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为我自豪:叶嘉丽赢得亡夫陈家诺的自由党议席

 

1213-0-635x357(CBC News)

如果叶嘉丽(Jean Yip)没有遭遇中年丧夫这样的巨变,她的生活应该和一般生活无忧的加拿大华人女性差不多。即使是在本周一(12月11日)的补选中赢得了丈夫陈家诺(Arnold Chan)空出的众议院议席,为自由党守住了士嘉堡-爱静阁选区,她也还是认为,自己和普通的丧偶女性没有什么不同。
CBC电视台晚间新闻节目周二晚上播出她在不久前接受的一个采访。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的是一个话不多、声音柔和、对整日唇枪舌剑的众议院来说几乎是过于腼腆的华人女性。不过采访她的主持人Rosemary Barton的感觉是,她走上从政这条路并不奇怪。
辅佐丈夫多年

1213-3-e1513201442204

C News)
叶嘉丽和陈家诺的相识就是在一次自由党集会上。当时的陈家诺是个27岁的年轻律师,但党龄已超过十年。他早有从政志向,曾对叶嘉丽形容,政治就像是他的“情人”。
两人在1998年结婚,有三个儿子。2014年6月底的士嘉堡-爱静阁选区补选,陈家诺顺利当选,进入联邦众议院。叶嘉丽持家之外,也在选区里辅佐丈夫。尤其是在丈夫患病的最后三年多里,她成了他最得力的助手。
陈家诺在当选半年后就查出鼻咽癌,但是仍然在2015年10月的联邦大选中获胜。
不离开政治,就能继续和丈夫心念相通,并继续回馈社区
陈家诺的癌症去年复发,今年病情恶化。入夏时,他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6月12日,他在众议院最后一次做长篇发言,恳切呼吁同僚更重视倾听彼此,让议会辩论更有质量,也呼吁国民珍视民主制度,行使投票权利,参与公共事务。
他在发言中向旁听席上的父母妻儿表示感谢。他说,妻子叶嘉丽是他能拥有的最忠诚的生活伴侣。“Jean,没有你就没有一切。”
争取继承他留下的议席的想法是叶嘉丽提出来的。那是今年夏天有一次夫妻俩闲话家常,陈家诺谈到他在选区里还没来得及做的事。对妻子的想法,陈家诺首先考虑到的是对孩子的影响。但是三个儿子投了赞成票。叶嘉丽说,没有孩子的支持,她肯定会放弃。“一定要全家人一起才行。”

1213-1-e1513202144102

陈家诺最后一次发言后和妻子在议会合影。(CBC News)
最后一年的陈家诺病骨支离。但是叶嘉丽说,他从没有抱怨过,而且坚持去渥太华开会,从没缺席过一次众议院投票。有时别的议员看他实在太虚弱,背着他给叶嘉丽打电话,让她劝丈夫回家。
叶嘉丽说,最后的日子里,许多人来看他,其中包括总理特鲁多。他们的打算是先让朋友们来道别,然后一家人在一起度过剩下的几个月。但是最后的时刻来得比他们想象的快。最后他和孩子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只有一天半。
和别的遗孀没什么不同
陈家诺给即将加入竞选的妻子的忠告和几个月前给众议院同僚的是一样的:“不要只顾自己说,要听别人说。”

1213-2-e1513201928276

“我相信今天他会为我自豪。”叶嘉丽在婆婆和三个儿子的陪伴下发表获胜感言。(CBC News)
叶嘉丽现在当选了。她表示还会继续这样做。
陈家诺在今年9月14日去世。叶嘉丽说,继续政治生涯,就能继续和丈夫心念相通,并且继续回馈社区。这些年来,丈夫竞选、从政、治病养病,都多得社区鼎力支持。
谈到刚刚失去丈夫就加入竞选的心态,她说,和其他失去丈夫、变成单亲妈妈的女人一样,她也需要振作起来,继续向前。
根据CBC新闻部查阅的记录,叶嘉丽是加拿大议会史上第十一个在丈夫病逝或因病辞职后成为继任议员的女性。
(据RC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