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大声说

xiaoshimin-logo-b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小市民大声说]节目单元。我是主持陈仪芬。首先祝大家中秋佳节愉快。今天我们请来华人消费者协会理事谢卓如DEAN 和陈作人FRANCIS。为大家解答和消费者权益相关的问题和分享信息。如果听众朋友有消费权益方面的问题,请拨打我们的节目专线604-295-9616咨询。我有一个很多听众朋友很关心的问题。昨天省政府公布ICBC提高汽车保险费的方案。他们怎么想涨就涨啊?

 

这次的基本汽车保险费的涨幅是百分之四点九。也就是没有一个车主躲得掉。再往后就更惊人了。2017年要涨百分之六点四。2018年涨百分之七点九。2019年涨百分之九点四。2020年涨百分之七点九。当然这是ICBC按最糟糕情况的测算。这些数字听起来很惊人。加起来,五年里汽车保险费一共要涨百分之四十二。往回看,2011年到现在,BC省保险费涨了百分之三十七。

 

D:ICBC的说法是他们付出的理赔金额惊人。但是每年超过百分之五的涨幅是很严重的事情。ICBC是政府经营的保险公司。假如ICBC没有办法按目前的保险费率维持经营,是不是应该让民营保险机构来做呢?有竞争的时候,或许汽车保险费就不至于连年这么涨了吧。也可以让消费者有一个更公平的选择。现在汽车额外保险是放开的。如果把ICBC和民营汽车保险来做一个比较,民营汽车保险其实比ICBC便宜。我想民营汽车保险不会不如ICBC.当初政府设立ICBC时说要让民众享受到合理的保险费率,但这么多年看来并非如此。三五年里汽车保险费涨近百分之四十,五年内又要涨百分之四十二,民众是会有想法的。

 

主持人:我是优良驾车人,没有肇事记录。绝大多数驾车人士是像我这样的。但路上总会有一些有不良驾驶习惯的人。我们要分担他们造成的损失。

 

F: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件事情。我来加拿大已经有四十多年了。2009年我的车子被别人偷了。那以后到现在我没有再买车子。汽车保险费多或少对我没有影响。但不是说没有任何关系。大家知道ICBC收去的汽车保险费中的一部分是交给省政府的,是省政府的入收。但是ICBC只说它付出去的理赔金额,却没有说它交给省政府的,也没有说它本身的开支。民众应该要求ICBC把整盘数字拿出来。ICBC说是它的机密,不可以公开。这不是在搞笑么。你拿了民众的钱,却不让民众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

 

主持人:一开始的时候,ICBC连估测的数字都不愿意拿出来。他们也知道是难以让接受的。

 

F:我们除了“骂”政府之外,还要骂我们自己。开车为什么不小心,出了交通意外,自己要承担后果。我觉得,如果开车不小心撞了别人,应该自己掏钱出来理赔。

 

听众:美国那个特朗普当选总统,就是沉默的民众发声了。ICBC靠的是垄断。看看手机服务公司,大大小小,收费就涨不上去。我的一位朋友曾有家人在ICBC任职,后来因为得病,医生说不可以继续工作了。那个人一直在家拿全薪直到65岁退休,拿了二十多年。那钱就是从大家交给他们的汽车保险费里来的。现在的福利只会更好吧。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事情。大家给本选区的议员写信要求打破ICBC垄断汽车保险。

 

主持人:手机服务业现在只听到降价大比拼。需要有竞争压力,才会迫使ICBC提高经营能力,而不是涨保费权力。

 

听众:怎样才能迫使省政府开放汽车保险?我现在的汽车保险费要比邻省高很多。他们还要涨。这说明什么呢?他们经营不善,就应该退场。

 

主持人:刚才那位傅先生说了,大家写信给省议员,反映民意。不要以为写信没有用。这里有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如果一个议员的选区办公室每天收到大量的民众来信表达诉求,再加上强大的社会舆论,他们不可能置之不理。

 

F:不仅写信给选区议员,还要给自己留一个副本。让选区议员办公室人员签收。如果发电邮,他们会推托说电脑坏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四十多年里我看到加拿大有很多变化让我感到悲哀。

 

听众:我是从德国移民到加拿大的。有两件事情特别有感触。一是汽车保险费。德国是开放经营的。另一是“多元文化”,不在这里说了。对汽车保险费这件事情,我觉得大家不要太天真。他们这么做是个心态,大家可以想象得到。我是感到又惊讶又失望。惊讶的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失望的是他们要这么干。这甚至比中国还不如。那里是公安局发照,保险公司卖保险。那毕竟是两个口袋。这里是一个口袋。自导自演。不知廉耻。每次去ICBC感觉都很差。那里那些人高高在上,那个态度,那个穿着打扮。非常令人讨厌。政府里那些人不是不明白这些。他们其实比百姓聪明得多。

 

主持人:我们不能给自己设“门槛”。不要觉得做什么都没有用或者什么都不能做。比较遗憾的是,大家不要忘记我们选出了省自由党政府。他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支持开放私营保险的。我们在这里说汽车保险费这么涨太离谱。还是有人跟政府说开放汽车保险经营有什么不好不好。换个新民主党来执掌省政府,恐怕更没指望。在给省议员写信的时候,还可以加上你自己对ICBC恶劣服务的实际感受。会更有说服力。

 

D:明年是省选年。那个时候你的那张选票是很有用的。他们的耳朵会软一点。不用那么消极。一个人的声音容易被忽视,但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十万个人的声音就会很大,他们不可能无动与衷。

 

主持人:如果有一二百万选民发出同样的声音,那就不得了。

 

听众:听说如果住宅做家庭办公室(home office),如果转为出租,就不需要申报资产增值,是吗?

 

F:如果是自住,房子一部分做办公用途,要看用了多少面积。如果只是百分之十,就不需要申报资金增值。改为出租后到房子转让期间的增值就要核算资金增值。

 

听众:税务局允许超购2千加元RRSP。那2千可以用来减除收入么?

 

F:那个2千要留到下一年度用。

 

听众:非自住房转手给别人,要核算增值税。有没有一个增值下限,比如说增值在三十万以上开始征收增值税?

 

D:没有这个限度。

 

听众:我给孩子买了RESP。现在孩子上大学了。那是一次把钱都拿出来,每年只拿出五千交学费?

 

F:根据你自己的需要去做。政府送你的那部分是你的收入。本金是你自己的。

 

D:RESP取现,要孩子去结算的。税是孩子身上的事。

 

 

主持人:谢谢各位听众。谢谢两位嘉宾。如果听众朋友有任何关于法律问题与有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请打留言专线604-295-1238或传真至604-295-1203。我们会请有关方面专家为你解答。今天节目的内容会刊登在本周六的[大华商报]上。谢谢各位听众。下次节目时间再见。(华人消费者协会电话:604-304-3541;传真:604-304-3300;Email:info@ccca-bc.ca)(小市民大声说节目专线604-295-9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