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加州 世界到处都在燃 爱尔兰还烧出历史遗址

夏天蒸腾的热浪总是令人生畏的,每逢炎夏,不仅人们难耐酷暑,就连地球也会频频上火。据相关报道,截至8月7日,今夏以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承受了17场山火,其中“门多西诺联合山火”甚至创下州记录,成为加州有史以来最大山火。
今年的山火为何来势汹汹?其实只要回顾今夏的气温,我们不难发现,山火频发的背后是这“过了火”的高温。据数据显示,今年亚洲、欧洲、北美洲和北部非洲同时出现极端高温天气。这股热浪甚至烧进了北极圈,北极圈内多地气温超过30℃。

这是8月2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莱克波特附近拍摄的山火。(新华社/美联/图)

7月16日,在瑞典于斯达尔,一架直升机参与灭火。(新华社/路透/图)

7月23日,在希腊雅典附近的拉菲那镇,人们观看远处燃烧的山火。(新华社/法新/图)

丨破纪录的山火

美国加州俨然成为一个“火州”。

当地时间8月6日,“门多西诺联合山火”已燃烧11天,火势仍在蔓延,过火面积超过了1148公里,打破美国加州山火记录,成为了当地有史以来的最大山火。超过3900名消防员启用440多台消防车以及15架直升机仍只能够控制整场山火的30%。更令人绝望的是,在“门多西诺联合山火”打破历史记录的同时,还有另外15起大型山火在肆虐加州。加州消防部门8月9日提供的数据显示,当天整个加州同时在燃烧的山火多达18处。

8月9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莱克县,一辆车被大火烧毁。在加州北部的门多西诺县、科卢萨县和莱克县境内燃烧的“门多西诺联合山火”由“牧场山火”和“河滨山火”两场邻近山火共同构成。(新华社 董旭东/图)

8月9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埃尔西诺湖地区,一家人坐在岸边观看燃烧的山火。(新华社/美联/图)

7月30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特里尼蒂地区山火肆虐。(新华社/美联/图)

7月27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雷丁市,一座房屋在燃烧。(新华社/法新/图)

加州这波山火大多数是从7月份开始燃烧的,其中有部分系人为纵火,也有一部分是“无意”致火,多起山火的元凶到头来只是一个被汽车机械触发的小小火星。但其罪魁祸首无疑是高温干燥的天气——导致了多起山火同时吞噬加州。早在7月26日,“卡尔”山火肆虐沙斯塔县的时候,加州州长布朗便宣布当地进入紧急状态。

全加州参与灭火的消防员超过14000名。截止当地时间8月10日,“门多西诺联合山火”仍未能完全扑灭,而在其破纪录的时候便已烧毁11万公顷森林,近3000名消防员的抗击也难以将其控制。同样凶险的“卡尔”山火在十五天的燃烧后,摧毁了1600多栋建筑,造成7人死亡。此外,约塞美蒂国家公园、克利夫兰国家森林公园等著名的旅游胜地亦未能在这波山火中幸免于难。

8月11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东南部的埃尔西诺湖地区,一架直升机参与灭火。(新华社/法新/图)

7月31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雷丁附近,消防员在火场工作。(新华社/法新/图)

8月5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克利尔莱克奥克斯附近,山坡上火光闪烁。(新华社/法新/图)

“门多西诺联合山火”的前一个山火过火面积记录是发生在2017年12月的“托马斯山火”,距今只不过8个月的时间,当时加州州长布朗在视察救火情况后便表示:气候变化使得加州全年都面临山火的威胁,它已经成为加州的“新常态”了。

7月28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沙斯塔县雷丁附近,山火过后留下一片焦土。(新华社/路透/图)

8月5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克利尔莱克奥克斯,飞机在火场灭火。(新华社/美联/图)

8月4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克利尔莱克奥克斯附近,一只小鹿奔离火场。(新华社/法新/图)

8月9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埃尔西诺湖地区,一对兄妹坐在车顶观看燃烧的山火。(新华社/美联/图)

丨烧出来的历史遗迹

爱尔兰一场大雨让人想起一个月前的山火。

7月初,爱尔兰的布雷镇因高温干燥的天气发生过一场山火,在持续燃烧了几天之后才被扑灭。时隔一个月,一场大雨冲刷了遗留的灰烬,一个被森林覆盖了的、二战时期的历史遗迹意外重现天日。

