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游客被美国海关警员暴打 脸肿牙掉头出血 游北美切记这9点!

事情还得从2004年7月说起……

当时,天津女商人赵燕持商务考察签证进入美国洽谈生意。闲暇时间,就报了个团去尼亚加拉大瀑布观光。

没想到刚一下车就被美国海关工作人员喷胡椒水、拳打脚踢、用膝盖撞击,导致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姑娘脸也肿了,牙也掉了,头部还出现瘀血状况……
9

美国人不讲理起来,真是你喝口凉水都要嫌你冰加少了。

当晚11时左右,旅游团抵达瀑布区后,赵燕和同车的谢芳、黄玲一起来到距下榻酒店不远的彩虹桥拍照留念。在途经一排房子时,隔着玻璃门发现屋内有几个身着制服的执法官正将一个黑人按倒在地(该男子因藏带大麻被抓获)。

不想多事的她们想转身走开,屋内的警察却示意她们进去。

好心的姑娘们以为需要帮忙,正要拉开玻璃门,一个警察却突然直奔她们冲过来。由于房子周边非常昏暗,加上不知道执法官是真是假,谢芳和黄玲被吓得转身就跑。赵燕当时就傻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警察这么愤怒,不是他让自己进来的么……

10
事后她说,当时选择留在原地,是因为她知道,跑了反而有生命危险,而且自己没有犯任何错误,有误会的话可以解释。

万万没想到,气势汹汹的警察冲到赵燕面前,没有任何交流,掏出一瓶东西就朝她脸上喷,喷了一整瓶……

然后还没完,这个人继续用拳头猛击赵燕的头和脸,赵燕直接就被打蒙在地上了,面部肿胀,眼眶出血。

这样一轮拳打脚踢之后,似乎还觉得不够过瘾,这位警察和随后赶来的四五个执法官一起又把赵燕重新暴打了一遍……用坚硬的皮鞋猛踢已经瘫倒在地的赵燕,围殴至少持续了三五分钟……

果然,黄宁和谢芳也被抓了回来,戴上了手铐。

赵燕后来在采访中说:“最后他们有人踹了我一脚,我就斜躺在地上了。然后我被拷起来送到一个屋子里,当时我感觉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了,就请求他们帮助我。当时,我的鼻子、脸都在出血,我自己不能够动了,我用英语告诉他们我是做什么的,告诉他们包里有我的机票,请他们看一下……”

这才把奄奄一息的赵燕送到了医院抢救。

11事后才知道,殴打赵燕的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官员罗伯特·洛德,然而他却给自己辩解说当时他是想找那个东方女子询问携大麻被逮捕的男子的情况,没想到她扭头就跑,所以才“误以为”她是该男子的同伙,于是就冲她大喷胡椒剂。

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跟他“搏斗”起来,抓伤了他的一只胳膊,并且双双跌倒在地。

后来,接受美国国土安全部调查官询问的时候,洛德又编了一种说法……

说是另一名警官告诉他那三个东方女子与携带大麻的男子是“一伙”的,所以他就喝令她们进入检查站。没想到她们扭头就跑,显得更加可疑,于是他就向最近的一个扑去,但对方跟他扭打起来,结果一起摔伤了。

事后,洛德因为这件事被开除了职务并遭到刑事诉讼,结果在2005年被判了无罪!竟然还复职了!

好在赵燕和律师还提起了民事诉讼,于2006年向美国国土安全部及其他若干政府机构提出1000万美元赔偿要求。

时隔13年,这场官司终于有了结果——8月8日美国法院最终判决。法院判决指出,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边境检查人员罗伯特·洛德斯(RobertRhodes)确有疏失,在美国与加拿大交界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彩虹桥对赵燕施以“攻击、殴打以及非法拘捕”,因此裁定美国政府败诉。

法官裁定,赵燕因为这起事件而承受的身心创伤,赔偿金额为38万5000美元,医疗费用赔偿为6万4000美元,收入损失赔偿1万8000美元,非法拘捕赔偿为1万元。

谈起该案对中国游客的启示,里根律师楼中国部主管孙澜涛结合自己几十年的法律实践,对来北美中国游客提出九大忠告:

和他人撞车后,先不要急于道歉,因为有时你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你的错;

与他人发生争执时,不要有身体接触,避免被指人身攻击;

遇警察拦截查问时,要将身份证件及时交出,双手不要乱动,避免误会;

在警察或执法人员与你接触并要限制你的行动时,不要有任何反抗动作;

当警察拍打搜身时,身体不要反搏,但可以问他为何搜查你;

警察限制你并提出盘问时,不要回答警方问题,只答姓名,并要求律师在场;

不要在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中留存任何敏感信息或色情照片;

不要乱用言论自由,不适当场合乱说话会导致你被拘留;更不要贿赂警察;

不要将牵涉公司保密信息的文档下载或上传,不在邮件中讨论敏感技术问题。

由于“9·11”事件,新成立的美国国土安全部拥有至高无上的本土执法权力,其职能凌驾于移民局、缉毒署甚至联邦调查局之上。

国土安全部的安全官出手必施重拳对付嫌犯,特别是“恐怖嫌犯”更是毫不客气。而就在这次事件被曝光的同一天,美国政府宣布再次扩大国土安全部权力———允许该部官员对地铁乘客搜身。

因此,虽然喊着“不自由,吾宁死”的美国人所谓的公民权利和隐私保障,在巨大的权力面前,也都只能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