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博物馆必须适应年轻观众

吴可佳:V&A策展人克拉克表示,年轻观众特别期待从新技术中看到佛教艺术的内容,因此必须适应他们的要求。

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e),伦敦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的策展人,东南亚、尼泊尔和喜马拉雅艺术的知名专家。他于1995年获得伦敦大学亚非研究院的博士学位。2004-2006年,他负责了在英国巡展的大型佛教艺术展,2008年,他策划了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的泰国艺术永久展厅,庆祝泰国国王80岁生辰。

他是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何鸿毅家族基金佛教艺术馆的首席策展人,并组织了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于2010年举办的佛教雕塑艺术研讨会。目前他负责的大型策展项目是博物馆即将于2020年举办的密宗佛教艺术展。

吴可佳:作为欧洲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从观众的构成而言,贵馆既有对佛教艺术所知甚少的普通观众,也有专业人士和学者。您在策展过程中,如何保持展览的普及性和学术性的平衡?

约翰•克拉克: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之前我提到,博物馆做了小组访谈(Focus Group)的调查,受调查的人群中包括了解佛教艺术的专家和学者,他们所提出的要求,我们并不能样样满足,他们毕竟是我们参访观众中的少数群体。因此在策展过程中,我还是以普通观众的视角为主。同时,在信息的呈现方面,尽可能地让研究佛教艺术的专业人士感兴趣。

按照博物馆的规定,我们展厅墙面的说明文字有严格的字数限制。因此我会花很多精力考虑,到底要表达怎样的核心内容、如何保持清晰易懂和富有深度两者之间的平衡性。比方说,解释密宗佛教艺术是相当复杂的,它在历史上又不断演变,所以选择哪些内容在展厅内呈现,又满足150-160个字数限制,需要进行缜密的考虑。

好在我们可以通过视频或者音频的形式向观众阐述佛教艺术的上下文:例如,在展厅中有视频显示佛陀一生的故事、他在印度出生地现在的照片;在密宗佛教艺术展厅里,我们有密宗佛教修行者的录音,讲述他们对于密宗佛教的理解。

吴可佳:与全球其他美术馆的佛教艺术展厅相比,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的佛教雕塑艺术展厅有哪些特别之处呢?

约翰•克拉克:从全球的情况来看,大部分博物馆的佛教艺术展厅还是以地域性来组织艺术品的陈列。比方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的奥斯多夫(Alsdorf)佛教艺术收藏展厅,是按照佛教艺术不同地区、文化及其编年史顺序来划分的。例如:印度北部地区的佛教艺术和印度南部地区的佛教艺术等,这是传统的陈列方式。如果你看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北京首都博物馆,其佛教雕塑艺术作品是按照中国的朝代来分组陈列的:宋、元、明、清等等。而华盛顿弗利尔•赛科勒(Freer |Sackler)美术馆的佛教艺术展厅呈现的则是更为同质化(homogeneous)的、早期的中国佛教艺术品,他们主要从美学角度来选择所陈列的艺术品,并未充分讨论艺术品在佛教发展历史中的上下文。

而我们佛教艺术的展厅按照不同的主题来组织,并没有根据编年史的时间顺序或者地域顺序进行叙事,这样能够充分呈现佛教艺术在亚洲传播发展的广泛性、以及佛教艺术的精神力量,也代表了一个全新的策展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