爱尔兰警方提供的照片显示,在布雷县的一个沿海山坡上,4个巨大的白色字母“EIRE”(即爱尔兰)在森林被燃烧殆尽之后露出地表,在字母的右下方有一个数字“8”的字样。

这是8月5日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以南约40公里的布雷小镇拍摄的一处二战遗迹。(新华社/图)

据历史学家介绍,二战期间,位置险要的爱尔兰是中立国,为了提醒盟军和德军不要轰炸他们而应美国空军的请求在爱尔兰岛的海岸线上建造了约85个标志物。如今这些标志物有的已被破坏,有的则被森林或灌木丛覆盖。

此次字样是爱尔兰岛东海岸首次发现的标志物,此前只在西海岸发现了15处——其中有8处在空中依稀可见。据相关报道,爱尔兰相关部门将组织专家对其进行维护,考虑将其建设成为一个旅游景点。

这是8月5日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以南约40公里的布雷小镇拍摄的一处二战遗迹。(新华社/图)

这是8月5日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以南约40公里的布雷小镇拍摄的一处二战遗迹。(新华社/图)

丨融化的冰川

在发生多起森林火灾之后,瑞典民事应急机构认为这是该国“最严重的火灾形势”。

7月份,由于高温干燥的天气,瑞典发生了超过40起火灾,其中耶夫勒堡、耶姆特兰和达拉纳尤为严重。为了扑灭熊熊火焰,除了消防队员外,瑞典的武装部队和志愿者们也参与其中,挪威、意大利、丹麦和法国等国也派出了救火队伍。

7月15日,山火在瑞典于斯达尔附近蔓延。(新华社/路透/图)

7月25日,大火在瑞典科什克罗根附近的森林蔓延。(新华社/法新/图)

这是7月18日在瑞典于斯达尔附近拍摄的火情。(新华社/美联/图)

7月25日,在瑞典科什克罗根,消防人员用直升机灭火。(新华社/法新/图)

其实,自今年5月起,瑞典的高温天气就屡创记录。7月,由于极度高温,瑞典多地发生火灾,就连北极圈内也未能幸免。瑞典最高峰凯布讷山南峰上的冰川在7月份每天平均有14厘米厚的冰雪融化,导致其海拔高度在当月降低了4米。

据法媒8月1日报道,科学家们表示凯布讷山南峰已不再是瑞典的最高点。

7月22日,在瑞典于斯达尔,山火过后留下一片焦土。(新华社/路透/图)

这是7月26日在瑞典赛纳附近拍摄的被火烧过的树林。(新华社/法新/图)

丨“人为”的满目疮痍

这是欧洲自199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山火灾害。

当地时间7月23日,希腊雅典附近的海滨地区同时发生的三起山火,高温干燥的气候再加上时速100公里的大风助力,火势迅速蔓延。由于当地居民游客缺乏防范意识,突如其来、迅速扩张的山火带来了相当惨重的伤亡。

截止当地时间7月29日,希腊雅典附近的山火导致的遇难人数达到91人,官方汇总的失踪人数有25人——可能部分抑或全部遇难。

7月23日,在希腊雅典附近的拉菲那镇,人们在观望火情。(新华社/法新/图)

7月23日,在希腊雅典附近的拉菲那镇,一架直升机参与灭火。(新华社/法新/图)

这是7月26日在希腊雅典附近的马蒂村拍摄的遭遇山火的村庄。(新华社/法新/图)

专家表示,受灾地区规划不当,缺少逃生路线以及防火安全措施。一旦发生火灾,逃生的难度较高。在伤亡最重的马蒂村,不少房屋建在林地,道路不够通畅且没有路标,居民难以找到逃生路径,加上附近海岸为悬崖地形,使其更易被火海围困。

火灾过后,现场满目疮痍。但最令人痛心的,不是房屋、森林被烧成灰烬,而是那些因缺乏防范意识而消失的生命。

这是7月26日在希腊雅典附近的马蒂村拍摄的被山火烧过的村庄。(新华社/法新/图)

这是7月25日在希腊雅典附近的马蒂村拍摄的被山火烧过的村庄。(新华社/美联/图)

这是7月26日在希腊雅典附近的马蒂村拍摄的遭遇山火的村庄。(新华社/路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