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朝鲜表态软了!川普获得一个战术胜利

最新消息,针对川普24日深夜(东亚时间,下同)发出的取消新加坡会晤的威胁,25日早上,朝鲜中央通讯社已经发出回应报道。

朝鲜第一副外相,原六方会谈朝鲜代表团团长,首席谈判代表金桂冠回应到,朝方愿意在任何时候与美国对话。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已尽最大努力,来与特朗普会谈。

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本来,川普的信就没把路封死——“如果你改变了关于这场极为重要的峰会的想法,别犹豫,给我打电话或写信吧。”写这样的话,已经很明确是在谈判前的提前叫价,结果,朝鲜还价了。

【态度大变脸,朝鲜很迫切需要这场谈判】

本来,金桂冠在16日就表示,对于美国单方面强求弃核的对话不感兴趣,会重新考虑原定6月12日举行的朝美首脑会晤。美国应三思。

而另一位朝鲜外务省副相、原北美局局长崔善姬24日的表态则更为强硬而激烈。

她说到,美国如果继续亵渎朝鲜的善意、蛮横无道的话,将向朝鲜最高领导人提议重新考虑朝美首脑会谈。

她还说,美国的要求是实现朝鲜完全的、可验证的、不可逆的无核化。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不自量力。

崔善姬表示,是美国先请求进行对话,却散布好像是朝鲜要求对话的错误舆论。

她最后强调,“我们不会乞求与美方的对话,若美方不能与我们相向而坐,我们又何必挽留。”

好了,现在不需要提议重新考虑了。川普已经在24日深夜主动把会谈取消了。可这下反而是朝鲜坐不住了,结果放低姿态,反过来表示愿意会谈。

现在川普已经可以确信,朝鲜有迫切的求和欲望——至今不理解这一点的人很多,以后细说吧。

那么,抛去姿态高低,我们还是来看谈判本身吧。

【几乎不存在的信任】

本来,朝美双方各自的谈判目标都很公开而明确:朝鲜要的是美国对其体系制度的承认与安全保证,美国和国际社会要的是朝鲜彻底弃核。

这样的交换看似并不难,但在实践中,却遇上了这样的困境。

朝鲜提出:只要美国致力于结束朝鲜战争,并且保证不进攻朝鲜,朝鲜就愿意放弃核武器。

美国提出:朝鲜必须首先全面弃核,并接受IAEA核查,之后美国再一次补偿到位。

这就是类似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了。其实,金日成在1994年就告诉卡特,美国与朝鲜之间的根本问题是缺乏相互信任。

现在,20多年过去,在实践中美国与朝鲜更加不存在信任可言,都将对方看成一个出尔反尔的对手。

【美国摆出的天堂诱饵与地狱威胁】

从国安顾问博尔顿,国务卿蓬佩奥,到副总统彭斯,川普团队都在以近乎最后通牒的形式,要求朝鲜去核化必须一步到位,必须是“全面、可核查、不可逆”,甚至特别强调“永久性”。

前一阵,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向朝鲜提出了一个诱人的承诺,并透露了更多地细节:美国届时将允许私人资本进入朝鲜,这些资本会投资朝鲜的基建和农业,为他们带去急需的设备和技术。

但美国也同时非常明确的表态,在朝鲜不可逆可核查的彻底弃核之前,军演不会停,制裁也不会解除,经济补偿也不会到位。

川普团队不仅大谈朝鲜如果放弃核武器,将得到财富和安全,但同时又发出威胁:如果拒绝,迎接朝鲜的将是真正的“利比亚模式”。

但是,在真正获得安全保证之前,朝鲜是不可能真正弃核的——

这里说的弃核,远远不止废弃一个已经炸塌了的试验场,而是放弃一切核武器及现有核计划,交出已有的全部核资料、核材料与核武器,彻底炸毁现有可用于核武器研发的核设施,接受IAEA的核查。

