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 特兰普就任总统与移民问题

小市民 大声说

 

xiaoshimin-logo-b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每周四的[小市民大声说]节目。我是节目主持陈仪芬。今天我们请来本地法律援助机构ACCESS JUSTICE PRO BONO的项目经理JIMMY YAN,和大家分享和法律相关的资料信息。如果你需要通过法律解决生活中遇到的难题或者需要一些法律方面的咨询。欢迎大家拨打节目专线604-295-9616。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将在一月二十日宣誓就职。这是近期最热门的话题。他进入白宫后究竟会做些什么?今天的节目时间里,Jimmy和大家从法律领域去谈谈特朗普可能会有些什么作为。

 

J:目前美国最高法院只有八位大法官。还有一个空缺。从这个方面来说,特朗普总统会面临什么机遇和挑战?罗斯福总统执政的时候,因为战争因素,他执政三届半。最高法院里的九位大法官中八位是罗斯福任命的。里根总统七年任期内任命了四位大法官。尼克松总统在二年里任命了四位大法官。埃森豪威尔总统五年里任命了五位大法官。奥巴马二届任期内任命了二位大法官。特朗普总统在任上会任命多少大法官,值得关注。在位的大法官中有几位已经年过八十。

 

主持人:大法官没有一个退休年龄限定。退休不退休完全是他们个人的决定?

 

J: 虽然高龄大法官越来越多,但是法官的职业本身久坐性很长,不是一个长寿的职业。BC省近几年里就有两个六十才出头的法官暴病死亡。他们要长时间坐在那里阅读很多与他们接手的个案相关的文件资料。少有时间和习惯参加健身运动。美国大选之前大都认为会有一个倾向民主党的法官入席。现在肯定不会有那种可能了。奥巴马总统推出了环境保护法。其中二氧化碳减排法案遭到二十九个州的抵制。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巡回上诉法院决定在审理期间拒绝禁止该法案的执行。但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五名大法官出面阻止华盛顿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的决定。整个案子的材料长达数千页。最高法院在星期五收到申请,下周二早上就做出(5:4)决定了。这样的干预是史无前例的。另外还有一个水银和空气中的毒物标准法案也是遭到二十多个州的抵制和反对。此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只有八位大法官,四对四平局。因此该法案得以实施。

 

奥巴马曾有提名一位相对中立的大法官人选,但提名遭到赵小兰的丈夫(参议员多数党领袖)的反对。他是共和党内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表示不会通过任何奥巴马提名的人选。这要有一点魄力。他顶住了很多压力。这是一场豪赌。赢面是会有一个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之间的互动不多。后者特朗普摇摆不定,又说反对又说支持。竞选期间一直对特朗普是避之不及。美国人不能怪奥巴马不用功。也要看机会。有人活得很长久。奥巴马在任期间一共提名了319名联邦法官,其中2名联邦大法官,55名上诉法院法官,268名地区法院法官,4名国际贸易法庭法官。略超小布什的324提名法官人数。略逊于克林顿。奥巴马上任之前,美国的十三个上诉法院中只有三个巡回法院中民主党提名的法官人数超过共和党提名法官人数。奥巴马此刻离任时,有九个上诉法院中民主党提名法官人数超出共和党提名法官人数。除了那个联邦大法官的空缺,特朗普可能在任上改变上诉法院目前这个现状。

 

当年罗斯福总统主掌白宫时,也曾和国会有过一段僵持。他曾经说过自己是一个比较傲慢的人。美国宪法对最高法院法官的人数没有限制。他要挟说如果联邦最高法院中大法官中有一个年龄超过七十岁,他就会另外多任命一个年龄的大法官帮助处理案子。有可能把最高法院的席位从九个增加到十五个。后来联邦法院妥协,支持了很多罗斯福提出的“新政”。特朗普完全可以效仿当年的罗斯福。做出一些合法但又不是循规蹈矩的事情来。

 

民主党怎么去抵制特朗普的提名呢?会有一点难度。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是多数,52对46。另有两个独立参议员。但是仍有可能争取独立参议员和共和党参议员,从而形成有效的抗衡。1987年里根提名一位大法官人选。该人选是耶鲁大学教授、前司法部长、巡回法院大法官。当时民主党的Ted Kennedy出来抨击,用扰乱视听的手法成功地抵制了该人选的提名。特朗普上任后民主党很难形成有效的抗衡。

 

