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大声说:谈谈加拿大的医疗卫生体系

1主持人: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小市民大声说]节目单元。我是主持陈仪芬。今天我们一起来谈谈加拿大的医疗卫生体系。来到加拿大并且住上一段时间,不少人会抱怨“生病苦”,看病更“苦”。找医生诊疗的过程挺艰难的。等起来真急死人。但如果经历过紧急救治的病人和家属又会称赞加拿大医疗制度的品质非常好。如果来细细比较加拿大和中国的医疗制度,究竟孰优孰劣?是否可以放在同一个天平上来衡量?两个国家的医疗卫生制度有什么可以互相学习和借鉴的呢?今天我们请来大家比较熟悉的古世安医生,他在本地行医年,并且多次带队义务医务人员到中国边远地区提供“义诊”。另外一位嘉宾是创立“悠悠健康行”的James吴家明先生。说起加拿大的白衣天使,很多人会联想到白求恩。

 

古:我是加拿大白求恩协会的创会会长。至今已有十年。在很多人的记忆里,白求恩就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没去中国之前,白求恩在加拿大已经是一个相当出名的外科医生。他不仅是一个医生,还是一个(医疗器械)发明家。他的一些发明我们现在仍然在用。比如流动输血概念就是白求恩提出来的。医学界至今仍然在纪念他。UBC每年都举办以他命名的论坛。当然人无完人,他也有他的缺点。但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抛弃个人一切,到西班牙、中国去帮助那些国家的民众抗击外来侵略者。我们白求恩协会希望能够传承他的精神,为社会提供更多的服务。

 

主持人:今年你们的“白求恩义诊”是去西藏。

 

古:我们去中国义诊、捐赠、交流,主要分成两个部分 – 河北省和山西省。那里是白求恩当年生活、工作和牺牲的地方。1938-39年是抗战最艰苦的时期。我们是追寻白求恩大夫的足迹。我们还到其他边远地区,陕西、甘肃、宁夏、云南、贵州、湖北。今年正逢我们创会十周年,我们决定把白求恩精神和我们加拿大医务人员的爱心带到西藏去。

 

主持人:以前也有很多白人医务人员去中国提供医疗服务。人生地不熟、文化差异很大。而且还要去偏远落后的地区。有些什么反馈?

 

古:去之前多少会有点顾虑。去的地方生活条件很差。我们去了好几个中央各部门的重点扶贫县。今年我们去西藏那曲地区,海拔四千五百米。拉萨市海拔三千六百米。有些人的身体可能不适应。我们协会的宗旨是把白求恩精神传送给加拿大的主流社会。加拿大很多人,包括很多医务人员,不知道白求恩是谁。但他们参加了白求恩义诊活动后,都能感受到白求恩精神,感受到中国人民热爱白求恩的热情。

 

主持人:代代相传对白求恩的感恩。

 

古:我们有一位医生长得很像白求恩。

 

听众:很敬佩白求恩协会对加拿大和中国做出的贡献。我们大家都相信医生护士,可是时时还得要保持一点怀疑的态度。不是说不要听医生说的。我太太怀孕的时候,曾经出现一次严重的过敏症状。我太太的肚子里有孩子是看得出的,不可能忽略。家庭医生随口应了一声说知道,照样开他的药方。碰到了一个负责任的药剂师问太太有没有怀孕,说那个药孕妇不可服用。执业医生是否有规定要定期进修?

古:我觉得这位听众提得很好。任何一位医生,包括口碑不错的医生,在临床诊段和开处方药时,总是存在出现错误的可能性。药剂师有责任把关,比如药是否合适、两种药是否相克等等?到药房买处方药时,主动问询药剂师也是有好处的。

 

古:医生也要不断进修提高,有规定每年要完成的进修学分,但没有考试。促进医生不断提高自己的知识和能力。

 

听众:我来加拿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个人的体验是,一开始时因为语言障碍,就去找会讲中文的医生。随着语言能力的提高,就去找其他医生。相比之下,觉得土生土长的(华裔)医生更亲切一些,能听病人诉说。十年前我去过古医生的诊所,因为在电视到看到他。没想到不到五分钟就要我走人了。我愿意等,但是等轮到了我了,请医生耐心听听我。

 

主持人:以前节目时间里也有听众说家庭医生太忙。看个病等不少时间,等到了三言两语就完了。是因为家庭医生不够么?

 

古:中国医院里的医生每天诊治的病人更多。平均时间更短。我们这里家庭医生短缺。有些人找不到家庭医生。从病人来说希望多和医生说说。后面的病人在等着。我们在医学院学习诊治病人,时间也就是五分钟到十分钟。每个病人的情况不一样。很多诊疗所会贴出告示,每次就诊只处理一个病理。

 

听众:小孩子肚子痛去看医生,但医生不进一步检查。结果父母把孩子带到中国,检查出肾积液和肾积石,还挺严重的。

 

古:这是某一个医生的诊断。如果有问题,还可以去医院急诊或者另外找一位医生看。

 

听众:我找的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医生,有西人有华裔。通常也就是五分钟十分钟的诊断时间。我觉得那和医生的工作日程有关系,未必是医生从什么地方来的关系。

 

吴:古医生是我和我全家的家庭医生,有很长时间了。很感谢他。我还给很多朋友推荐古医生。我也积极参加白求恩协会的义务活动。今年我太太会跟古医生去西藏那曲。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主持人:你们的“悠悠健康行”一直在倡导健康生活方式。医疗卫生有两个方面,一是治病,另一个是预防疾病。现在越来越多人觉得健康生活很重要。

 

听众:我的家庭医生说每次就诊只能问两个问题。2011年医生诊断说半月瓣有小裂缝。到现在也没有说怎么去治。六年了。

 

古:医务行业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病人每次就诊只能看一种病。但是医生们有一个共识,好多诊所里是明确告示的。如果一个病人问这问那,花了很多时间。后面的病人都要等着。如果病症比较多,可以在登记时说明一下。精神方面的病症就会需要多一点时间。

 

听众:如果对一个医生的诊断有疑虑,可以另找一位医师看一看。

 

听众:在见医生前,如果病人把得病的过程、病状和要问的问题先理清楚,可以提高就诊的效率。中国的医生诊治病人数要多一些。他们比较容易让病人接受进一步检查。这里的医生不是那么随便。很难去判断哪边的医生做得对或不对。

 

主持人:中港台的情况都差不多。那边的医生依赖医疗仪器比较多。通常会满足病人的“要求”。这里的医生会自己做出判断,不会那样做。

 

古:我们去中国边远地区提供义诊,不是到一个地方摆上一长桌,诊治一个病人接一个病人。我们还帮助培训当地基础医护人员。我们是按照加拿大医疗服务程序去做的。我们要求服务对象填表格,然后送到护士站。病人先在护士站接受基本检测。然后再由医生最后诊断。包括一些基本的手术,如唇裂。刚才一位听众说得很好,有时病人见着医生,但却不能把病情说清楚。说来说去,再来上一句,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忘了讲了。这样就费时间了。

 

主持人:谢谢各位听众。谢谢两位嘉宾。如果听众朋友有任何关于法律问题与有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请打留言专线604-295-1238或传真至604-295-1203。我们会请有关方面专家为你解答。今天节目的内容会刊登在本周六的[大华商报]上。谢谢各位听众。下次节目时间再见。(华人消费者协会电话:604-304-3541;传真:604-304-3300;Email:info@ccca-bc.ca)(小市民大声说节目专线604-295-9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