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千万物业被480万贱卖 华裔怒了!

1258AFF1-1825-478D-8837-1BABAD21321E

一名经营地产开发公司的姓陈男子,向一间按揭投资公司借了四百多万元,以两幢物业作抵押,因未能清还贷款,第一幢物业被按揭公司收缴出售,卖了480万元,但因尚有余款及利息未全部清还,按揭公司因此向法庭申请,要以简易判决收缴借贷人第二幢位于旺市的物业,也是此男子的住所,并预备以430万元出售抵债。
姓陈男子指,根据他的物业估价报告,他第一幢被按揭公司出售的物业,其实值1260万元,即使是2014年他预备向按揭公司借钱时,按揭公司的估值也是970万,但2017年,却被按揭公司是以480万低价出售,令他没法清还所有欠款,故反对按揭公司以简易判决方式收缴他的第二幢物业。
按揭公司最初估值970万
姓陈男子以按揭公司不顾后果的销售为由反诉按揭投资公司,并指按揭投资公司向其征收的罚款和续约费用超出了在原先的按揭贷款协议中列出的范围。因此认为该宗案件有理由开展法庭聆讯。
安省高等法院的法官已在今年3月日宣布裁决,驳回了按揭投资公司要求法庭做出简易判决的申请。
该宗诉讼案中的原告是安省一间按揭投资公司,与讼人是多伦多一间地产开发公司和该公司的唯一股东兼总监陈氏。
根据法庭文件,原告向与讼人提供了一笔总额为380万元的按揭贷款,被按揭的物业是位于安省Scugog镇的一栋物业和位于旺市的一栋物业,其中的旺市物业是与讼人的住所。
双方的按揭贷款协议的有效期是2015年1月1日至2015年4月1日。按揭利率为每年13%,每月1日偿还的利息金额为41,166.67元。
原告和与讼人在2015年4月23日修订了按揭贷款协议,双方同意将按揭贷款额增加4,148,929.03元,并将到期日更改为2015年7月1日,每月偿还的利息为43,506.16元。上述按揭贷款协议后又多次续签,到期日为2016年6月30日。
因与讼人最终违约,没有履行其付款的责任,原告收缴了与讼人位于安省Scugog镇的投资物业,后在2017年4月18日以480万元的成交价将其出售。原告现寻求收缴第二栋物业,即与讼人位于旺市的住所。根据原告提供的数据,截止至2017年4月19日,与讼人的欠款为978,482.10元。
然而,根据与讼人获得的一份对安省Scugog镇的投资物业的估价报告,在2017年2月28日,该栋已被出售的物业市场价值是1,260万元。
但根据原告获得的两份对该投资物业的估价报告,第一份报告的日期是2016年8月27日,估价为430万元。第二份报告的日期是2016年10月5日,估价为400万元。但原告向与讼人提供按揭贷款时的估价报告,该投资物业在2014年10月12日的估价是947万元。
法庭文件还显示,根据原告和与讼人签署的按揭贷款协议,按揭贷款利率为13%,但续签按揭贷款协议的借贷成本更高,达到20%至26%。
与讼人被征收的续约费用为340,081元,违约罚款为153,810元,两者合计接近50万元。
尽管双方对于协议中的续约费用和迟交罚款没有争议,但与讼人声称,他并未意识到这些被征收的费用,他相信按揭贷款利率是13%。因为他说普通话,但所有的文件是以英语撰写的,他要求获得翻译的协助来了解文件的内容。而在签署上述文件时,他并没有翻译的协助。
与讼人坚持该宗案件应该开展法庭聆讯,因为安省Scugog镇的投资物业的价值对于计算他向原告的欠款多少至关重要,这一议题不能根据现有的记录来解决。他还声称原告向他征收的费用从未获得他的同意,是有失公平的。
审理该宗案件的法官在裁决书中指出,在该宗案件中,与讼人欠原告的款项多少是与与讼人反诉原告不顾后果的出售其投资物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原告寻求收缴与讼人的住所来偿还按揭贷款,但如果与讼人能证明原告不顾后果的出售与讼人在安省Scugog镇的投资物业,与讼人可能不欠任何按揭贷款。
法官又指出,原告声称与讼人提供的物业估价报告是不可采信的,但他无权根据原告的说法来做出自己对证据的评估。与讼人在2017年2月28日获得的一份对安省Scugog镇的投资物业的估价报告显示,该栋投资物业的市场价值是1,260万元。
而原告获得的两份估价报告显示,该投资物业的市场价值介于400万元至430万元之间。但在原告向与讼人提供按揭贷款时,原告获得的估价报告显示,该投资物业的市场价值是947万元。原告在2016年的估价报告只字不提先前的估价报告,也没有解释该投资物业的市场价值下跌的原因。另外,没有一份估价报告谈及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已经下跌。
法官还发现,原告向与讼人征收的多项费用需要进行重审,可能存在法律效应的问题。这一议题将留待开展聆讯时的法官在就与讼人反诉原告不顾后果的出售其投资物业做出裁决时一起考虑。
法官遂裁定原告提出的要求法庭做出简易判决的动议被驳回。(据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