華蓮韻》,不得不讓人感佩。先前的8年,龔大姐在加拿大找到了專業對口的工作,在正規學校當上了教授中文的老師,之後的歲月,更一躍成為社區活動的積極參與者甚至組織者。彩頁插圖生動地錄下她這期間的人生步履。近60幅照片真切地告訴人們,舉凡溫哥華華埠地區、唐人街發生的所有重大社會活動,都有龔大姐的身影。有她與社會各界名流、各級政府政要、加拿大聯邦國會議員、中國政府駐溫哥華歷屆總領事……等在活動現場的合影為證。龔大姐不僅超標準地管好了自己,還活出了生命的新意,活出了生命的瀟灑,活出了生命的品質,活出了生命的價值和輝煌。龔大姐的移民生活實踐,生動地體現了她對生命意義的領悟。也只有那些上升到這個層面的人,才會對人生傾注出如此真摯的熱情。一個人,特別是一個老人,做到這一點,無論之於東方文化,還是西方文化,都可視為一種寶貴的、令人仰慕的精神財富。

參與,是一種心態,一種積極進取的精神;參與組織,加入了融入感,是對社區熱愛和責任心的體現;受邀出席,說明受邀者對社區做出了較大貢獻且成績卓著,同時也象徵其文化身份得到社會認可。匯總這一切資訊,我們可以不無理由地說,眼下,龔翠蓮大姐已是華人社區生活的一個符號。這無疑標誌著她的社會形象的確立。

龔翠蓮在花甲之年,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實踐了融入異文化社區生活的非凡歷程,並且把這一切紀錄了下來,集成一本厚厚的書。2013年10月,她所在的加拿大大華筆會為包括她在內的四位作者舉辦了新書發佈會。《楓華蓮韻》受到極大的關注和好評。

通覽《楓華蓮韻》,作者是以新移民自身感受和對異域社會泛文化式考察之雙重視角,展開對新移民生活的全方位書寫。個人生活觀感架構了整本書的敘事空間。也因此而彰顯出這不是一本普通意義上的書,《楓華蓮韻》必將以其真實而坦然的精神魅力,受到社會的重視。

衷心祝賀龔翠蓮大姐。

华 侨 团 惊 险 旅 程——上篇

张国瑞(大华笔会会员)/ 素里

(一)

“江南一游硝烟盛,机智作战海外兵。”这是今年暑期我经历了一周华侨旅行团,回国江南两省五市游后写的诗句。旅途充满了硝烟,好像我们到叙利亚欣赏炮火去了,我们经历的硝烟是在团员们胸中滚荡。

我们一家三人从温哥华乘东方航空班机飞往上海。“旅客请注意飞机还有35分钟将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飞机开始下降,系紧安全带,请打开眩窗板……。”靠着窗子的我小儿子从座子上双腿弹地几乎蹦起来,扒开窗板。“安全带!”坐在旁边的妈妈边用手摁住儿子腿,边呵斥道。我儿子几乎整个脸都贴在小圆窗上,“全是楼房上海到啦,……东方明珠,”儿子惊奇又好像来过似的口吻说。

下了飞机,我们按约来到10号门找导游。我们没看着举祖国美旗子的导游,“没导游咱们住哪呀?”我儿子焦急地问。说着,一位腋下插着个卷着卷的旗子,眼睛盯着握在左手的手机,右手拇指还在扒拉着键盘向我这边溜达。“祖国美祖国美这边集合,”不阴不阳不紧不慢的语调,看得出来是老江湖了。“黑导,我们是从温哥华来的,”我朝他说。“姓张三个人对吗?”他说着随手从屁兜扯出一沓纸,在上面划了一下,眼睛没正看我们一眼,“不要走远等一会,”说着扭头举起旗子招呼着“祖国美祖国美”。黑导穿着足有五厘米厚的高跟鞋,个头才到我下巴,短腿牛仔裤后腰打着褶子,走起来屁兜的纸左右扭。他穿着件宽横格看上去象品牌的T恤衫,立着领子,领子戳到脖子上的一绺赘肉上。随着脚步起落,脖子上的赘肉同步起落,波纹延脖颈向上移动,消失在发白的头皮里。他头侧面几乎剃光,而顶上象盖了一顶帽子的发型,头顶好像用摩斯搓起山,大概想再补高点个头。

