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过去的空气污染水平“令人恶心”

70BE132B-EDCF-4CAA-93F8-818B8150784A

Erika Ladouceur现居蒙特利尔,患有严重的哮喘病,对空气污染非常敏感。她在接受HuffPost采访时表示,自己在加拿大不同地区居住后的体验是,卑诗省基洛纳的空气最干净,而多伦多则是空气最脏的地方。
Ladouceur曾在西海岸的维多利亚居住长达八年,她的肺部已经适应了海边新鲜的空气,对污染非常敏感,以至于她拒绝了多伦多非常有前景的工作机会,移居魁省 Saint-Sauveur,一个蒙特利尔以北的滑雪小城。

如果不是因为她对空气污染特别敏感,其实她还是很喜欢大城市的生活,毕竟她很年轻,向往一份好工作。

“我曾考虑过蒙特利尔,因为我的人际关系网、朋友们都在那里,但是因为哮喘和空气污染,我最终还是觉得那里不是我的明智之选。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生活在加拿大的原因。”

当人们戏称加拿大是大农村的时候,其实是在说这里没有令人窒息的雾霾和拥挤的人群。

去年十月发表的一份大型科学研究认为,2015年至少有900万人因污染而过早离世。每年因污染而生的相关疾病死亡人数约有290万。

加拿大统计局在2017年春天发布报告,空气污染对对多伦多地区不同种族和社会经济群体的影响大相径庭。

研究者以为,新登陆的移民往往选择大城市作为最初的落脚点,例如温哥华和多伦多,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可能会前往较小的城市。

442EE887-B58A-412C-B0D4-469BA9FFCFB6

事实上,这个推论的第二部分是错的,“我们看到的是新移民留在了污染较重的区域,”该研究的联合作者 Lauren Pinault表示。

该报告显示,多伦多地区受空气污染影响的人群存在种族和社会经济因素决定的差异。

之所以选择多伦多作为研究对象,是因为这里相对于其他加拿大城市而言,污染较重,而且聚居着大量人口,其中42%是少数族裔,同时拥有36%的移民。

加拿大全国平均污染率是一立方米7.05毫克,多伦多是9.33毫克。

根据卫报的报道,2017年年初,北京的空气污染严重,每立方米是95毫克。这比之前一年的污染程度上升了70%。

BD9D5059-F228-48DE-9EF2-08AD7D0F472F

研究发现,加拿大少数族裔群体暴露在空气污染中的程度每立方米高于白人群体1.61毫克。如果考虑到社会经济地位,平均差异就更大。

低收入的少数族裔比高收入的白人群体暴露在空气污染中每立方米多2.08毫克。

报告称,“全国来看,被PM2.5影响的程度差别不大,但是在都市核心区,低收入群体聚居区的人比不住在这里的人受空气污染影响大。”

加拿大过去的空气污染水平“令人恶心”

过去六十年,加拿大空气质量经历了从“令人恶心”到“令人羡慕”的过程。当然,加拿大幅员辽阔,大部分地区无人居住。但是同时,加拿大人口的90%居住在离美国边境不到160公里的范围内。

DD8B2EF5-FC6A-43FB-A3BD-6E8D05F6A032

在这一水平方向的长条区域里,不但集中着大多数人口,还纵横交错着毛细血管一样的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这些道路承载着无数汽车、卡车,以及它们排放出污染物。这些污染物进而在社区之间散播。结果就是:加拿大的主要空气污染来源是交通运输。

多伦多人口密集,交通为全国最拥堵。不过,即便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也不一定能够缓解人们遭受的污染。

2017年4月的研究显示,多伦多地铁体系的空气质量和北京地铁的日常空气污染程度差不多。地铁里的空气污染物是地铁外的10倍以上。

只要是想想在地铁里会呼吸到和北京每天一样的空气污染都让大部分加拿大人望而却步。好在地铁外面的空气还很干净,比北京好太多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逃离城市污染,居住在魁北克滑雪小城呼吸纯净清新的空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避免乘坐地铁通勤。如果不是自己面对诸如此类的问题,可能人们根本意识不到多伦多的空气污染。如果有钱,问题的解决就容易多了。

去年12月初,多伦多市府将每立方米的PM2.5颗粒物水平定在不超过28毫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