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魔”长逝诗魂在 千载流芳千代歌

古中(大华笔会会员)
温哥华 书
(一)挽联
章继光 / 温哥华
洛夫先生千古
雁唳南天,悲詩翁遠去;
濤咽碧海,喚漂木歸來。

卢卉(大华笔会会员)
温哥华
牧辰洒泪 遥寄哀思
──痛悼洛夫先生
邊界望鄉,黯然回首,漂木三千載不動旅人愁怨 ;
雲城飛淚,悲慟欲絶,牧辰一衆喚不回詩哲英魂 。

陈良 (大华笔会会员)
列治文
悼念洛夫先生
三千根漂木揚波,濤聲悲咽,
九十載光陰荏苒,韻字流光。
洛夫先生千古

芳洲客 / 温哥华
其一
隕落詩壇泰斗,
仙升海宇楷模。

其二
朗月能觀舊字,
雪樓可讀遺詩。

南山 / 温哥华
挽洛夫老先生
噩耗驚聞,悲雲垂星殞,二月里春風,雪樓長恨眞如夢;
瑤章漫撫,亦歌吹騷吟,三千行漂木,詩國成魔信有人。

刘明孚(大华笔会会员)
卡加利
缅怀洛夫先生
漂流數萬里,魔幻詩章成泰斗;
淚印三千行,天涯美學永流芳。
橫批:詩哲萬古

冯玉(大华笔会会员)/ 素里
嘆筆落雲煙,詩驚鬼神,魔歌情繞天涯,高標垂靑史;
悲杜鵑啼血,白鷺呑聲,漂木魂縈故國,德劭載千秋。
洛夫先生千古

(二)古体诗词
痛悼洛夫先生
芳洲客 / 温哥华
其一
驚聞洛老去仙鄉,
笑貌慈顔安可忘?
雅語評詩情溢遠,
健毫潑彩墨留香。
等身巨著千秋業,
遺德高標百代梁。
悲矣哲人歸太急,
雲天遙望淚成行!

其二
湘水才人漂寶島,
艱難創業苦辛嘗。
披荆立社詩刋美,
煉句制篇魔語長。
邊界愁思留管鏡,
雪樓歸夢繞荷塘。
而今遺骨葬台土,
好讓吟魂返故鄉。

七律 悼念洛夫先生
花溆弄筝(大华笔会会员)
列治文

駭浪驚濤命里逢,
朝悲離黍晩悲風。
詩流漂木平生淚,
魔動繁星寂夜空。
獨步人間松柏骨,
長辭天下德言功。
煢魂飛過千帆去,
永隔仙山一萬重。

雪樓—悼洛夫
微言(大華筆會會員)/ 高桂林

作者與洛夫先生在雪樓
萬水歸宗入海流,
白雲千載蕩悠悠。
蓬山縱遠詩情在,
可有夢魂到雪樓。

五绝两首
悼念洛夫先生
盛坤(大华笔会会员)/ 素里
(一)
春撒苗圃雨,
秋獲杏桃豐。
名傳芳千古,
詩魔遺笑容。
(二)
回眸楓華行,
漂木菲莎停。
駕鶴先生去,
文壇隕巨星。

缅怀洛夫先生 (新韵)
雨田 / 温哥华
惡耗驚聞猶不信,
仰天長嘆巨星垂。
文壇數載勤耕作,
寶島年華筆墨輝。
歷盡一身思創意,
情牽兩岸念無回。
曲腸寸斷憐漂木,
惟盼詩魔入夢隨。

鹧鸪天·追念洛夫先生
南山 / 温哥华

芳草誰憐吹又生,
春陽空照雪樓明。
何堪昨日樽前酒,
凝作今宵筆下冰。
新浪影,舊濤聲,
翻飛不見拂雲翎。
一襟花雨長緘默,
為有深心未了情。

归字谣 · 悼诗魔
秀玉 / 温哥华

風。
輕嘆詩魔太從容。
千帆外,
喚你浪濤中。

(三)新诗
我不信
–哀悼洛夫
沈家庄 / 素里

作者(左)與洛夫先生

哎呀,洛夫先生
我不相信!
死神,竟敢奪走您的生命!
我不信!我不信啊!
煙之外,
分明留連著您的身影!
不相信!
昨日我們還在雪樓
聽您吟詩,看您寫字,與您談心
……
您回流了,我們送您歸去,
詩魔啊,您為何一去不返!
我不相信!
因為風的緣故
這噩耗–
我!不!信!