旅游大巴开出机场走上高速公路,黑导从前排座位起身靠在扶手上,面向大家举起手中《祖国美》牌子,说:“欢迎美、澳、加华侨旅行团的朋友加入《祖国美》,我姓黑,朋友不要误会,不是我长得黑,我姓黑以后叫我小黑好了。我是无锡人,别看我长得黑,脸上长了些疙瘩,我江南人性格蛮好的,你对小黑好小黑对你更好,以后看。”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所谓的华侨旅行团,我们是在温哥华买机票时,旅行社推荐参加该团,他们说只有持枫叶卡和加拿大国籍的人,才能享受国内这个优惠旅游项目,为的是鼓励华人华侨回国观光。但是安排了一些采购项目来支持这个活动,我们也不清楚这个项目是中国政府搞的,还是旅游公司开发的,这个项目只对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开放。

 

 

平塘杂记(二)之南浦與北梁

老尼伯 / 温哥华

“南浦”為詩家語,首出《楚辭•九歌•河伯》:“子交手兮東行,送美人兮南浦。”王逸注曰:“子,謂河伯也。言屈原與河伯別,子宜東行,還於九河之居,我亦欲歸也。美人,屈原自謂也。願河伯送己南至江之涯,歸楚國也。”其“送別於南面水邊”之意可見,後世文章即據之引為“送別之地”。如江淹《別賦》:“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又歐陽修《夜行船》詞:“滿眼東風飛絮,催行色、短亭春暮。落花流水草連雲,看看是、斷腸南浦。”皆借“南浦”之語,抒離別傷情焉。
“南浦”可與“北梁”對舉,始見於謝朓《鼓吹曲•送遠曲》:“北梁辭歡宴,南浦送佳人。”“北梁”,指北邊之橋,亦出《楚辭》。王褒《九懷•陶壅》:“濟江海兮蟬蛻,絕北梁兮永辭。”用以表辭別塵俗之意。二者對舉,以增離情,初唐詩常為之。如駱賓王《疇昔篇雜言》:“北梁俱握手,南浦共沾衣。”然頻見於詩詞之中者,“北梁”不及“南浦”遠甚。
“南浦”泛作送別之地,詩人尚有因別離而發窮獨不遇之感。杜甫《憑孟倉曹將書覓土婁舊莊》詩:“北風黃葉下,南浦白頭吟。十載江湖客,茫茫遲暮心。”又白居易《南賓郡齋即事寄楊萬州》詩:“回頭望南浦,亦在煙波裏。而我復何嗟,夫君猶滯止。”內心之孤苦、失意,乃溢於言表耳。
“南浦”又作水名、地名,學者不可不細辨。李白《江夏行》,為商人婦詠,道別離之苦尤切,其中“適來往南浦,欲問西江船”,此“南浦”為水名。據王琦注引《太平寰宇記》,在鄂州江夏縣(今武漢武昌)南三里,亦即屈原與河伯別處。其源出京首山,西入大江,秋冬涸竭,春夏泛漲,商旅往來皆於浦停泊。作地名,在豫章(今南昌)西南,章江至此分流,有亭焉。王安石、范成大、楊萬里等皆有詩以“南浦”為題,不贅。

暖流岁月

 

于漫江 / 黑龙江

 

H城近郊的伽耶村,几场春雪过后低低矮矮的平房宛若一朵朵蘑菇城堡,簇拥在一处如飘落的云朵,远望伽耶村炊烟袅袅透着一种H城少有的静美。

伽耶村临街一所民房内,有个年轻人早早起来,正用擀面杖砸着水桶里封冻的结冰,用力敲出一个窟窿眼儿,然后将水倒入快壶速烧,水气氤氲之时才换来温水洗漱,整个冬天的早晨都是这样度过的,他不由得粲然一笑。

