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眼中的中国玉文化

 玉石

 

新石器拍卖行   王东辉 (ARTHUR)

 

東漢許愼《説文解字》説:”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潤澤以溫,仁之方也;勰理自外,可以知中,義之方也;其聲舒揚,專以遠聞,智之方也;不撓而折,勇之方也;鋭廉而不忮,潔之方也。”
玉有五德,分別是仁、義、智、勇、潔。與之相匹配的,是玉石的五種特徵,就是要溫潤、內外一致、敲擊聲音清脆、不容易損壞和斷口平滑不會傷到別人。
人類在進化繁衍的過程中,形成自己的文化,我們是從舊石器時代,經歷新石器時代,可以説石器時代是我們人類的出發點,由此而形成美石的審美情趣是再自然不過的了。
玉,甲骨文像一根絲繩串着四片寶石的薄片,絲繩上端爲繩結。造字本義:用絲繩串起來的珍玩寶石。有的甲骨文簡化成三片寶石和一根串繩,字形與”豐”字相似。金文、篆文省去上下兩端的線頭,字形與”君王”的”王”字相似。隸書在”王”字上加一點,以區別于”王”* 。
遠古的先人,一定是收集漂亮的石頭用繩子串聯起來,做爲人類最初的奢侈品,並逐步演化爲財富與地位的象徵。也因爲石頭的耐久性,幾千年甚至上萬年的先人把玩過的美石得以保存下來,使得中國人的美玉文化傳承至今。
我還在校園的時候,和同學探討人類的新舊石器時代,大家一致同意,與此同時,甚至更早一些還應該有一個木器時代,只是由於木器的易腐蝕,很難在考古中發現文物而已。畢竟在遠古人類的生活環境中,樹木材料與石頭一樣的隨處可見,而且更易被加工成工具和生活用品。
美玉文化或者説玉的審美情趣是以中國爲核心的獨有的東方審美情趣,這一點與西方關於寶石的審美截然不同,英文單詞中玉是使用了-JADE這樣一個單詞,我個人覺得這個詞彙多少帶有貶義,JADE這個詞原意本是老馬,廢物,倦怠之意,從某種意義上反映了西方人最初對中國玉石審美的不解和不屑。
我一直建議在英文中不要使用JADE這個詞,而是乾脆直接標音, 就用YU來表示,讓大家有機會站在一個獨立的不受干擾的視角去理解YU的眞實內涵。
西方人不把玉歸類爲寶石,最多算做半寶石。西方人所熱愛的寶石,是那些色彩瑰麗、晶瑩剔透、堅硬耐就、稀少,可琢磨成首飾的單礦物晶體。鑽石、紅藍寶石、祖母緑是最具價値的寶石。中國人的美石文化則完全不同,我們更鍾情于天然的複合礦物,我們審美的含蓄與中庸決定了我們自己的美玉價値觀,那就是我們鍾情于溫潤,含蓄,半透明的天然材料,從我們的傳統文化的角度出發,會覺得過透過靈的東西,就缺乏了內涵和神秘感,所以中國人爲人處世特別強調–神龍見首不見尾。
很顯然,隨着中國的崛起,中國文化越來越被世界所接受,美玉文化也在不知不覺中影響着西方人的審美觀。
與瓷器相比,很久以來玉器在西方都沒有引起足夠的注意。直到1715年東印度公司在廣東設立口岸以前,歐洲人一直以爲瓷器以及其他精美的藝術品都來自印度。最早,玉作爲一種礦物,進入人們的大腦,並且始終無法有一個確切的定義,1756年的歐洲字典將玉混淆爲爲碧石(jasper)。
在西方人的文獻中最早提到玉的是大旅行家馬可·波羅,他在《馬可·波羅遊記》中寫道:”在新疆的河流中,出産一種特殊的墨緑玉, 商人將這些墨緑色的玉運到庫車或吐魯番去賺錢。”另一個旅行家賽米多(Father Alvarez Semedo)在中國旅行之後,在1655年出版的遊記中寫道:”新疆出産玉,淡白色的質地較差,緑色的較好,價格昂貴,可用作宮廷頭飾及玉帶。”1735年,約瀚·巴羅(John Barrow)編寫的繪畫與藝術字典將玉單獨列出一個條目,定義爲”玉是緑色的石頭,硬度超過瑪瑙、墨緑色玉,只有金剛砂才能切割”。儘管他們的描述不盡準確,畢竟已經開始解開中國玉文化神秘的面紗。
關於玉石的加工和工藝的文獻描述則更晩一點,最早記載中國玉器雕刻的是一位英國駐中國大使–馬卡蒂尼爵士(Lord Macartney)。他于1792-1794年駐中國期間,曾在記載干隆皇帝贈給英王喬治三世的一件禮物時寫道:”皇帝送給陛下的第一件禮物是一件玉如意,長12英寸。中國人非常喜愛如意,它代表和平與吉祥。”這件玉如意後來出現在1822年詹姆士·克利斯蒂(James Christie)編寫的拍賣圖録中。
