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卫生部不懈努力 中国终止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 厘清“活摘”真相

据华盛顿邮报记者Simon Denyer(西蒙·邓伊尔)9月15日的报道,经过中国卫生部官员的不懈努力,中国已经终止了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中国人民走上器官捐献的正轨。华盛顿邮报的研究和报道还驳斥了来自美国、加拿大对于中国器官移植的不实指控。报道译文如下。

092512
中国的器官移植体制曾经受到国际器官移植界的蔑视和愤怒,原因之一是医生从被判死刑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并将其移植给那些支付高价获得器官移植优先权的患者们。
多年前,中国曾经否认摘取死囚器官的事实。但是现在,中国承认了这一历史并已宣布不再会有此类操作模式——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位卫生部官员坚持不懈的努力,他在一位美国移植外科医生的默默支持下,在短短的十年期间改变了这一体制。
这位卫生部官员就是黄洁夫。他克服了旧模式中的既得利益问题以及中国人民传统观念中对死后被解剖的厌恶,建立起一个志愿捐献者注册登记系统。在这个新的中国模式中,捐献者可以通过无处不在的支付宝登记注册。目前,已有超过23万的中国人进行了在线注册。计算机数据库将捐赠者与符合标准的潜在接受者相匹配,一旦器官可用,就会以短信的方式通知医生。
现在,这种做法已经逐渐赢得了包括曾经强烈批评中国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外器官移植专家在内的专家们的信赖。
作为一位具有重要地位的澳大利亚医生和国际器官移植协会的前任主席,杰里米·查普曼曾严厉谴责过中国器官移植体制。但现在,他也表示“中国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然而,仍有很多人对中国器官移植的现状持怀疑态度,对中国的恶意谴责不绝于耳。
就在去年,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决议,谴责“中国政府认可强制摘取器官”,并指责中国共产党处决“良心犯”为移植医生提供器官来源。

0925122
黄洁夫及其全世界器官移植界的同仁们对指控予以驳斥。在他们的眼中,中国已经作为一个金融和技术大国伫立于世界舞台上,伴随着国内中产阶级的崛起和日益成熟,中国已经成功废除了以往的不良做法。

当腐败横行
由于使用死囚器官,中国受到国际器官移植界的排斥。在过去腐败、非人道的法律体制下,中国通过使用死囚器官建立起一个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移植产业。这个产业实际上是一个不受管制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器官不是分配给最需要的接受者,而是分配给出价最高者,由此而产生了巨大经济利益,但同时也置医德于不顾。
黄洁夫说:“经济利益导致了弊端,器官分配已经变成了一场财富与权力的游戏,没有社会公正性而言。”
每年从死囚身上获取的器官成千上万。但在过去的十年间,黄洁夫获得了中国政府最高层面的支持,并成功推动中国医疗机构摒弃了这一利润丰厚的做法。
自2010年起,黄洁夫逐渐建立起的志愿捐献者注册登记系统目前已经能够满足移植等待者的需求。该系统的建立是中国在器官移植领域的一大突破。

“弊端”的收益
中国2006年开始改革。黄洁夫首先公开承认“死囚器官是中国移植产业快速发展的基础。”这一在业界的公开秘密。
尽管受到各种质疑,甚至有时是持续困扰其工作的无端指责,但是在芝加哥大学移植外科医生迈克尔·米利斯的默默支持下,黄洁夫都顽强抵抗坚持改革,努力为新建立的器官分配系统清除障碍。
在北京办公室接受采访时黄洁夫说:“过去的十年非常艰辛,是一场与强大的既得利益者之间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战斗。”
黄洁夫和米利斯都在与洛克菲勒基金会及其附属机构中国医学委员会(CMB)有密切联系的医疗中心工作。大约十年前,他们在洛克菲勒和中国医学委员会主办的一次大会中相遇,并发现了两人共同的关注点——中国器官移植产业的运作模式。
两人一致认为,突然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是不可行的,只会导致黑市买卖猖獗。所以,他们决定逐步改变。在中国医学委员会的资助下,黄洁夫邀请米利斯担任重要的改革顾问,开始研究新的方法。
在不受管制的庞大体制下,中国拥有600多个器官移植中心。直至2007年中国立法禁止器官贩卖和外国人来华器官移植旅游后,经注册批准的器官移植中心数量减少到160家左右。
在中国红十字会的帮助下,中国人民走上器官捐献的正轨。经过不懈努力,黄洁夫在获得了中国政府的支持的同时也逐渐赢得了曾经对中国医疗行业持怀疑态度人士的支持。
黄洁夫称,中国去年有4080名已故捐献者捐献器官,2201名活体捐献者为亲属捐献器官,总共进行了13238台肝、肾、心、肺移植手术和器官移植手术,所有用于手术的器官均非来自于死囚。
黄洁夫说:“我们的系统透明且可溯源,并且知道每个器官来自于哪个捐献者,每个器官又分配给哪个受者。”
虽然这可能夸大了实际情况。但是,黄洁夫的同仁们表示,“目前违规操作仅仅属于个例,而非常态”。