现在特朗普本人也在面临一些司法问题。他已经表示不会把自己的生意卖掉。会把生意交给儿子和管理人打理。洛克弗勒也是亿万富翁,做过副总统。从做生意那一头去挑战特朗普份量不够足。税务方面,他不会完全公布他的税务状况。如果俄罗斯确实干预了2016年的大选,他们可能还会有一些关于特朗普的“信息”。俄罗斯有没有可能拿那些“信息”来挟持特朗普。现在不好说,但存在这种可能性。

 

目前看来,共和党有可能提名一位蓝领出身、非“藤校”毕业的人选。但特朗普有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所以究竟最后谁会被提名是个非知数。特朗普的姐姐现年八十岁,是美国巡回上诉法院的大法官。特朗普本人七十岁。他很可能会听取家人的意见。这也影响到我以前对特朗普的印象。他说话很直白,一听就懂。家里有一个做大法官的姐姐。母亲是苏格兰人。他不会停留在中学生表达水平。他应该会有另一种谈话习惯。他在面对媒体时常用排比和煽动性语言,和公众沟通。

 

主持人:特朗普是一个聪明人,不按常理出牌。

 

听众:人在海外工作,在加拿大有房产,由父母居住。另外还有利息收入。可以申请改为非税务居民吗?如果房子部分出租给他人,是否应该把房租收入纳入全年个人所得?

 

F:如果已经在海外工作多年,要看是否申报海外收入。如果每年申报海外收入,就不需要申请改为非税务居民。除非本人有原因要改为非税务居民。第二个问题,如果当年买房子是为父母提供住处,孩子就可以申请改为非税务居民。做这种程序要小心。成为非税务居民之后,就不可以再享受免税储蓄计划。另外,成为非税务居民之后,就不能保留加拿大驾照和医疗保险。

 

关于房子部分出租给他人。首先要问查询当地市政府是否允许。如果允许则要按相关规定做。要告诉房产保险公司部分房子出租。租金收入这个问题,如果是税务居民,就要算进全年收入(包括海外收入)。如果是非税务居民,不需要申报海外收入,但要申报在加拿大的租金收入。租金减去成本开支(如折旧、保险、维修费用、房贷利息等)之后有盈余,才需要算出应纳税金。

 

主持人:如果把房子出租给别人住(全房或部分),都要告知保险公司。

 

主持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分别由民主党和共和党提名。各位大法官的“保守”和“自由”意识形态似乎很坚定。但是好像加拿大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好像有点不同。

J:美国的联邦最高法院的历史更长一些。在1949年之前,加拿大是依靠英国枢密院的司法委员会来处理重大法律事务的。加拿大的联邦最高法院主理宪章。我们的宪章很年轻,才三十多年历史。但很健壮。还没有形成很强的“保守”和“自由”意识形态的对抗。加拿大的大法官更注重“产生共识”,而不是“产生对立”。法院尽量给出一致性的意见。

 

听众:我买过两栋房子。其中一栋是在我和太太俩人名下。一栋是我的名下。离婚后,前一栋房子给女方,但银行过不了户,说是因为贷款的原因。如果把我名下那栋房子卖掉,算是自住房还是怎么的?

 

J:分开讲。一,所有财产都是家庭财产,除非有明确证明是婚前财产(父母赠与或自己挣来的)。二,财产如何分割是另外一个事情。有可能是五五开,也有可能是四六开或者其他。银行担心的是房子过户给女方,她是否有能力还贷。这是一个技术上的选择。是一个金融问题。如果卖掉,银行那边就没有麻烦了。如何确定房子是否“自住”,证询会计师会比较好。

 

主持人:已经离婚了。请教会计师一下。也可以询问税务局。最终是税务局看个案的具体情况决定的。

 

J:家庭法有了比较大的改动。一是财产分割方面。另外是孩子抚养。孩子不再是父母的“财产”或者附属。在审理离婚案时,会从孩子的利益出发,考虑孩子的需要。我很少听到财产分割上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在孩子的监护方面却有不少误解。孩子需要父亲和母亲。有些人很恐慌,就怕离婚后失去孩子。法院不会只支持一方。

 

主持人:谢谢各位听众收听我们的节目。谢谢JIMMY。如果听众朋友有任何关于法律问题与有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请打留言专线604-295-1238或传真至604-295-1203。我们会请有关方面专家为你解答。今天节目的内容会刊登在本周六的[大华商报]上。谢谢各位听众。下次节目时间再见。(华人消费者协会电话:604-304-3541;传真:604-304-3300;Email:info@ccca-bc.ca)(小市民大声说节目专线604-295-9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