當我從悲傷中清醒
知道這是眞的–
詩魔的生命之燭 眞的熄滅了……
然而
您用心血點燃的精神火炬
在橫流滄海的漂木上
已經化作一盞
永不熄滅的
長–明–燈

情系远方—悼洛夫
韩长福(大华笔会会员)
温哥华
煙雨三月
梅花 牡丹 糖槭
仍在櫓聲之外

而你飛身而起
投入一片白色的空茫
向億萬里外的太陽追去
是在尋求一個答案?

我們在蒼穹之下等你
假若你是鐘聲 請把迴響敲落在晨曦
但你終究去了
風狂 雨點急如過橋的鞋聲
是你倉促赴約的腳步?

記憶定格在一瞬間
成爲永不回頭的山色

誰能破譯這生之無常?
推窗問天
天空答一把澈骨的風寒

悲痛 一陣陣襲來
擁堵了呼吸
言語 已乏力
無法形容我們滿心地傷戀
唯獨那夜歌的調子太低,葉子輕輕把哀傷覆蓋

紀念你
以詩的形式
詩也沾滿了淚水
溢過西湖
西湖瘦了
你走進她瘦瘦的笑容中

子夜的燈
是一條未穿衣裳的小河
岸爲河之臂
船爲渡之手
淚爲禪之初

檣帆遠去
帶走了你孤寒的背影
還有滿船的
詩稿和離情

請多珍重
小心三月揚州的風雨

一束玫瑰被浪卷走
我想總有一天會飄到你的手中

我向池心
輕輕扔過去一粒石子
你的臉
是喧嘩的荷池中
一朶最最安靜的
月亮
有着雪的香味

沒有人眞正死過
正如微塵未曾隱失
大風起于深澤
群山隱入蒼茫

我們想
你是去尋找媽媽了
以溶雪的速度
媽媽是你多年心底的鄉愁
柔如江南的水聲
堅如千年的寒玉
舉目時
她是皓皓明月
垂首時
她是莽莽大地
此刻
三千里的
漂木
九十一載的
詩魔
終于
抵達了
莊嚴如晨曦般母親的身邊
讓心事
從此渡去
窗外風聲如濤
院子里的紫苜蓿醒來又睡了
明晨是否有雪
且如你
噤聲從房門口走過
也是説不定的

在千百次的
月落處
我們將
等明年春醒
重塑你
日漸朦朧的容顔
或許你正重新溶入一切事物中
音容自正面走來
我們卻仰望
仰望你詩山書徑的偉岸
無人並肩

我們會沿着河岸
尋找到
蘆葦彎著腰喝水的地方
鄭重地請煙囱
在天空寫一封長長的信
或許有霧升起
那冒煙的啼聲
一句句
穿透異地三月的春寒
繞過白山黑水
飛向遠方
我們相信
總有一天
你將在風中讀到
不捨
因爲愛的緣故

悼念诗魔洛夫先生
彦如(大华笔会会员)
高桂林
作者(左)和洛夫先生

驚聞:
大師走了!
走的竟是那樣的驟然。
猶如一顆夜空的流星
帶着一條火焰的光輝
劃向天邊不知何處的地方。
不知道您將在那里永恆,
還是要在哪里消失?

大師走了!
不知是天妒英才,
還是因爲天堂里
更需要大師在那里彰顯輝煌?
走得那樣急,
沒有給所有
願意追隨和欣賞您的
人們留下一丁點的心理準備。
(未完,待续下期《大华文苑》)

大師走了!
走的令令人愕然,
不能相信這信息的眞實。
大師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猶在,
而我們卻再也不能
聆聽大師吟詩的親切鄉音,
再也看不到
大師智慧謙和的笑容。
您只給這世界留下了最美的詩集
和如雷貫耳”詩魔”的稱號。

大師走了!
像一根充滿經歷和故事的漂木,
帶着無盡的思念和眷戀,
帶着充滿智慧激情的詩,
在歷史的江海長河里,
漂向故土,漂向遠方,
漂向永恆,漂向無盡!

