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墨终於 签下贸易协定 USMCA葫芦里卖什麽药?

特约记者 方瑜

NAFTA (1)

 

 

·折騰了14個月,加拿大在死線〈9月30日〉前,終於與美國達成談判,加入了美墨自由貿易協定。這代表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正式和1994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道別,由美墨加貿易協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 , USMCA〉取而代之。
USMCA協定中的重點有哪些呢?

●加拿大保住
争端解决机制
加拿大如願保住了原NAFTA的仲裁機制 – 第19章解決爭端機制條款。在第19章機制下,三國會派代表共組一個評估小組,由小組解決三國間因為關稅、貿易行為出現的糾紛。加拿大奮力保住了爭端解決機制,得以保護加國木材業與其他品項不受美國反傾銷關稅打擊。
但同樣是處理貿易糾紛的機制,NAFTA的第11章將則將在美加間逐漸退場。這個機制過去允許企業得向特別法庭提吿,控吿地主國干預生意。

●加拿大开放乳品市场
加拿大同意開放本國乳品市場,讓美國奶農打進加國市場。新協定將使美國乳品可佔加拿大目前乳製品市場的3.6%左右。這比加拿大今年初簽署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時,對其他簽約亞太10國開放的3.25%高一些。更重要的是取消了加拿大的「7級」乳製品成分定價策略,這是加拿大農民和加工商之間的脫脂奶盈餘解決方案,導致較低的乳製品成分價格,使美國的同類產品在加拿大沒有競爭力。

●加国汽车输美免关税
美國將保留向全球汽車徵收25%關稅,但來自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汽車及零件可獲豁免。新協定下,加拿大及墨西哥每年將分別有260萬架車輛獲關稅寬免,比兩國目前的出口水平為高。而在墨西哥及加拿大生產的客貨車則可完全豁免。此外,墨西哥每年可獲1080億美元汽車零件入口免稅額,而加拿大的進口汽車零件則獲324億美元的免稅優惠。
協定生效後,將有5年過渡期,屆時在區內三國製造的汽車組件比例由目前的62.5%升至75%。同時規定40%的汽車零組件是由時薪16美元或以上的廠房生產,保障勞工收入。另外亦要求最少七成的汽車用鋼材是源自美、墨、加三國。

●钢铝关税
仍悬而未决
汽車免了關稅之害,但加拿大鋼鋁產業的關稅議題仍懸而未決,加、墨需把握USMCA簽署前的兩個月時間加緊協商。加國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表示,希望在USMCA生效前,讓加拿大可擺脫美國232條款-鋼鋁關稅的爭議。

●要保护智慧财产、 药物专利
保護智慧財產權成為新版貿易協定中的獨特之處。舉例來說,USMCA裡要求各國禁止以電子的方式散佈數位音樂、電子書、軟體、電動等資源,也擬針對在線分享盜版電影的人訂定罰則。針對特定藥品,美國藥商在加拿大的專利權將從8年延伸到10年,在墨西哥的專利權則會從5年延伸到10年。

●加国创作产业有豁免
原NAFTA包含對文化創作產業的豁免,讓這類商品不用面臨其他商品的處境,這部分在新協定裡也獲保留。美方先前曾針對加拿大的廣播內容與電信經營規定有所質疑。

●保障墨西哥的
能源权益
新協定規定墨西哥對自家地下的所有碳氫化合物擁有直接、不可剝奪的經營權,反映出墨西哥即將上任的新政府憂心協定會限制墨西哥掌控自家的石油資源。

●网购免税上限提高
加國消費者從美國網購150元內的物品,將不用再付關稅,但仍需支付銷售稅。此外,網購40元以下的東西,旣不需交關稅,也不用交銷售稅。

●往后每6年检讨一次
美國本堅持設定「落日條款」,希望新版貿易協定可以在5年後自動失效, 但遭到加拿大與墨西哥極力反對, 最後三方妥協。USMCA新協定日後每6年要重新檢閱,看看是否適時適宜,但若無意外, USMCA時限為16年。

