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引国内议论:中国真“厉害了”吗?

China, propaganda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共宣传部门从去年就开始开展”厉害了我的国”主题系列活动

中美贸易战开打,在几个月前刚刚举国欢呼”厉害了”的中国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路透社、《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欧美主要媒体都注意到,特朗普总统发动贸易战之后,中国国内议论纷纷,甚至可能已经对最高领导层造成了困扰。

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是为了打击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包括盗取知识产权、强迫外资企业转让技术等。

但是,《纽约时报》记者发现,中国国内舆论在反思贸易战起因时,很少提及这些”不公平贸易行为”,而主要关注中国的宣传策略是否适当。

许多人质疑,大张旗鼓地喊”厉害了”不仅让中国举国上下沉浸于自不量力的盲目自信,也让国际社会对中国产生戒心。

“厉害了,我的国”

China, propaganda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去年10月1日,在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车间,工人正在组装”厉害了我的国”定制版共享单车

就在今年3月,由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纪录片《厉害了,我的国》在全国公映,票房近5亿人民币,一举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纪录片。

刚刚”厉害”了一个多月,美国商务部就宣布制裁中兴通讯,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销售零部件,将这个中国数一数二的高科技企业推到崩溃的边缘。

又过了不到三个月,美国就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正式发动了贸易战,令中国政商各界对中国经济的前景充满忧虑。

在此情况下,中国知识界乃至政界对吹嘘中国”厉害了”的宣传政策产生了强力的反弹。

“没有那么厉害”

China, propaganda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2018年2月27日,纪录电影《厉害了,我的国》在北京举行首映礼。影片于3月2日起在全国各地上映。

美国仅仅对中兴停止供货,就立即产生”一剑封喉”的杀伤效果,充分显示中美在科技领域仍然存在重大差距。

《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6月份的一次演说在网络上引起很大关注。刘亚东指出,”在很多情形下,我的国没有那么厉害,甚至受制于人。”

他说,有些人对中国成就夸大其词,”忽悠了领导,忽悠了公众,甚至忽悠了自己”,其结果”误国害民”。

“全面赶超、主体超越”

刘亚东不点名地批评了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去年6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称,中国已进入全面赶超、主体超越美国的时期,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和综合国力已经超越美国,居世界第一。

其实,早在2015年胡鞍钢就公开称中国已全面赶超美国。但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他的观点成了众矢之的。

8月2日,一份清华大学校友写给校长的呼吁书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呼吁书称,胡鞍钢所谓的中国超美研究报告,是用纳税人的钱做出违背常识的”研究结论”,”堪称误国误民”,要求校方解除其职务。

China, propaganda 图片版权 TSINGHUA UNIVERSITY WEBSITE
Image caption 2017年11月7日,胡鞍钢在日本介绍”中共十九大精神及有关研究成果”。

王沪宁”麻烦了”?

《纽约时报》引述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者余永定的话说,在7月6日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增加关税生效之前,很少有人觉得贸易战会真的开打。

一位中国智库学者告诉路透社:”许多经济学家和知识分子都对中国的贸易战政策感到不满。普遍看法是,中国目前的态度太强硬,领导层错估了形势。”

路透社的报道说,贸易战在中共党内造成分歧,政府对贸易战的应对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批评声浪。

报道引述不具名消息来源说,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习近平”中国梦”口号的策划人王沪宁因民族主义宣传过于高调而受到批评,在党内遇到了”麻烦”。

但是,报道说,王沪宁被踢出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不大。

China, leader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据报道,贸易战爆发后,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因宣传失当而受到批评。

“防止冲突扩散”

许多中国学者担心,中美关系如果进一步恶化,中国经济的发展可能面临长期困境。

7月3日,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说:”如果从贸易领域扩散到其他经济领域,带来的是经济危机。如果从经济领域向安全领域扩散,带来的是军事冲突,但是一旦蔓延到意识形态领域,带来的是全方位的对抗,所谓的冷战就发生了。”

他强调:”我们要特别防止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扩散到意识形态领域。”

中国知名宏观分析师高善文7月28日在山西证券30周年庆时发表演说,说”对外开放核心就是对美开放”,中美关系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他说,此次中美交锋有可能会对未来30-50年造成深远影响,如果中美关系全面恶化,那么30岁以下年轻人就可以”洗洗睡了”,意即没有什么前途了。

官方降低调门

中国政府高层显然也希望避免中美冲突恶化,因此官方的相关宣传已趋向谨慎。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政府已命令官方媒体不再提及”中国制造2025″计划。美国对此项目涉及的知识产权侵犯行为非常不满。

7月中旬,中宣部又下令限制媒体使用”贸易战”的说法。

《纽约时报》评论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的反美宣传尚未提高调门,也没有煽动类似近年来反日示威那样的反美行动。

China, USA, Trump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官媒一方面批评“霸权主义”,另一方面又不敢直接抨击特朗普。

8月8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发了一篇”宣言”署名文章,题为《风雨无阻创造美好生活》。

文章说:”一些人为一己之私逆潮流而动、悖道义而行,关税的壁垒肆意高起,霸权的大棒到处挥舞,虽可逞一时得意之洋洋,但难以解决经济失衡、政治失序等深层矛盾,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成为历史潮流不可阻挡的一个注脚。”

尽管所指的明显是美国总统和美国政府,但文中既没提特朗普,也没提美国,显然是不想激化矛盾。

“革命的两手”

尽管目前中国舆论场中的负面情绪多于往常,但乐观的声音也不少,而这些声音往往具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

就在贸易战开打后的第二天,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强调中国在贸易战中有”五大优势”,其中最主要的是”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定领导和民众强大的爱国主义精神,社会组织力强”。

8月2日,《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以”单仁平”的笔名发表评论,批评社会上的”恐美情绪”,并强调中国知识分子应该”为帮助这个国家克服恐美症、鼓舞抵制美国霸权主义的斗争做出贡献”。

几个月前曾鼓吹与美国”打一场史诗级贸易战”的中国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更是在其关于贸易战的文章中大量使用毛时代的话语。

梅新育在8月4日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部微信公众号”侠客岛”的文章中写道:”对付美方’一手大棒一手玉米’的手法,如同重庆谈判与上党战役同时进行,如同抗美援朝战场上上甘岭战役与板门店谈判并行不悖,我们理所当然要’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

他所谓的”革命的两手”,就是”以斗争求团结,没有斗争,求不来团结”。

越是深陷危机,越是回归意识形态基本盘,这是世界上许多政治力量走过的老路。

但是,中国恰恰是在毛泽东死后偏离毛主义的意识形态,才得以借助西方的帮助变得有些”厉害了”。

毛时代的”革命的两手”是否真能挽回局势,并且让中国变得”更厉害”,那就见仁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