但在伊拉克的侯赛因和利比亚的卡扎菲因开展核弹诉求而不得,最后失去政权乃至生命之后,朝鲜领导层更是将核威慑看作自己的救命稻草。

“近年来,迫于美国的强权和压力而中途弃核的一些国家的悲惨遭遇,更加明确地证实了朝鲜的选择何等明智和正确”,“这样才能保证国家和民族的自主权”。

【信用支持其实也不算太难做到】

但是,现实形势已经逼迫朝鲜必须做出选择。严厉的国际制裁已经逼迫朝鲜必须尽速求和。

按朝鲜的最新主张,弃核与和平机制应该分步骤分阶段,以行动换行动,善意换善意,相向而行,每个让步都要有能看得见的回报。

说到底,美朝的承诺需要一个第三方来监督和确认,甚至是执行。中国就是这个美朝解决核问题,提供信用支持不可取代的第三方。

现在,是各方需要展开新一轮建设性外交接触的时刻。

美国上世纪90年代的的实践已经充分证明:在武力极难、实际上不能成为选项的前提下,开展对话与合作,才有希望真正解决朝核问题。

【现实中的其他问题——在谈判手腕之外】

除了步骤顺序先后问题,还有美国怀疑朝鲜在用缓兵之计,要求朝鲜永久的无核,而不是暂时的弃核。

所以,美国才如此强调“永久性的、可查证的、不可逆的去核(PVID)”。

“你在谈论你的核能力,但我们的核武器是如此之多、之强,以致于我要向上帝祷告,它们将永远不会被使用。”

大国与其说是怕小国的核武器,不如说是讨厌小国拿着核武器就想与其平起平坐的感觉,别以为有核武器就有要价的资本。

双方现在虽然差距还很大,所以互相不免各种场外动作,来抬升要价。但到了如今的局势份上,最后还是得必须谈的,只是节奏还得再拖一拖。

但说到底,不论是那边在玩什么骚操作,最后还是会变成两个大国间的角力。

记住,大国对小国,小国对大国,大国对大国,这之间的手法与玩法都是完全不同的。不看到这个层面,就不能真正看懂朝核问题。

早前文章:又砸场了!背后是“美国锤子”的回归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唐驳虎

北京时间24日晚上近22点,美东当地时间上午近10点,美国白宫突然发表声明说,川普宣布取消与金正恩于6月12日在新加坡的会晤。

真叫人拍案啊!等朝鲜刚刚把丰溪里核试验场炸了,川普就拿出一封早就准备好的信,宣布取消会晤,太狠了!这就叫掀桌子啊!

川普信中的借口是这样的,“由于你方最近声明中所表现出的巨大愤怒和公开敌意,我感到在这个时候举行这场期待已久的会晤是不合适的。”

最后还羞辱了一番——“如果你改变想法,觉得有必要进行这场极为重要的峰会,别犹豫,给我打电话或写信吧。”。

这一下就回到了当年小布什时期的朝核僵局当中,美方提高要价,咄咄逼人(以后有机会和大家细谈)。

【朝鲜的期盼与美国的开价】

在4月底的朝韩首脑会谈上,金正恩对文在寅明确表示,只要美国致力于结束朝鲜战争,并且保证不进攻朝鲜,朝鲜就愿意放弃核武器。

这也是朝鲜最高层在“弃核”条件上作出的最明确的表述。丰溪里核试验场的废弃,也被视为朝鲜通往无核化的第一步。

但是显然,金正恩的要价,也就是要求美国保障朝鲜体制的安全。

按朝鲜的公开主张表态,应当分阶段、同步推进实现无核化,朝鲜让一步,美国让一步。

例如依次为放宽制裁、设立代表处、签署停战协议,取消制裁、升级为联络办公室、建交、建立大使馆等等。这样每一步互换利益,平衡让步,用无核化目标,交换体制安全的保障。

但欲获得重大国际战略成果的川普,或者自小布什之后的美国政府,提出的都是朝鲜须首先全面弃核,并接受IAEA核查,之后美国再一次补偿到位的方案。

【怎样才算弃核?】

来看另一面,从2003年以来,美国对朝鲜的要求一直是“完全彻底、可查证的、无法逆转的无核化”(Complete,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ismantlement,即CVID)。

这一要求,也一直被写入从2006年以来的历次安理会制裁决议,可谓是国际社会对朝鲜无核化的原则共识。

按表述,应包含如下要求:

完全彻底,意味着朝鲜要废弃所有核武器,并完全拆除朝鲜国内的铀浓缩和钚再处理工厂,并将废弃的朝鲜核武材料运到美国能源部掌管的田纳西州橡树岭国家实验室保管。

可查证的,是指朝鲜要公开所有核与导弹设施的位置,并允许公开检查。验证工作将交由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负责。

无法逆转,则指的是朝鲜断绝再发展核武器的意图与能力。这就产生了分歧,究竟如何才算不可逆转呢?