●剑指中国条款
USMCA要求簽署三方任何一方在計劃與「非市場國家」談判自由貿易協定前,通知其他兩方,並給予其他兩方至少一個月時間,在任何協定簽訂前,審閱協定。USMCA明確規定,如果任何一方簽訂這樣的協定,其他兩方有權提前6個月通知,退出USMCA。外界批評這條款令美國得到前所未有的勢力,阻止加拿大/墨西哥同中國談判自由貿易協定。

加中自贸谈判更艰难
美國特朗普政府曾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中國不是「市場經濟」,顯然在美國眼中,中國絕對就是所謂的「非市場國家」。卑詩大學亞洲學院敎授、中國問題專家Paul Evans表示,這個條款令人驚訝,「有鑒於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正不斷升級,加拿大卻捲入兩方的貿易戰,這是對加拿大獨立和能力的嚴重限制。」
前貿易談判代表Peter Clark認為,美國試圖通過一項條款「控制我們與中國的談判」。他說:「這對加拿大的影響可能遠遠超過本國開放乳製品市場幾個百分點之傷害。這非常非常不尋常,我從未在任何貿易協議中看到這樣的條款。」
多倫多貿易律師Lawrence Herman亦同意這是加拿大對美國的一大讓步,「如此特朗普才能確保他與中國打交道時,加拿大會是站在美國同一方盟友。當然,換個角度看,這並確保加拿大也能獲得有關所有美中貿易談判的信息。」
在記者會上,被問及這一條款對加拿大與中國之間潛在的自由貿易談判有多大影響?
(下轉B5版) 總理特鲁多沒有直接回答,他僅說:「我們所知道的事情之一是貿易多元化是加拿大經濟增長的一個極其重要的部分,我們將繼續拓展加拿大在全球貿易的足跡。」外交部長方慧蘭淡化了該條款的重要性,稱這「只是意味著如果一個夥伴要涉入非市場經濟,它可能會是另一個夥伴離開的原因。」
兩名不願具名、熟悉政府貿易議程的官員表示,該條款不會干涉加拿大與其他國家談判貿易的主權權利。其中一人將該條款描述為允許「分享信息並提出異議」,他強調;「我們有自己的方式處理與中國的貿易問題,USMCA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聯邦財政部長莫諾〈Bill Moneau〉在溫哥華貿易局演講的提問環節中被問及此事,他回應稱:「加國今後會關注非市場經濟體的問題,但我不認為新協定會對加國產生實質影響。」他指出,加國政府明確表示,今後將注重於全球不同國家發展貿易合作關系,中國也在考慮範圍。此外,聯邦國際貿易部長Jim Carr幾周後將訪問中國,與中國開展經貿合作計劃,就旅遊、敎育和金融服務方面展開合作,上述領域不涉自由貿易協議。他強調:「我們不僅要關注加美之間的貿易合作,也要重視加國與世界各地發展合作關係。」
加中自由貿易促進會召集人劉祖軍認為這是個糟糕的條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加拿大和中國要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就必須提前知會美國,並提供談判細節(例如協議文本和附件),等待其同意。美方一不高興,加拿大很可能就會被踢出USMCA。他說,從美國一路壓著打就能體會到貿易多元化的重要性,加拿大需要與中國進一步交往,擴大經貿往來,但如今美國卻因為自身利益而綁架其他國家。美國心裡只將加拿大和墨西哥作為客戶國,只能供給美國,不支持加拿大任何獨立的貿易。
豐業銀行副首席經濟學家Brett House認為,說到底這就是一種「政治掩護與計算」。美國不願意中國透過加拿大或墨西哥「走後門」,隨意踏入美方的領土,它希望拉起封鎖線。但回歸到USMCA本質,無論有沒有這個條款,都沒有改變「一個國家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撤出USMCA的情況」。這與NAFTA很不同,USMCA有每6年一次的檢討條款,讓三個國家都必須更謹愼地互相為鞏固「北美市場」合作。
