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未来十年是中美竞赛的最后一个弯道

2018年秋季“稳金融与稳经济”闭门研讨会正在进行时。对于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情况,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在研讨会上表示,其实中美间的贸易摩擦早晚会到来,因为未来十年是中美竞赛的最后一个弯道,如果中国能顺利过关,十年之后中国将一骑绝尘,美国即便想遏制中国也无能为力。现在美国人手上的牌除了贸易牌外,还有汇率牌、政治牌、军事牌。对中国来说,确实存在挑战,但还有一个时间窗口。

08ad943438cfbcc7e164a8613732898a

管清友:G2的最后一个弯道

在赛车场上,后继者要想追上领跑者,弯道是最佳机会,反过来,领跑者想要压制后继者,也必须在弯道有所作为。

中美的上一个弯道是21世纪初。美国人本想用WTO倒逼中国改革,中国也确实做出了一些承诺,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远远没达到美国人的预期,中国反而成为全球化的最大赢家。接下来可以确定的是,只要不发生系统性社会危机,中国一定会无限接近美国,直至超越美国。

美国经济学家伯格斯滕提出了G2的美好设想,但很抱歉,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双头体制。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而“No.1”是一种不可分享的利益。一百多年前,英国和美国没有分享,英国失去世界霸权。七十多年前,美国和苏联没有分享,苏联最终解体。三十多年前,美国没有和日本分享,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

现在的中国很像三十多年前的日本,不管是从经济上,还是从政治上。当时日本一方面对美赚取巨额贸易顺差,一方面疯狂在美国买买买,洛克菲勒大厦、好莱坞的大studio,都不在话下。日本人甚至开玩笑说“美国即将变成日本的第41个县”。傅高义那本著名的《日本第一》(Japan as No.1)充分反映了当时日本的凶猛势头。但美国人怎么会允许有人成为第一呢,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从惩罚性关税、出口限制直到1985年的广场协议,一系列遏制措施让日本最终崩溃。

当时主导这一系列政策的是谁?正是眼下特朗普团队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所以,特朗普的贸易战不是空穴来风,也绝不是一阵风。美国现在就是要逆全球化,系统性、战略性的遏制对手。很多人指责美国这样做损人不利己,这个说法从经济角度看没问题,但从政治角度看就不对了。在政治家的世界里,损人又损己的时候,只要敌人受损的更多,即便自己受点损失也是值得的。

未来十年是中美竞赛的最后一个弯道。如果中国能顺利过弯,十年之后中国将一骑绝尘,美国即便想遏制中国也无能为力。特朗普已经认准了这个时点,美国人一定不会放过这最后一个弯道。那么,美国人手里有哪些牌可以打?

第一张是贸易牌。目前的惩罚性关税主要是针对一些边缘行业,实质影响不大,后续可能会扩散到一些关键出口商品,比如机电、纺织等。

第二张是汇率牌。当年美国逼日本签《广场协议》,日元升值了一倍。美国肯定也会向人民币施压,虽不至于有新广场协议,但每年4月和10月的汇率报告都可以拿汇率操纵国来说事。

第三张是政治牌。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面临的形势比当年的日本要严峻的多,台湾问题、南海问题、朝核问题,任何一个都可以拿来做文章。

第四张是军事牌。这个按常理看是不可能,不过特朗普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

总的来说,美国人的牌很多,现在才出了一个2,后面还有大小王,中美之间的大戏才刚刚开始。对投资者来说,不要觉得这种世界大势的变化很遥远,对市场的影响是实实在在的。现在很难量化评估,但可以判断出几个基本方向:

第一,新冷战的趋势会不时冲击市场的风险偏好,再叠加国内趋紧的货币和金融环境,任何一类资产都很难有系统性牛市。

第二,对经济不会有系统性影响,但会挤压中美的贸易顺差,对美出口的行业会受损,尤其是一些被征收关税的行业。

第三,美国会执行弱美元政策,人民币可能被动升值,对各个出口行业不利,对进口行业及海外投资有利。

第四,国内区域战略可能会调整,针对台海和南海等敏感问题,可能对福建、海南等战略支点进行强化,相关地区受益。

第五,国内产业战略可能会调整,当局更加意识到产业自主的重要性,进口替代性产业受益,尤其是机电和高新技术产品。

第六,我们的外交战略可能会调整,与俄罗斯等国的合作会加强,做中俄业务的相关企业会受益。

分析了这么多,但愿是无用之言。100年前梁漱溟老先生留下的问题依然没有答案:“这个世界会好吗?”

一切交给时间来回答吧,但愿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