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特朗普:“我不会被噪音分心”

伊万卡•特朗普9岁时遭遇父母离异,那段经历让她形成极好的心理素质,使如今身为第一千金的她能够坚强应对白宫现实。

2017年8月12日日落时分,也就是新纳粹主义者在夏洛茨维尔街头手持火把,高呼“犹太人不会取代我们”游行结束大约24小时后,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正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位于新泽西州的高尔夫俱乐部,此时犹太教安息日刚刚结束。伊万卡和她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把安息日期间关机的电子设备重新开机联网,他们终于看到了游行后的暴力冲突,以及总统对白上至上主义者轻描淡写的谴责引发的愈演愈烈的骚乱的画面。

那晚,第一千金掂量着她该如何行动。星期天一早,她发推文谴责了仇恨团体。另外,她建议父亲对新纳粹团体采取更强硬的立场——特朗普在次日按照女儿的意思作了表态。

那个星期一,伊万卡和库什纳前往佛蒙特州,在山中开始一个短暂的假期。这次旅行没能按原计划进行。不到24小时后,总统在一个记者会上再次断言,暴力冲突的“双方”都有责任,并表示,新纳粹主义者中间有一些“非常好”的人。

在佛蒙特,库什纳开始打电话,试图缓和事态。与此同时,伊万卡努力坚持度假的初衷:清静一段时间。她打开了一本书。她没有收看父亲记者会的直播。几天后,她看了一小段Vice新闻(Vice News)制作的、采访游行示威背后的白人民族主义者的纪录片。其中一个场景是,一名新纳粹组织者直接叫板伊万卡和她的丈夫,对总统“把女儿嫁给一个犹太人”的“丑陋行径”发表了轻佻的评论。

对伊万卡而言,这段纪录片使她对夏洛茨维尔事件有了切身的感受,而白宫的其他争议从未让她有过这样的感觉。“看到那些图像,听到[伊万卡的]名字稍后被提及,显然把这件事提升到了个人层面,”熟悉她的思路的人告诉我。但她仍未再公开发表评论。

特朗普
特朗普“内举不避亲”的代价

卢斯:美国总统的女儿伊万卡、女婿贾里德对特朗普执政有好的作用,但也带来了许多代价,败坏了美国民主声誉。

这是对一起棘手事件的低调反应,并凸显出外界对于伊万卡这位白宫历史上最具实权的第一子女之一继续存在认识误区。在新一届行政当局任职八个月以来,她和她的丈夫发现,他们深陷她父亲入主白宫后没完没了的泄密、人事调整和内斗大漩涡。不过,很多人抱有的假设——例如第一千金有控制父亲的特殊本事,抑或最终她会忍无可忍,与父亲的总统任期撇清关系——似乎都不靠谱。

部分出于对家庭的忠诚,部分出于对自己未来雄心的考虑,伊万卡采取的是从长计议的策略。在不认同父亲的所作所为时,她选择了隐忍,这让她保住了白宫最有价值的资产:总统的信任。

“公开表达异议将意味着我不是这个团队的一份子。当你是团队的一员时,你就是团队的一部分,”她说,“这并不表示白宫的每一个人都持单一的观点——我们并非如此,而我认为这是好事,是健康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公开[互相]拆台,拆本届行政当局的台。”

夏洛茨维尔事件发生两周后,伊万卡和我坐在她白宫的办公室里,这间办公室在椭圆形办公室和她丈夫、总统高级顾问的办公室的楼上。尽管在白宫西翼办公楼,其它房间的内饰采用金色、米色和桃花心木色调的高档万豪(Marriott)酒店风格,但伊万卡的办公室采用一种有点令人震撼的白色色调。这位新近炼成的总统助理的品味,和她在自我控制方面的名声十分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