大師走了!
但詩魔的精神永存,
將鼓勵無數的詩人繼續追詩。
您那精美眞情的詩歌
將被無數愛好者繼續傳誦。
在此,我們衷心祈禱
大師一路走好,
祝願在天堂里。
詩魔的魅力將更放異彩。

悼念洛夫先生
劉明孚(大華筆會會員) / 卡加利


拼命地密集
籠罩著
寶島的海灣
化成了
天公的淚雨
灑落在
海灣裡的
漂木上


驚濤哀慟
高高地
將漂木舉起
排成了
波瀾壯闊的
吿別列隊


激情地數點
漂木的歷程
從回雁峰
到寶島
從寶島
到雪樓
又從雪樓
到寶島
漂流了
七十多年


輕輕地
覆蓋著
空余的雪樓
昔人已去
觸景生愁
喚起我們
無限的思念

悼洛夫
索妮婭(大華筆會會員)/ 溫哥華

給你寫首詩吧
用你留下的漂木
造一條時間的船
你乘着
吿訴我們,你漂到了哪兒

你慈祥地坐在船端
聲音渾厚
像以往一樣
慢慢叙述
歲月中,烽火連綿

就像昨天的下午
太陽總很溫暖
你一頭銀髮
紅彤彤的笑,流溢唇邊

漂走的時候
你只微微揮了揮手
講着通常的話
我們説,以後有機會會去看你
你説,好呀好呀
會很想念,也希望再回來

眞的
你還會,再回來

悼念洛夫
郞莉(大華筆會會員)/ 素里

在風中呼喚着您的名字
而您卻已乘鶴西去
不帶走一絲雲彩
遨游在九天之外
短暫的相聚,感嘆
相見恨晩
睿智的幽默,笑言
有緣不遲
遺憾沒有機會再次聆聽您
詩的意境與深情
匆匆去天邊檢查煙囱寫的詩句
您的詩化成了瀝瀝細雨
衆荷沉默
悲傷着您的離去
您可知我是怎樣的悲哀
有緣不遲
我一生都不會忘記您留給我的詩句
你丢下了時間
–哭洛老
宇秀 / 西溫哥華

去年秋深時
你聽見窗外有棵槭樹大咳了一聲
墻上的皺紋
和壁鍾和綉斑一起紛紛落下

由此,你更聽到
時間急速往後退走的喘息
而你冷靜的一聲斷言 “是時候了”
卻讓我的心
如同被電擊的豹子一樣驚恐,看你
用餘生把時間吊起來
而那時間里分分秒秒的危險,一如
你早年看到的飛機吊着炸彈
我不敢抬頭,只埋首在
一片片霜染的落葉上暗自祈禱
–你不要丢下時間
不要啊!

然而這一回
你放下了一貫的慈善仁厚,狠了心
把時間丢在三月里哭泣
春醒後的融雪一路嚎啕着奔回

痛悼詩人洛夫先生
靖蓮英 / 素里

你走了,
披着月光的袍子,
從此,每晩的月亮多了一分清輝;

你走了,
戴着老式的遮陽鏡,
從此,每天的陽光少了一彩斑斕。

你走了,
你並沒有走。
你留下的詩篇這么多,
春天有,夏天有
秋天有,冬天有
案頭有,枕邊有
魔歌里有,漂木里有
記憶里有,夢里還有

你走了,不再停下,
你去了那個地方,
那個地方有了更多的詩歌,
還有,屬於你的
桃花源

漂逝
風動 / 多倫多

沿着水路一路向西
你坐實了漂木
不再回首

他們在哭泣什么
水面的反光再也
追趕不上你的風帆

在水中,在灰燼里
預演過的等待
一一成眞

因爲風的緣故
火熄滅了
時間在石室中療傷

悼洛夫
Sharly / 溫哥華

一塊漂木,漂過了九十一個春秋
從大陸漂到了台灣
又從台灣漂到了海外
再從海外漂向了永遠

台灣海峽是祖國的傷口
你用三千行的《漂木》製成繃帶
將台灣和大陸緊緊地、緊緊地包紮在一起
雖然沾著血、雖然滴著淚

三月的雨還比較冷
淒風冷雨裡送走了你
你走後的地方留下了詩
詩歌吟唱的地方都有你的影子
在濤聲中呼喚你的名字
–痛悼洛老
馮玉(大華筆會會員)/ 素里

作者(左)和洛夫先生
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哀傷如烏雲般密不透風
一聲炸雷滾過
淚雨打濕了溫哥華的三月

風雨凄遲
何處是你微笑的臂膀
窗外的向日葵已移進房子
那條彎彎長長的小路
正細雨朦朦
落英繽紛

午後的荷花池
衆荷田田婷婷如故
那輕輕扔去的一粒石子
揉碎了天上的雲朶
和蓮的心事

異地三月的春寒
已被鷓鴣的啼聲穿透
邊境外咯血的杜鵑
早已思鄉成疾

在滾滾濤聲中
我呼喚着回歸的漂木
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