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贸易关系将重新定位 加中贸易关系将掀新篇章

 

特约记者  方 瑜

 

 

trump-nafta

 

web-02

 

就在加美貿易關係將重新定位之際,加中貿易關係將打開新篇章——

NAFTA即重启谈判
特朗普政府18日正式致函通知美國國會,計畫和加拿大、墨西哥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在國會接獲通知起的90天內,美國華府可啟動NAFTA的重新談判。這封信是由剛上任的美國貿易代表署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寄出。
依據90天知會規定,特朗普政府最快將自8月起開始與加拿大、墨西哥談判如何修改1994年生效的NAFTA。Robert Lighthizer表示美國希望這項談判工作能在今年底以前完成。依照規定,特朗普政府必須在7月中旬以前公佈NAFTA的修正藍圖。
Robert Lighthizer致函國會的信中強調,特朗普政府希望已有25年之久的NAFTA可以「現代化」。信中指出,NAFTA許多章節都已過時,無法反映現代標準,在NAFTA生效時仍在初期階段的數位貿易就是一例,現代化的NAFTA協定必須解決電子商務等議題並更新智慧財產權規定。
醜媳婦總要見公婆。外界關心,重新揭開NAFTA的面紗後,什麼是會列入必須談判的內容?列舉十大項關注議題:
1. 乳制品
早前特朗普本人已經對加拿大保護乳製品的政策表達不滿,因為我們對進口奶類製品設定270%的高關稅,還設有固定配額。加拿大設有供應管理系統保障乳農業,這種長期呵護措施在西方發達國家中很罕見,例如去年與歐盟達成的自貿協定中,歐盟針對乳品保護問題嚴重抗議,加拿大最終鬆了手,讓更多歐洲乳酪出口至加拿大。在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上,加拿大也願意再多開放3.25%。基於美國乳農業的壓力,NAFTA談判一定會棒打加拿大的供應管理系統,要求加拿大進一步鬆綁乳製品進口的限制。
2. 汽车零件
美國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希望汽車零件在美國自產自用,避免從亞洲等其他國家進口。但如何定義美國生產?如今只要是整車達到62.5%的零件產自美國就不需要課徵額外關稅,是否簡單把該比率提高即可?還是會有更細部的規範?這個政策會導致汽車價格上漲嗎?眞能讓汽車零件大廠都回到美國設廠?不少加拿大與美國汽車相關廠商都是分頭在兩國設廠,而這些汽車配件究竟算哪一國生產製造?
3. 电子商务
特朗普要為美國貨找出路,所以美國政府希望幫助加拿大購物者,能夠在低關稅的誘因下,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加拿大有世界上最具懲罰性的關稅系統,如果在網路上購買外國貨,金額逾20元以上就會被課稅,相比之下,美國的金額限制則訂在800元以上。有消息說,至少20元的門檻會被提高到200元,加國零售業已經繃緊神經,如果加拿大鬆綁這個關稅,代表可能更多加國人選擇網路購買美國商品,肥了美國店家,卻讓加國零售業更蕭條。
4. 公共工程竞标
特朗普政府計畫大興土木、擴大基礎建設,因此加拿大希望在自由貿易下能分到一杯羹,享受公平參與競標的權力,但美國則希望對外國競標者設限。再者,美國也抱怨難以進入加拿大公共建設項目,例如有些省刻意排擠外資,像之前魁北克風力電廠的工程案。美國軟件公司也曾抱怨,在考量隱私問題下,加拿大政府部門將他們拒之門外。特朗普與杜魯多都把基礎建設列為重點經濟項目,NAFTA究竟是讓兩國合作多?還是設限多?未來談判耐人尋味。
5. 劳工流动性