夜晚下班如法炮制取水劈柴燃炉做饭,一顿饭柴火的热度无法驱尽空了一整天满屋的寒气。柴火都是从工地上捡回来的,舍不得多烧,否则明天没得烧,后半夜火炕渐渐冷凉了。睡觉时他不得不戴着小棉帽,将头蒙在被子里,睡梦中即使露出脑袋,也不容易被冻醒。

静夜缩在被窝里,他藉着微弱的手机荧光,敲打着文稿。

清晨酷寒,寒气打透了小棉帽,他被冻醒了,在被窝里打着冷颤,浑身虚汗涔涔,咳嗽时胸腔震痛,不知何时又昏睡过去被老板的电话惊醒。

机场工程月底交工,迫在眉睫,老板发现工地没有他,对着电话咆哮发飙,谁也不能请假休息!暴风骤雨后他被无情辞退。他如鲠在喉,打工路上五味杂陈,工钱难要,老板各种理由推脱,如小猫玩线团,越拖越长。

工作没了,胃肠也跟着咕咕乱叫,他咬紧牙关,一件一件穿好棉衣,冷锅冷灶的也没心情做早饭,硬撑着走到街口等候赶往人才市场那路公交车。

人才市场招聘大厅里,人声鼎沸。饥饿、发烧,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憔悴焦灼,嘴唇暗紫,干裂得已经翘皮,脑门子上虚汗直冒,脚步有些虚浮。

三月份各大公司开始招兵买马,他来到一家道桥公司前应聘。是她接待了他,但见她胸牌上写着HRD人事总监:陈好。她向他简介公司的发展趋势,声音清脆有力,一身职业套装,五官周正,显得尤为精致干练。

她翻看着他写好的简历,工作经验尚好,见学历一栏,她娥目微蹙,他并不太符合公司的招聘要求,简历尾页有一段话引起她浓厚的兴致。看着他铿锵遒劲的笔迹,嘴中不自觉地念诵出来——人不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路。天不生无用之人,地不长无名之草。

她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个“面黄肌瘦”的年轻人,眼镜后面是一双深邃而坚毅的眼睛,一张被诸般现实磨砺的面孔,他的头习惯扬起他的不屈与坚强。

他的才气触动了她内心柔软的角落,决定破格聘用。“你被录用了,欢迎你加入XX公司。”她说着与他握手。

“谢谢……”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松弛下来,他真怕找不到工作,又回到那个滴水成冰的冷房子。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咦,人们怎么都倒立行走呢,他晕倒的瞬间,仿佛听到她在紧张地呼喊他的名字。

“汪浩……”

他醒转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药水有节奏地滴答滴答滴入他的身体里。仿佛做了一夜漂泊的梦,梦里走在一条曲折离奇的道路上。走了很久,很累,一直走着,离故乡越来越远,大山里的母亲蹒跚的身影,在老屋的门前呼唤他的乳名。从远方驶向远方的火车,每天经过老屋的门前,弹奏着大地的音符,有个美丽精致的女子轻轻扣响他的木门……

他不知在病床上躺多久,后背有些酸疼,微微动了动身子却碰醒了趴伏在床边眯盹的她。

“你昏迷了一天一夜,高烧40℃,肺子险些烧坏,病成这样还去应聘工作,真不要命了,别担心,病好了直接去上班。”

“谢谢您救了我,影响您工作不说,住院费也是您给垫上的,等我开支后还给您。”

“也没几个钱,好好工作就行了,你晕倒在我的脚下,难道置之不理见死不救吗,你刚醒一定饿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她说完风般离去,轻眠的春光荡漾着她精致的笑容。

他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勤恳工作,屡创佳绩,两年后他被公司老总重用,豆腐块文稿也篇篇见报,从此人生扶摇直上,爱情的种子也在他和她的心间悄然萌发滋长。

冰冷的出租屋记忆,午夜梦回,职场遇见陈好,那份知遇之恩的暖流在汪浩心里随着岁月汩汩流淌。

 

 

作者简介:

 

于漫江,男,39岁,电气工程师,绝句小说新文体学会(筹委会)副秘书长。作家在线、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人民作家专栏作家。作品散见于《绥化日报》《河南经济报》《作家在线诗歌选》《文苑》《前卫》《北大荒文学》《大西北诗人》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