死囚
中国法律目前并没有明确规定可否使用从刑事法庭判处死刑的囚犯身上获取的器官。黄洁夫本人曾在2014年底和2015年初的中国媒体发布会上表示,“死囚可自愿捐献器官”。黄洁夫现在否认了他的这些言论,并坚称对医院系统使用死囚器官“零容忍”。但由于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他今年二月在梵蒂冈大会上表示,“我敢肯定,现在存在某些违法现象。”
律师于文胜(音译)说,他的一个客户称,去年11月北京监狱一名被判处死刑的男囚收到一份表格,需要他签字确认“志愿”捐献自己的器官。
他说,“死囚可以选择不在表格上签字,但他们会遭受更多的虐待和痛苦。如果签字,他们死前的最后一段日子就会变得好过一些。”
然而,由于在2007年国家要求最高法院审查所有死刑案件之后死刑判决的数量急剧下降,死囚器官的供给似乎逐渐消失。

“血腥的器官摘取”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斯雷提南阐释众议院谴责中国的器官移植体制的决议时宣称,“我们不允许这些罪行在中国继续出现。”她指责中国在“冷酷无情的独裁”下对爱好和平的“法轮功”习练者施加迫害,以及在未经捐献者同意的情况下以“令人发指的不道德的方式”摘取器官。
这一指控的根据来源于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政治家大卫·乔高和记者伊森·葛特曼这三人多年的研究调查。他们声称,中国每年秘密进行6-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大部分器官来源于自1999年“法轮功”被镇压后被秘密拘捕的“法轮功”学员
但是,《华盛顿邮报》的研究和报道驳斥了这些指控。
移植患者必须终身服用免疫抑制药物来防止体内移植器官排异。根据美国医疗保健信息企业-昆泰提供给《华盛顿邮报》的数据显示,中国免疫抑制药物的需求份额在全球需求份额的占比与中国所公布的移植数量在世界移植总量中的占比基本相符。
昆泰北京的客户经理徐佳鹏说,数据中也包含中国的仿制药。他说中国绝不可能暗中秘密进行移植以达到6-10万例如此之多。
有些批评者指出,中国也可能暗地里为大量器官移植旅游外国人提供移植服务,所以使用的免疫抑制药物不会出现在其数据中。但这种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
世界卫生组织收集全球的移植数据信息,世卫器官移植项目主管官员何塞·努涅兹说,“与来印度、巴基斯坦或美国移植旅游的外国人数量相比,或与中国过去的移植旅游人数相比,2015年,来中国移植旅游的外国人数量是非常低的。”
查普曼和米利斯称,中国每年的移植量远超每年24000例的美国是不可能的,即使在过去中国使用死囚器官时候的移植量也不可能达到如此之多。
而且为“法轮功”人员辩护的律师也否认了那些指责中国正在摘取死囚器官的言论。
“我从来没听说过器官取自于尚未死亡的囚犯。”梁晓军说。他称自己已经在民事案件中为300-400名“法轮功”人员进行了辩护,而且他知道仅有3名或4名“法轮功”人员死于狱中。
在中国,尽管国家抵制“法轮功”,但是如果有“法轮功”人员凭空消失,其家属可以说出实情,寻求正义。
专家们说,如果每年有成千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处死刑,那这些信息将会被披露的。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美国国务院和“法轮功”组织网站已经各自试图预估中国政治犯的数量。他们预估的数量从1397名到“成千上万”名——而这还比古特曼和其他人所说的50-100万名少了许多。

09123

她总是乐于助人
中国器官移植业具有象征意义的标志物是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一座位于天津市东北部的14层大楼,是亚洲最大规模的器官移植中心。
在大厅中,一段视频正在宣传此中心提供的肝肺心胰专业移植服务每年挽救成千上万名患者生命。
在最近一次访问中,我们采访了移植病房里少数的巴基斯坦、利比亚和中东患者。两名巴基斯坦患者家属说,他们自己带了捐献者来此,尽管其中一人承认其捐献者与接受者没有亲属关系,这违反了中国法律。
这些家庭表示,他们需要支付7-8万美元的手术费用。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公共关系部(移植中心的运营部门)部长魏国欣(音译)说,“对中国使用“法轮功”人员器官的指控简直是荒谬可笑,这是反华阴谋的一部分。”但是,随后我们请求了解在中心进行的移植的数据和外国病人的数量,她没有做出回应。
但在北京,医生说,志愿捐献者源源不断地为移植手术提供器官。
当72岁的陆文(音译)在除夕夜突发脑溢血,靠医疗设备维持生命时,丈夫赵宏希(音译)毫不犹豫地同意将妻子的器官捐献用于挽救他人的生命。
“她总是乐于助人,想要贡献自己的力量,”中国人民解放军退役工程师、忠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赵宏希说,“如果这些器官有用,应该将其用来帮助别人,这也是延续我妻子生命的一种方式。”
两个女儿也很快就同意捐献母亲的器官,尽管47岁的赵薇说她起初有点犹豫:她曾经想在停止维持设备的时候握住母亲的手,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医生必须迅速地切除母亲的器官。不过,她说,“我很快就认可了捐献器官的这个想法。因为她信仰基督,所以接受了家人的决定。”
她说:“当我在医院楼下等待母亲离世的时候,我强烈地感觉到母亲带来的无限爱意。”

(来源:美洲华联社)
(英文原文链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asia_pacific/in-the-face-of-criticism-china-has-been-cleaning-up-its-organ-transplant-industry/2017/09/14/d689444e-e1a2-11e6-a419-eefe8eff0835_story.html?utm_term=.2f0dab6aace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