加拿大企業倒是很願意在未來NAFTA談判中能重新修改關於勞工流動的問題。因為現在的框架下,規定某些工作領域的人才可以直接獲得工作簽證,但這是反映1993年的經濟情況而定的規則,早已與現實脫節,當前最需要的數位人才根本沒有納入。兩國也都抱怨獲取工作簽證的手續文件太繁雜,希望儘量簡化。唯一的麻煩是美國又憂慮移民問題,放鬆工簽難免與移民問題掛勾處理。
6. 软木谈判
加美軟木糾紛如同春天必現的土撥鼠一樣,定期就要發作一下。過去兩國已經為軟木問題吵了四大回合,最近正要進行第五次的談判。由於軟木問題一直未列入NAFTA的協議框架內,這一次重啟談判,正値軟木談判也在進行中,兩國都已表明希望讓軟木問題列入NAFTA,未來就不需要單獨處理。
7. 酒 品
加拿大對菸酒品進口設立高障礙,美國政府多年抱怨加拿大對酒精飲品的關稅太高、規管太嚴。尤其不滿卑詩省和安省根本不讓販售進口酒類,為此美國甚至還曾發起過貿易行動。
8. 数位服务
數位化時代,國與國之間的數位戰爭也更激烈。例如,該如何規管網路世界的智慧財產權呢?再如,加拿大基於隱私保護,有“資料本地化”的規定,要求要把客戶個人信息存放在加拿大的伺服器,美國公司總對此抱怨不已。這些數位時代衍生的新課題,勢必成為談判另一大環節。
9. 电讯传播
加拿大一向堅持文化產業不屬於自由貿易項目,包括文字書籍、數位傳播等,因為文化是非常獨特的原創產業。不過美國具有龐大的文化傳播力量,所以它迫切希望加拿大能打開更多的電訊傳播大門,例如手機服務就很希望能登陸加拿大。
10. 汇率操控条款
初步已有消息顯示,特朗普考慮在更新版的NAFTA協定中加註禁止匯率操控條款。加拿大、墨西哥雖然不是美國政府匯率批評的焦點,但特朗普去年曾批評奧巴馬主導的TPP協議根本沒有把匯率操控問題納入。(下轉A3版)
(下轉A3版)加中自貿協定開啟對話
就在加美貿易關係充滿變數之際,加拿大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卻更緊密了。
四月底加中兩國的高層官員就舉行了一場私人晩宴會議,主題就是環繞著加中自由貿易協定。這場聚會的主題稱為‘加中經濟與金融策略對話“,在釣魚台國賓館舉行,加國代表有財長Bill Morneau與國際貿易部長Fran?ois-Philippe Champagne,中國代表則為外交部長王毅領軍。
緊接著,加拿大與中國兩國官員和專家在渥太華舉行了加中自由貿易協定探索性討論第二次會議。財長Bill Morneau說,未來兩國的經貿“對話、討論”將成為常態性,基於互惠立場一起合作。他說雙方在經貿成長的空間非常大。
前聯邦保守黨哈珀政府時代,加中兩國要談自由貿易協定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如今卻成為杜魯多政府的旣定目標。
隨著特朗普政府築起的貿易保護壁壘,加拿大人對中國的看法更正面了。4月底Abacus Data民調公司調查了1500人,調查提出多項問題,要求受訪者比較今日的美國和中國。結果多數人認為,中國「更試圖維護和平、避免衝突」(61%)、「表現更像是全球領導典範」(57%)、「為全球經濟成長做得更多」(56%)、「更穩定也更可預測」(54% )、「更尊重世界上的其他人」(53% )。多項數據皆過半勝過美國。美國只有在「言論自由」(84%)、「協助國內窮人」(61%)和「重視氣候變遷和環保議題」(57%)的表現上勝過中國。整體民調顯示,多數加拿大民眾對美國和中國的印象正發生轉變,多數認為中國比美國的表現更為穩定。
另一方面,因特朗普上任後對許多國家採取激進政策,該民調指出,有79%的受訪者認為全球緊張局勢升溫,若是美國要對北韓、敘利亞、俄羅斯或中國動武,同意與美國聯軍行動的加拿大人都不超過20%,大約50%的受訪者則希望加拿大採取中立或反對立場。