消費者荷包影響多少
精打細算的時代,面對USMCA的來臨,難免要算算荷包影響有多大?
1. 房貸利率要漲了
加拿大央行10月24日將舉行利率會議,毫無懸念,央行一定會宣佈加息0.25%。因為USMCA的敲定,讓加拿大商業環境消除了一大陰霾,加上本來最近的經濟數據都呈現強勁樂觀趨勢,央行沒有理由不加息。CanWise Financial的總裁兼抵押貸款比較網站Ratehub.ca的聯合創始人James Laird說:「沒有了貿易障礙,可以肯定10月會加息一次,2019年還會加息兩到三次。」盤算一下,如果加息3次,對房貸30萬元、25年期的房主,每月平均多付逾100元。
2. 加元擺脫低谷
貨幣強弱影響購買力。加元兌美元曾經跌至0.75美分,如今回陞至0.78美分左右。有經濟學家預測,因為貿易勢頭好,加上國際原油價格上漲,加元應該可以升至0.80美分價位。
3. 網購熱呼呼
已經三十幾年沒有改變跨境購物20元商品免稅額的規定,終於要有所改變了。免稅額將提高到150元,估計加拿大人將更多從美國網站購物,消費者可撿便宜,但對加拿大從事零售業務的小企業來說,難免流失了生意。
4. 可品嚐加州葡萄酒
根據目前卑詩省規例,超市可以選擇兩種做法售賣葡萄酒:第一個做法是,一般貨架上只可出售卑詩省葡萄酒;第二個做法是,不論本地或外地生產的葡萄酒,一律放在超市內的「店中店」內出售,礙於場地限制,幾乎所有的超市都未設「店中店」。本國其他省與美國,屢屢批評此規定不合理,如今新的USMCA,將開放所有酒品均可放在超市一般貨架售賣。美國葡萄酒多產自加州,這讓加州釀酒商有福了,加國消費者亦可更容易品嘗到美國酒品了。
5. 乳製品選擇多
別以為開放美國乳製品進口可以讓加拿大的奶蛋產品價格變便宜。Guelph大學食品副敎授Mike von Massow表示,只能說消費者有更多選擇,但零售價格不會發生實質性變化。他說,第一是進口幅度很小,第二是廠商不會把獲得多一些利潤轉給消費者,例如現在市面上推廣最多的4公升牛奶,廠商已經是在低於正常利潤下的價錢販售了,所以消費不會得到價格上的好處,但依照歐洲乳製品進口加拿大的例子,的確可以看到更多歐洲來的奶酪製品了。
6. 處方藥恐變貴
因為美國延長了處方藥的專利權兩年時間,代表加拿大一些最昂貴藥物的額外支出可能高達數億元。
USMCA是糖果?毒藥?
嚴格而言,所有的自由貿易協定都像是「包裹著輕微毒藥的糖果」,我們愛吃糖、需要糖,但它包含著一些惡元素,不知不覺我們早已上癮、不能自拔。
看看NAFTA,最早是在1979年由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倡議,老布希(George H. W. Bush)總統時代啟動談判,1992年12月17日簽署,最後是在柯林頓(Bill Clinton)任內的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施行。近40年來,NAFTA讓美、加、墨三國消除絕大多數的關稅壁壘,促進貿易蓬勃發展,多數人都甜在心頭。但其中之苦也清晰可見,例如全球經濟的龐然大物壓垮了小型地方經濟;強有力的資本貿易體系造就了貧富兩極化的差距;美國餵養下的加拿大經濟早已無法脫身,因此當美國眞要停止供「糖衣毒藥」,加拿大何以承受?
25年前簽署原《NAFTA》的前加拿大保守黨總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對USMCA簽訂感到欣慰,他說:「深知這不容易,政治賭博有多大。要讚揚加拿大談判團隊的表現。」
《麥克琳》(Maclean’s)雜誌專欄作家Andrew MacDougall亦點出,這是特朗普的勝利,因為他可以大聲對美國奶農業者說:「牛奶可以賣到加拿大了!」不過這並不意味著特鲁多輸了。他說:「當你的大哥決定搶你的午餐錢時,你眞的無能為力。」特鲁多已經打了很好的戰鬥,保住了最重要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