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书画特展:纠结中的超迈

作者:尚虹
提到松雪道人赵孟頫,稍通中国文化和中国书画的人们都知道,此人书法了得,四体皆精,尤以楷、行著称于世,号称超迈唐宋,直逼右军。在绘画上,也是开风气的一代大师,其飞白画石,笔法写竹,影响了有元一代的新画风,被誉为“元人冠冕”。
cof

cof

除了书画成就,他亦能诗善文,政事经济也都拿得起,做得好,算得上博学多才。然而,他以宋宗室后裔身份而仕灭宋的元朝,此举给他惹来千古骂名,被有风骨的后世文人(如傅山之流)所鄙视,成了赵氏无法洗刷的耻辱,也是评价其人其成就绕不开的一道障碍。 实际上,这个污痕于他本人而言,又何尝不是耿耿于怀的心结?他既要向元世祖表白“甘将忠直报皇元”,又在私下将“春寒恻恻掩重门”“一庭风雨自黄昏”的凄楚与隐痛书于笔下。即使得到元初两代君主的看重与封赏,累官至一品,他仍深感以赵宋苗裔事蒙元异族那种一步一惊心的惶惶,晚年还是借病乞归,隐退于家,寄情诗文书画。
cof

cof

据史载,他终身勤勉,日书万字,遍临法书,尽得前人精髓,师古而后创新,走出独具一格的书法与山水风格。这或许正是他为自己纠结的内心所寻求的一剂良药: 不仅灵有所安,魂有所系,在书画领域,亦得以超迈前贤,垂范后世。终以书法亚圣、一代宗师的风范,让鄙薄他失节的文人们,也不得不在其留传后世的作品面前低头服气,甘拜下风。正所谓“雅知国灭史不灭,家声无愧三百年。” 书本得来的一点感悟,倘若不因亲眼目睹其书画作品,或许也只停留在人云亦云,似是而非,各执一词的历史争讼之中。本次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年度重磅大展《赵孟頫书画特展》,将赵氏书画107件作品完整呈现于距他逝后七个世纪的后人面前。因缘际会,我亦前往观展,得以印证了久藏于心的上述短评。这批精绝之作,无声而有力,以其难以超越的艺术高度,无可争辩的说服力,极大地震憾了包括笔者在内所有观展的人群。透过它们,我们可以体味到一生纠结,活得不算开心的赵孟頫,在家国之外寻找其安身立命的寄托、不负才华的努力、文化传承的超迈以及人生终极意义的价值。
cof

cof

这个特展始于9月6日,终于12月5日,分上下两期,在北京故宫的武英殿举行。展品来自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等数家文博机构。107件书画卷轴,全面涵盖了赵孟頫一生的经典之作,均为难得一见的艺术珍品。其中殊为珍贵的当属行书《秋兴卷》,这是现今存世赵书最早的作品,是他三十岁之前所作。其他书法精品还有《归去来辞》,《酒德颂》,《草书千字文》等等。其绘画作品《水村图》卷,《秋郊饮马图》卷等也属难得一见的精品。 笔者业余习画,素喜宋元名家文人画风格。观赵氏特展,对其在画史上承前启后的地位,感悟尤深。此次展出的《水村图》,赵孟頫以水墨写江南水乡,风格承续董源巨然,清润笔意,平远展开,披麻皴法,其一水两岸的构图样式(《洞庭东山图》亦然),直接开启了元四家的一代画风。比如以冷寂疏淡的倪赞,基本就是这个路数。
mde

mde

此外,赵氏绘竹石,强调以书入画,其《秀石疏林图》卷,《古木竹石图》卷,均以飞白画石,以篆书笔法写树。两幅纯以水墨,不施色彩,全然文人画的典型风范,此后历代奉行不缀。该画卷后有赵氏自题七言绝句:“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于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这一理念强调文人画的书法趣味,对后世画家影响至深,几成文人写意书画之铁律。
除赵氏作品之外,本次特展还同时展出鲜于枢、钱选、黄公望、吴镇、文征明、董其昌等名家的作品,令人目不暇接。笔者在里面驻足近四小时,腰腿不支,精力难济,无法一一细看,只好拍下若干图片,以备日后学习临摹。匆匆写下的这篇短介,也是挂一漏万,难窥全貌。
cof

cof

离开展厅前,再度回望赵氏的红衣罗汉图,只见青石之上,大树之下,身着红衣袈裟,盘腿端坐的罗汉,左手前伸,神态安祥坚毅,似在说法。恍惚之间,眼前的西域僧人渐渐幻化为辞世之日犹在观书写字的赵孟頫本人:世间毁誉何足挂怀,平淡天真方为纯粹。拗不过时世的文人,可以有另一种方式向后世传递气韵和精神,那就是亘古永存生生不息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