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别小觑中国农民存款 催生首家十万亿个人存款银行

28B1676F-0EE6-4021-A551-C0ABA327581C

可别小觑农民伯伯的存款了,他们催生了首家十万亿个人存款银行!堪比整个公募基金规模

10万亿元,我国首家个人存款规模突破此规模的银行宣告诞生了,这堪称中国银行业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

如果您对10万亿个人存款规模概念尚不清楚的,记者给您做个对比你就秒懂了。中基协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我国境内113家基金管理公司资产合计为11.6万亿元。这样意味着,上述一家银行的个人存款规模几乎追上了我国全部公募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了。

它是哪家银行?它不是巨无霸的宇宙行,不是零售之王的招行,更不是网点最多的邮储,它是农行。记者独家获知,农行的个人存款规模已在二月初突破了十万亿大关,而这个消息将在后续的农行一季报中得到验证。

如此,余额宝甩开招行的零售存款怕什么,咱农行的个人存款规模还相当于中国人存了一整个中国的公募基金呢。

揽储逆势凶猛

虽然银行的存款增速整体放缓、货币基金等对储蓄的分流效应正在加剧,但随着居民财富的增加,基础本来就比较稳固的大行个人存款总额,都总有一天会突破十万亿——无非时间快慢而已。

但最快站上这个关口的,居然不是宇宙行,而是农行。

其实从已知的确切数据,我们也能够倒推这一可能性。从能够找到确切个人存款数据的诸份2017年半年报中(别问我为什么不用三季报数据,三季报多家银行都只披露各项存款总额,不披露个人存款余额),建行个人存款7.14万亿元、中行4.45万亿元、工行8.49万亿元、农行9.2万亿元。

如果光看数据,那么农行显然也是最有可能率先突破十万亿关口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发生的时间窗口。

农行三季报中有句话很关键,“个人存款为9.35 万亿元”。也就是说,该行个人存款去年前九个月增长了1500亿元。如果照这个增速,那么农行个人存款破十万亿的时间按道理应该要发生在2018年末,但现在在2月初就实现了,只能说明农行近半年来个人存款增长太凶猛。

逆流而上往往才能彰显实力,衡量银行亦是如此。

农行可以说是逆势揽储的典范。请先看一组数据——央行公布的中资全国性四家大型银行(工、农、中、建)人民币信贷收支表显示,2017年1月末的时候,四家大行的个人存款总额为29.7万亿,而到了12月末,这一数据略微下降,变成了29.28万亿。其中,活期从13.83万亿降到了13.38万亿;定期由12.76万亿降到了12.08万亿元。

我知道你掐指一算想说“咦这两组数怎么对不上”,那是因为我这刨除了结构性存款的增长——结构性存款正在越来被零售客户青睐,余额从去年1月末的5688.34亿元增长至8283.21亿元,涨幅很大。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不到各家银行具体的数据,但按照央行中资全国性四家大型银行人民币信贷收支表的数据来看,四家大行去年末的个人存款相较年初是下降了的(而公司存款是上升的)。很明显了,肯定有一到几家的个人存款是减少的。当然,具体情况只能各家年报出齐再分析了。

今年2月初站上十万亿,可以说农行是在一个存款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拼命逆流而上。

不要小看农民伯伯存钱的积极性

我们选取了宇宙行工行、以零售业务著称的招行、网点最多跟农行布局最像的邮储,来进行一个横向比对,看看农行身上另外一个气质鲜明的烙印——从个人存款在总客户存款的占比,说明老百姓有多爱去他那存钱。

还是以2017年半年报数据为准(没办法,半年报披露的比较详细):工行公司存款10.33万亿,个人存款8.49万亿;招行公司存款2.77万亿,个人存款1.37 万亿;农行公司存款6.26万亿,个人存款9.2 万亿;邮储公司存款1.19万亿,个人存款6.72亿元。

发现了什么?连宇宙行和零售之王都干不到的事情,农行和邮储做到了——客户存款中,个人存款不仅占比要比对公存款高,绝对额也比公司存款要大。散户存款干趴下公司,放眼整个A+H股上市行,实在太难见。尤其是邮储银行,如果从占比来说,该行堪称最受农户欢迎的银行,可见一斑。

有意思的是,农行和邮储都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共同点:网点深,网点多。查阅财报可知,截至2017 年6 月末,农行境内分支机构共计23686 个,除了37 个一级(直属)分行、365 个二级分行(含省区分行营业部)外,农行有3505个一级支行(含直辖市、直属分行营业部,二级分行营业部)、19719 个基层营业机构以及55 个其他机构。而邮储,更是以网点数量超四万个著称。

网点下沉正在显效。去年9月末的时候,农行存款总额16.37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3万亿元,增长8.86%。按存款业务类型划分,公司存款6.51万亿元,个人存款9.35 万亿元,其他存款5057.66 亿元。

重点是,仅县域金融吸收的存款,就达到了6.98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8.67%。县域存款的意思是,农行通过位于全国县及县级市(即县域地区)的所有经营机构,向县域客户吸收的存款。存款业务又和贷款等业务一起,统称为县域金融业务,又称三农金融业务。

彼时(去年三季度末),农行的资产总规模达到了20.92万亿。

庞大的网络。从这点来说,扎根农村,实体网点给农民伯伯的信赖感是一部手机、一个虚拟账户、一串数字无法取代的。

不要小看农民伯伯对存钱的积极性。而正是这无可取代的网点,让农行和邮储“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揽储扩张路线得以经得起检验。

未来的挑战

对于农行的渠道优势能否继续、在更多银行下沉客户服务渠道的竞争格局下又面临何种挑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有着自己的思考。在他看来,首先农行目前的“快人一步”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如下几点:

1.县域经济总量呈扩张态势:投入更多、基数更低,增长的速度相对于城市地区会更快;

2.农村地区金融产品饱和度和竞争度都没有城市高;

3.客户结构以农村地区居民为主,对金融便利性与利率敏感性的要求没那么高。

“客户结构很重要,农村居民占比高一点的、二三四线城市占比高一点的银行,所受到的冲击可能会相对小一点。具体到农行和邮储来说,他们长期扎根农村地区,相应的产品创新和营销可能更贴近于这些地区客户的需求,所以它在当地吸收存款方面的优势就会显现出来。”曾刚对记者分析。

曾刚同样指出,这样的优势能否在未来延续,是面临挑战的。“现在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下沉到农村去,包括股份制银行,甚至互联网金融,其他的国有大行也都加强了对县域的布局,随着未来普惠金融和精准扶贫的发展,未来很多机构都会在加大对农业农村的这块的投入。这意味着原来竞争不那么激烈的县域,未来竞争会很激烈。此外,在同业和互联网金融等的冲击下,原来对利息不那么敏感的储户,他对利率的敏感性户提升。扎根三农的银行未来如何将优势继续,很值得期待。”曾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