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找到母亲和家

(Alisa Siegel/CBC)

在加拿大找到母亲和家

81岁的安省老人帕特里夏.安佐维诺(Patricia Anzovino)几年前患了脑血管性痴呆,这是老年痴呆症中很常见的一个类型。老太太是个退休教师,有四个子女。生病以后,过去的许多人和事都想不起来了。不过她仍然记得普拉西德,以及他二十多年前刚到加拿大时的样子。“他孤零零一个人,人生地不熟。但他真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又懂事,总是尽量把事情做妥当。”

1994年,种族大屠杀在卢旺达和南邻布隆迪蔓延。19岁的布隆迪医科学生普拉西德.鲁拔巴扎(Placide Rubabaza)失去了父母,只身逃亡。那年冬天,他辗转来到加拿大。在安省伊利堡,一个好心的移民官见他只会说法语,就把他带到帕特里夏帮助创办的“北方之家”收容中心。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CBC记者Alisa Siegel今年年初采访了他们。这篇题为《Just To Have Had You》的报道不久前在纽约国际广播艺术节上获奖。
鼓励普拉西德为达成心愿努力

在普拉西德的婚礼上,帕特里夏和他相拥。(Submitted by the family/CBC)

普拉西德现在已经是医生和三个孩子的父亲。他回忆说,到达收容中心的第二天,他见到了帕特里夏,一位说话很快的高个子白人女士。那时帕特里夏还没有退休,丈夫去世了,儿女已经成年。她把许多时间用来做义工,是当地有名的热心人。

她很同情普拉西德,经常去看他,并督促他看书学英语。普拉西德说,她那时总是说不上三句话就问他在看什么书。这可能是她当老师的职业习惯。但是她也让普拉西德明白,只要他肯努力,就能做成他想做的事。
那时普拉西德的梦想是重返医学院。帕特里夏开车带着他跑了好多地方,但没有一个大学承认他过去的学历。帕特里夏建议他退一步,重新去上一年高中。他接受了。后来的事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普拉西德以优秀的成绩高中毕业,过去拒绝他的大学现在愿意给他奖学金。他去了渥太华大学。在该校生化专业本科毕业后,他终于如愿进了医学院。现在想起拿到医学院录取通知书后给帕特里夏打电话那一刻,他还是很激动。他说,作为一个难民和移民,他被太多的人泼过冷水,说他想上医学院是不切实际。但是帕特里夏一直对他有信心,而且一直在帮他。这对他的重要程度如同整个世界,是只有一个父亲或母亲才能给他的。
回报老人
普拉西德成家立业以后,仍然和帕特里夏关系亲近。她的一个外孙得了脑瘤,普拉西德竭尽全力帮助他。帕特里夏生病后,搬回家乡林赛市,住进了离她长大的农场不远的一家疗养院。普拉西德常去探望。他说,帕特里夏的病没有影响他们的关系。他们仍然亲如母子,还是能像过去一样谈笑,看照片,甚至跳一会儿舞。
普拉西德说,在布隆迪传统里有一个词:“ubuntu”,大概意思是善待他人。当你从别人那里获得了ubuntu,它就长在你的身体里了,你所能做的就是用同样的方式去对待别人。这也是这些年来和帕特里夏一家的相处教给他的。
(据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