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大学教授到加拿大幼儿教师挺好的

E1FBF04E-FC31-41A7-A680-3DDFCD8DD64F

微访谈《我们的移民故事》之十三:

从大学教授到幼儿教师,韩石的故事

韩石,四川大学硕士,毕业后在河南一所高校任教,2005年4月移民加拿大,同年8月在COFI学习法语,第二年9月去魁北克大学继续学习法语证书,2008年开始学习幼儿教育专业,2010年毕业成为一名幼儿教师。谈到从大学教授到幼儿教师的感受时韩石说:挺好的啊,我年轻时就曾想过当我老了,我要以唱歌跳舞学书法学画画的方式安度晚年,现在我的愿望提前实现了。

————————————————————

我和韩石没有见过面,但是在博客上相识已有七八年了。

2010年我开始写博客,那时她也在写,我们都写些各自的移民生活经历以及感受,也不怎么着就有了互动了,我常去她那儿看看,留个言,她也常来我这儿坐会儿,点个赞,再后来按她的话说生活相对安逸了,没什么挑战了,也没什么感受了,我们几乎都不怎么写博客了,原来的博友关系也就处于失联状态。最近我因开始写移民故事系列渐渐地又回到我的博客空间,不久前我偶然在“访客”一栏看到了她的名字,忽然想到我可以写写她的故事,就发纸条给她,征求她的意见。她说:好啊!于是就有了这篇微访谈。
韩石出国前是大学老师,老公是工程师,两人工作不错,收入不错,生活自然也不错,没想过出国的事儿,移民来加纯属偶然。有一次他们的一个朋友拉着他们一起去听了一次移民公司的推介讲座,回来后两口子有些动心,没机会时不去想,有机会了还真想出国看看,另外从孩子方面考虑,他们本来也有让孩子将来出国留学的想法,与其让孩子自己出去还不如全家一起移民。说办就办,申请材料很快就递上去了,等待的过程却十分漫长,2000年递的申请直到2005年4月全家人才登录蒙特利尔。
初来乍到,并不容易

他们来加后的第一顿饭是方便面,是站着吃的,刚刚租来的房子里空空荡荡的连个凳子都没有。老公说:我们开始在加拿大建立第一个家吧!

韩石在2006年1月的一篇博客中写道:没有切身感受还真不知道移民生活的艰辛,那时钱带得不多,再被汇率一除,明显感觉经济窘迫,为了省钱每顿饭只有一个菜,还是由土豆萝卜芹菜构成的“三色菜”,说”三月不知肉味“绝对不夸张。

我:当时有没有感觉到失落或是后悔移民的选择?

韩:那倒没有。初到异乡人生地不熟遇到困难是在所难免的,也是暂时的,这点儿心理准备还是有的,我们坚信我们虽然不算太聪明,但我们也不算太笨,别人能在国外创出一片天,我们也能。

实际上最初的迷茫也就持续了几个月,4月到蒙特利尔,8月我便开始学习法语,老公在技术学校学习技能,儿子也早就开始了学校生活,大家都忙起来了,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不仅有苦其中也有快乐,记得刚来那会儿闲着没事儿时一家三口在一起打牌、散步、逛街、运动,儿子喜欢篮球,我们便天天泡在篮球场,儿子当教练,我们是学员,一家人天天在一起,其乐融融。

登陆几个月后,41岁的韩石开始学习法语。

人到中年开始学习一门全新的语言谈何容易,韩石说最初的两周她什么都听不懂,从开始的“法语助睡眠”的状态到后来的渐入佳境甚至升入快班这背后是加倍的努力学习。

2006年4月她结束了注重日常生活口语的Cofi课程,9月又进入魁北克大学学习法语证书,如果说在COFI的学习只是入门的话,接下来两年的正规大学的教育使她受益很大,成绩提高得也很快,期间她还兼做法语老师的助理,帮助班上的其他中国移民更好地理解法语语法,写作规则等教学内容。

那时候韩石的丈夫找到了工作,儿子也考入了大学预科,没有了生活的压力,法语学习结束后韩石又于2008年9月开始学习幼儿教育专业。都说四十不学艺,而她41岁开始学法语,45岁开始学专业。韩石是当时班上唯一的亚洲学生,年龄偏大,语言偏差,学习吃力,面对个别老师和同学的歧视的眼神,她没有灰心丧气,她给自己定规矩,上课坐第一排,认真学习,心无旁骛,从而进步很快。她说从开始“没人愿意和她合作课题项目”到后来“大家都心甘情愿地听她的建议”这个过程她感到非常骄傲。

2010年初实习结束,韩石开始找工作,她在网上查到当时有五家幼儿园在招人,但其中四家需要应聘者有3到5年工作经验,对刚出校门的韩石来说当然没戏。最后一家幼儿园虽然对工作经验没有要求,离家又很近,可韩石在联系实习单位时曾经进去和他们接触过,但没有谈成。韩石觉得当初去实习人家都没答应,现在去求职找工作估计就更没什么希望了!犹豫再三最终她觉得还是应该试试。打电话,约时间,没想到见面不到三句话就OK了,园长让她每天先上半天班试试,时间是从下午2点到下午6点,两天后校长对她的工作很满意,从此全天上班。

我:在国外的第一份工作感觉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困惑或者是烦恼吗?

韩:有,但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人际关系,她补充说其实人际关系哪儿都有,尤其是女人之间,加拿大也不例外,可能因为我是新人业务不熟悉,也可能因为我语言也不如当地人或是其它族裔的老员工那么好吧,反正每个人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甚至偶尔有人还会对我吼两嗓子,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

我: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办呢?

韩:一些小事能忍就忍了,有时有人做得过分了,我也会反击,我发现一味忍让并不是个好办法,偶尔和她们吵一架,她们反倒会“尊重”你,或者说在意你。

在韩石的一篇博客上我看到刚刚上班那会儿,在她在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后,她曾经给自己约法三章,给自己定了几条为人处世的规矩:

1)听老板的话

2)尊重所有老师的建议

3)跟XXX学,因为她有一套好的管理孩子的办法

4)遇事不急不躁,遇到孩子捣乱就先让自己安静,等待他们安静,不能冲孩子们喊叫,要耐心,耐心。

5)不管闲事,按时上班,到点儿走人,出门忘记所有工作中的事情。

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韩石对工作早已经得心应手了,按她自己的话说她现在的状况是每天傻傻地去上班,傻傻地做一切该做的事儿,也傻傻地做些不是自己该做的事儿(是自己觉得应该做些善事儿)。

我:放着国内的大学教授不干,移民加拿大,重新开始学习,经过多年的努力成为了一名幼儿教师,你觉得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韩:凡事有得有失,不能用单一的指标来做比较,来到新的国家,换了一种活法,学了一门外语,找到了一份工作,从最初的 11块钱/小时,到现在的20多块钱/小时,就我自己来说也会有一种成就感。另外我丈夫一直有个稳定的工作,儿子麦吉尔大学毕业后在渥太华一家美国公司找到了工作,收入不错,不久前结了婚买了房子。目前全家人生活无忧,健康快乐,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是啊,如果把人生比作是爬大山,移民海外就好比是换一座上从头再来,重新攀登,你或许无法达到从前的高度,但你却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