【从“完全”到“永久”,美国提高要价】

但从5月份以来,在朝美首脑会谈即将举行之际,美国提出了“PVID”的新概念。

所谓“PVID”是指“永久性的、可查证的、不可逆的去核(Permanent 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ismantlement)”。

这将之前“CVID”概念中的“完全的(Complete)”换成“永久性的(Permanent)”,自然是比“CVID”更为强力的概念。

若适用CVID原则,则只要完全废弃和处理核武器即可。但若推进PVID,就要将朝鲜的核开发能力“连根拔起”,使其永远都不能再制造核武器。

为此,要对朝鲜的核科研与技术能力人员进行彻底管理。

一个曾经被提出来的要求就是,要求朝鲜现有的上千名核专家全部移居国外,在美国的监视下居住与生活——因为“把核知识从他们的大脑中抹掉是不可能的”——这也太有创意、太狠了。

从两次前往平壤与金正恩会谈的国务卿蓬佩奥,到著名的超强硬鹰派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白宫要员在5月初都在坚持这一新的要价。

但是,首先提出来的,是5月2日的博尔顿。



【号称“美国锤子”的总顾问】

早在小布什的国家安全团队中,就有一批对《朝美核框架协议》最坚定的批评者。

他们的意图是摧毁90年代稳定朝核问题的《朝美核框架协议》,进而摧毁朝鲜政权——他们做到了前者,但没能做到后者。

其中最狂热的家伙,是谁呢?就是约翰·罗伯特·博尔顿。

博尔顿1949年11月20日出生,天蝎座,从蓝领家庭挤入精英名校耶鲁大学,取得法学学士和法学博士学位。1974年起在华盛顿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律师,五年后,美国国际开发总署需要一名律师顾问,雇用了博尔顿,从此他走上为美国政府工作的职业路线。

1985年-1989年,在里根政府担任助理司法部长;1989年-1993年,在老布什政府担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2001年-2005年,在小布什政府中出任美国国务次卿,主管军备控制与国际安全事务——没错,就是朝鲜与伊朗核问题。

博尔顿任上猛烈抨击克林顿的对朝接触政策,一直在寻找一个“锤子”来“粉碎”克林顿政府与朝鲜签署的1994年朝核框架协议框架,对此朝鲜的回应说:“这种人类败类和吸血鬼无权参加谈判。”

后来小布什趁着国会休会,用行政命令任命他混着当了一年的驻联合国大使,最终通不过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同意,只好辞职。

博尔顿是小布什政府中最硬的鹰派人物,战争狂人,追求大杀四方的快感,一直以来都强烈支持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主张对伊朗的核武器计划采取强硬态度,并公开指责金正日,主张严格惩罚北朝鲜。

你认识这个人么?以前不认识没关系,现在应该认识一下。这位博尔顿就是川普3月底新任命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国际事务的总参谋。

他的名言是,“美国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与钉子的关系,美国爱敲打谁就敲打谁。”

【朝鲜的想法与美国的想法】

而这次川普的表现分明就是“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

前一阵,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向朝鲜提出了一个诱人的承诺,并透露了更多地细节:美国届时将允许私人资本进入朝鲜,这些资本会投资朝鲜的基建和农业,为他们带去急需的设备和技术。

但美国也同时非常明确的表态,在朝鲜不可逆可核查的彻底弃核之前,军演不会停,制裁也不会解除,经济补偿也不会到位。

川普团队不仅大谈朝鲜如果放弃核武器,将得到财富和安全,但同时又发出威胁:如果拒绝,迎接朝鲜的将是真正的“利比亚模式”。

但现实的问题是什么呢?美国毫无信用可言啊!

不说远的案例,5月8日川普退出伊朗核协议,不惜破坏和平进程,瓦解美国的欧洲联盟。在累累案例面前,谁还敢相信美国?

从2002年小布什终结核协议,到朝鲜真正造出核武器,重新与美国走向谈判桌,用了整整16年时间。这艰苦卓绝、激烈角力的外交博弈过程,走了这么多年才走到一半,我们先且行且观察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