該公司執行長David Coletto認為,中國現在看來更像是個穩定、尊重他人、對全球經濟有幫助的大國。由此預見,今後加拿大人對於聯邦政府在政治上和中國加強往來、洽談自由貿易協定,將不會像以前那樣抗拒。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於5月初公佈的最新一項全國民意調查發現,在1654個受訪者中,68%認為中國已成為世界經濟的領導者;62%相信加拿大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經貿關係是很重要的;55%的人支持中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這個支持率比2016年的民調增加了9個百分點,2014年更攀升了19個百分點。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執行主席Stewart Beck笑說,感謝特朗普助力,讓加拿大人對中國的觀感改變了。隨著聯邦政府推進中國議程,加拿大人對中國帶來的正面能量信心度也提高了。當然,疑慮還是存在,例如民意調查中有64%受訪者憂慮加拿大更加容易受到來自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壓力的困擾,56%擔心中國便宜貨物流入本國市場。
Stewart Beck認為,加拿大人很成熟,看問題很全面。例如國民認同追求與中國更密切的經濟關係,但也期望政府呼籲中國政府尊重人權、引入民主改革。加拿大人不是傻瓜,知道中國對加拿大的興趣並不是因為想成為我們的朋友,而是加拿大是美國和拉丁美洲市場的一個戰略性的分支點,一個資源豐富又友好的貿易商,擁有優質的商品和服務聲譽。雖然兩國友好是基於利益出發,但無傷大雅,面對中國這個重要的貿易夥伴,加拿大更需要一個細緻的、長期的戰略方針。
有政治人物還是擔心的。聯邦保守黨臨時黨領Rona Ambrose在媒體上撰文指出,與美國商談NAFTA、好好爭取與美國的合作,是當前政府亟須做好的工作,所以任何可能導致與美國談判發生岔路分支的因素都應該儘量避免,與中國走得太親近就是一大問題。Ambrose認為,在對華貿易上,美國與加拿大立場是相近的,所以之前當中國揚言杯葛加拿大的芥花籽進口時,美國表態力挺加拿大,就是因為北美地區的穀物、蔬果、肉類等農產品都是希望出口到中國。旣然美中之間敵對,加拿大處理與美國關係時,中國問題就得更謹愼一點。
Kwantlan大學商學院敎授張國任則說,美國當然是加拿大最關鍵的貿易夥伴,但這並不妨礙我們與世界其他國家,包括中國建立新的經濟關係。況且美國特朗普政府的立場難以捉摸,今日笑臉接待,改日臭臉擺譜,連美國自己對中國的立場都反反覆覆。特朗普是商人,他旣然把國與國關係建立在商業利益上,那加拿大更要懂得運用類似的戰略手法,拉攏美國的同時,也不要忽視與新興朋友建立友誼。
一帶一路加國企業新機會
中國的一帶一路全球經濟高峰會日前落幕,加拿大也派出了國際貿易部代表參與,這是中國領頭帶領著世界多國共同開發新市場的計畫,是加拿大商界大好機會。中國要協助中亞國家造高鐵,難道龐巴迪不應該有雄心壯志搶大單嗎?
有人擔心一帶一路的成功會對加拿大不利,因為將稀釋了北美市場的重要性,或者降低中國對加拿大能源的需求。對加中經濟有深度硏究的中國國家經濟交流中心硏究員吳鵬說,思考經濟成長要從增量、而非限量的角度出發,經濟需求旺盛,自然不用擔心羹不夠分。吳鵬說,過去加拿大依偎著美國,對新市場的著墨太少,隨著全球經濟板塊東移,加拿大也要跟上腳步,參與拓荒冒險的隊伍中。
長年指導加拿大學生認識亞太經濟動向的Capilano大學商學院敎授朱欣硏說,卑詩省政府應該在中學課程內,多增加關於亞太文化與市場的認識,也要鼓勵更多大學生到亞洲國家實習交流,培養年輕一代新的世界觀。
中國作為新興經濟體挽救了世界經濟,給全球經濟帶來了一股向上的力量,雖然加拿大距離中國的確遙遠,但從亞投行到一帶一路,可以預見條條大路通中國,加拿大經濟的動能可望在這條新軌道上高速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