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大声说:法律专家为您解惑答疑

xiaoshimin-logo-b copy

 

主持人: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每周四的[小市民大声说]节目。我是节目主持陈仪芬。今天我们请来本地法律援助机构ACCESS JUSTICE PRO BONO的项目经理JIMMY YAN,和大家分享和法律相关的资料信息。如果你需要通过法律解决生活中遇到的难题或者需要一些法律方面的咨询。欢迎大家拨打节目专线604-295-9616。我们先回应一位听众朋友的问题。

 

听众:如果我在报税截止日才把填妥的税表寄出去,应纳税金是否可以根据去年情况做个估计来后提前通过银行付给税务局,等税务局核算后再来多退少补,可以吗?

 

主持人:我们证询了会计师陈作人,提前付给税务局你今年的应纳税金是可以的。有一个大约的数额就可以了,但不要和实际应纳税金额相差太大。在这里顺便提醒一下,每年报税的截止日是四月三十日。今年四月三十日正好是周末星期六,故截止日延顺至五月二日(星期一)。

 

主持人:前几天,参议员达菲(Mike Duffy)滥用公款一案有了庭审结果,法官判定所有达菲受到的31项指控罪名都不成立。此案续时近三年,结果如此。该怎样解读这个案子呢?

 

J:这个话题和税也是有关系的。他们是在花纳税人的钱。参议员达菲出生在爱德华王子岛。63年起从事新闻行业工作。2009年成为联邦参议员。这个案子从开始之日起,历经联邦大选,沸沸扬扬,跌荡起伏。法官的判决书有三百多页长。是一个不错的阅读材料。在开始部分,法官强调的基调是,这个案子在媒体上曝光很多,新闻报道不断。这就涉及到公众对“公正”的理解和司法对“公正”的理解之间有所不同。法官说,案子开始时,他用完午餐后回法院的路上碰到有人募捐。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口袋看看是否身上带着钱。但那人却问他是否是位律师,是否与达菲案有关。他回应说他不是律师,而是法官。那人接着就说,该把达菲送进监狱。个人对“公正”可以有偏向性,但法庭必须秉持“公正”,即任何人都被视为无罪的,直到(法庭经过司法程序)判定有罪。公众对这个案子很有兴趣,但是那没有用。法庭的出发点是一个无罪假设。需要检方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被告犯罪了。前几天还有一个大案子就是前CBC节目主持人受到性侵指控,也是指控不成立。公众看一个案子,通常不是从“普世价值观”为出发点。依赖的是自己的经验。我纳了税,被达菲滥用了,司法就应该去惩罚他。不惩罚他就是不公正。而法庭要起的是第三方的作用。另外两方则是检控方和被告方。

 

在长达三百多页的判决书中,法官对31项指控做了分批注解,分别说明为什么是无罪的。非常烦琐。其中提到前哈珀总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达菲一案中有“难以置信的涉身程度。连好莱坞的创作都有所不及。”这样的说法是很重的。指出前总理办公室有“全方位的对达菲加以威胁和压力。”老是在说要做对的事情,而不是说要遵纪守法。前总理办公室还在幕后积极操纵党员,要求高度有序和党的意志保持一致。有点像“党鞭”所作的。最终,达菲的独立意志被折服了,屈服于压力。他需要一个正常的渠道来解决他是否滥用公款的问题,但却没有。我这里讲的是法官判决书里说的。

 

上议院是一个机构。它应该是独立的。在达菲案之前,有一位法官就上议员们是否滥用公款写了一个仲裁报告。报告中说,上议员们本应该是独立的,不受治于政府(行政 – 女皇和总理+内阁)。加拿大不同于美国,不是一个共和制的国家。加拿大是君主立宪制国家。上议院是整个政治架构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之一。本来是应该独立的,但实际上却服从于一个政党的意志。现在的参议院里多数成员是保守党。一直在说上议院要改革。真正的改革是使上议院更透明,更具有其应有的独立性。该位法官认为,从个人来说,参议员个个没有坏的动机。在用公款这个问题上是尺度和合理性的问题。上议院改革要改革“规则”,使上议院(其成员)更透明,更能承担责任。

 

主持人:希望特鲁多新政府期内,参议院能够通过改革成为更具有独立性的(权力制约)机构。我个人对达菲案的看法,一句话,法官判他无罪,但我个人认为他不是无辜的。

 

J:如果他当时配合总理办公室,可能就没有今天这个案子。

 

主持人:他一直说自己像一枚棋子被人家摆弄。但我要问,你是参议员,你是效忠人民的话,还会默默让人摆弄?自己应该要承担起满大的责任。

 

听众:我请了建商建房子。在做地基时,和分包商出现纠纷。对方要按小时计费。把预算的五万增加到实收十万。我们不同意,对方表示要去土地厅对我们房产做债务纠纷登记。

 

J:首先得看合约是怎么写的。然后对方说去土地厅做那个登记,那是因为有债务存在。他们也需要向土地厅申请。你不是无话可说的。要先确定有债务存在。是否存在,就要看你们的合约了。你和建商的合约,建商和分包商的合约,都要看。双方还可以协商出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合理解决方案。建议去找一位在建筑/合约方面有经验的律师咨询或者帮助处理纠纷。

 

听众:我在加拿大注册了一个公司。有人接待国内来访的团体,想从我的公司里转账对方的费用开支。这样做合法吗?

 

J:你公司的账务/税务是由会计师帮助处理的。这样的事情去找会计师问最妥当。

 

主持人:建房子和房子做装修,常常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纠纷。而且常常不只是双方的事情,而有投资方、建商、分包商。凡有了点意外的事情,最后总是落到投资方身上。

 

J:灰色地带更多产生在造独立屋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只要有钱买下块地,就可自己来了。造房子确实也是需要一个项目经理人(建商/developer-contractor)。项目经理人应该有资质,有经验,有口碑。项目经理人提供服务,就要收费。这是不可以省的钱。有了项目经理人,自己还是要关心工程的进展,要参与。除了购材料、请人工,还会有其他的开支,要了解清楚。有时候我们往往缺少一个市场概念。朋友推荐有时未必靠得住。

 

听众:几年前我女儿在健身俱乐部里健身,后来决定不去了,当时还有十几块钱没有交清。过了几年,对方找来了说未付的钱加上罚金,欠了二百多元。我女儿去和他们协商,对方说欠款已经交给追债公司处理了。再去找追债公司,那里的人又说还没有入档,还是回去找那家健身俱乐部。就这样来回踢皮球。现在的追缴账单已经涨到五百多元了。

 

J:孩子长大成年,要开始独立生活。是建立个人信用的时候。不要拖在那里。尽快想办法解决掉。

听众:我最近建了一幢房子,和建商有了纠纷。涉及的金额不大。我是否可以找律师帮我对付那个建商?刚建好的房子,还没入住,就已经在渗水了。

 

J:这得看是什么纠纷,涉及多少金额,你有什么证据足以证明对方的过失。口头上来往或者“交锋”是没有什么用的。

 

主持人:谢谢各位听众收听我们的节目。谢谢JIMMY。如果听众朋友有任何关于法律问题与有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请打留言专线604-295-1238或传真至604-295-1203。我们会请有关方面专家为你解答。今天节目的内容会刊登在本周六的[大华商报]上。谢谢各位听众。下次节目时间再见。(华人消费者协会电话:604-304-3541;传真:604-304-3300;Email:info@ccca-bc.ca)(小市民大声说节目专线604-295-9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