在英國人羅伯特·佛辰(Robert Fortune)1846年出版的《中國:茶葉的國度》一書中寫道:”在南京,中國人非常崇拜玉器。那里有製作玉器的作坊和買賣玉器的店鋪。”
然而中國獨有的美玉文化被世界關注,則是始于1851年英國倫敦的萬國博覽會,博覽會上來自異國的各種新奇物品吸引着衆人的目光,玉器也在其中。參展的玉器包括蓋杯、蓋碗和花瓶。一位參觀者寫道:”萬國博覽會上中國區的藝術品沒什么能與玉雕花瓶媲美,它那純凈的質地、優美的造型、雅致的紋飾,眞是精美絶倫。”
在萬國博覽會之前的1848年玉器首次出現在拍賣行中。白金漢公爵(Duke of Buckingham)在斯托(Stowe)拍賣財産,其中包括兩件玉器,標價分別爲23 先令和12英鎊。1865年以後,玉器經常出現在倫敦拍賣行中。在此期間,玉器的標價變化很大,1865年佳士得拍賣的一件大型玉香爐標價高達131英鎊。1892年以後,拍賣圖録有了較大改進,文字説明明顯增加,器物的尺寸也開始出現。19世紀末20世紀初,玉器的價格變化不大。然而隨着時光流轉,人們對玉器的欣賞逐漸覺醒,玉器的價格也在不斷攀升。1928年,佳士得公司拍賣的玉器中,一件緑玉帶蓋花瓶的成交價竟達到357英鎊。到目前爲止,國外私人收藏家收藏的玉器檔次不斷升高,1960、1961年蘇富比拍賣行拍賣的凱特森(Mr. T. B. Kitson)的藏玉,成交價高於1000英鎊的玉器有18件以上。一件寶潤(Bowring)筆筒,竟賣到5,800英鎊。據説這個筆筒曾經是圓明園的遺物,屬干隆時代,高6 1/2英寸,直徑7 5/8英寸。後成爲英國駐華軍隊司令的私人財産。1963年,佳士得公司拍賣一套由4件組成的揷屛,每件62.25×34.25厘米,價値42,000英鎊,相當117,600美元。此揷屛原是沙皇的財産,沒有雕工,後送給干隆做禮物。干隆命玉工雕琢後置于圓明園。
當今世界各大博物館幾乎都收藏有中國的古玉,受篇幅限制我們今天僅介紹一下加拿大安大略博物館的中國古玉館藏:該館的玉器收藏是從1910年,沃倫夫人(H. D. Waren)和蒙德爵士(Robert Mond)的捐贈開始的。該館東亞部館藏中國玉器的來源主要是通過以下幾個人來實現的:1)克勞弗斯(George Crofts)捐贈品,以晩期玉器爲主。1918-1926年間由當時駐天津的皮毛商人兼收藏家、鑒賞家克勞弗斯運回加拿大。2)傳敎士懷履光的藏品,以早期玉器爲主。1924-1934年間由加拿大駐河南敎士懷履光爲該館收集。後來,懷履光成爲皇家安大略考古博物館東亞部的第一任主任和多倫多大學中國學院的第一任校長。3)明義士(James M. Menzies)博士藏品, 以早期玉器特別是商代玉器爲主。明義士是著名的傳敎士及學者,曾經住在安陽多年,即現在的殷墟遺址,他也是甲骨文實物收集最多的外國人。安大略博物館的前任館長克萊利(Charles Trick Currelly)先生有一句話正好能概括該館藏玉,他説:”克勞弗斯收集公元後的玉器,懷履光則收集公元前的,將二者合一正是珠聯璧合。”該館藏玉超過千件,其中半數以上都有美術或歷史價値。1971年,多倫溫德(D. Dohrenwend)根據玉器的質量和歷史價値從中精選200件玉器編輯出版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館所藏中國玉器》一書與讀者見面。安大略博物館以其收藏的公元前5-3世紀的洛陽金村古玉聞名于世,也就是懷履光收藏及《洛陽故城古墓考》著録的那批玉器,另外,還包含懷履光收購的吳大澄藏玉及一些從未發表過的玉器。該館藏玉還有一個特點:據説這批藏玉是”最原裝”的藏玉。除爲照相和修補所做的必須的清理外,大部分古玉都保留原始狀態,即出土時玉器所帶的土銹、朱砂以及沁染等仍然與古玉共存,爲進一步硏究此批玉器功能提供了可靠的資料。
遠古的玉器,離開我們的現實生活年代久遠,其文化信息及內涵與今天人們的審美觀距離遙遠,因此賞玩古玉,一定要從瞭解遠古時期的文化特質着手,若僅僅從器物表象特徵出發,上當恐怕是必然的。當今中國各地都有大量高古玉贋品的加工作坊,尤其以湖北某地最著名,曾經轟動一時的所謂漢代玉凳就是産于該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