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房价惨:买楼花赔进婚礼费 他们悔不当初

abid_mirza_6.jpg

近期,多伦多房市似在复苏,但对米扎尔(Abid Mirza)及其未婚妻辛格(Sapna Singh)来说,有点太迟了。为新婚生活做准备,他们早在2017年2月安省房市最火爆的时候,买下了巴里(Barrie)的一栋楼花房。

如今面对即将交割的新居,这对未婚夫妻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现在那栋房屋的估值,比他们签约时的63万9,900元要低大约10万元。

签买楼花的米尔扎是一名博士生,从事通信工作。他对《多伦多星报》表示,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新居的价值才能回升到签约时的水平,与此同时,他们要承受已经攀升的房贷开支。为了拿到新房的贷款,这对夫妇只能向B级贷方求助。这样的贷方虽然对借方的申请资格要求较低,但收取的利率较高。

辛格说,他们攒足了首付,是首次置业者,但没想到走低的房屋价值让他们赔进去了举办婚礼的费用。

类似米尔扎和辛格这样的买家,去年大有人在。多伦多房地产经纪人和分析师帕萨利斯(John Pasalis)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项研究称,去年4月安省开征外国买家税以后,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988名房主损失了1.36亿元。

后悔无用

米尔扎说,在他们发现开发商卖的11栋类似楼花,开价远低于他们的签约价时,他们明白房市行情已经急转直下,因为近乎相同的房子开价竟大减13万元。让辛格感到不平衡的是,当她向比自己提前很短时间签约的买家打听时,发现许多人也比自己花的钱少。

米尔扎称,他们曾提出支付经纪费让建筑商把楼花卖掉,建筑商同意以60万元出售,那意味着他们得承受至少3.9万元的损失。建筑商也提出让他们换买更便宜的楼花,条件是不归还他们为旧合约预付的3.2万元押金,但可以更早交房。

建筑商的代理人曾经表示可能降价,还敦促他们一心一筹办婚礼,承诺尽一切努力确保新屋交割,但建商Colony Park拒绝降价或考虑夫妇俩提出的任何想法。

  买了啥样的房子?

米扎尔和辛格的父母家分别在旺市和宾顿市,迫于多伦多烫手的房价,只能委屈自己搬往偏远的巴里。他特别提到,他们买的只不过是1,500平方英尺、单车库独立屋。

巴里及地区房地产经纪人协会主席哈尔福德(Geoff Halford)建议,买家要放远眼光。 他说:“在过去五年里,(巴里)平均房价上涨了37%,(虽然)去年上涨后又回落,但仍比两年前高出15.7%。”

追踪安省新建屋销情的研究公司Altus Group的统计数据显示,巴里的独门独户住宅(含独立、半独立和镇屋)的平均开价,从2016年5月的37万0,108元,猛涨至2017年5月的49万9,511元。今年5月,平均开价也有51万6,353元。Altus提醒,这仅仅是当月现有房型价格的反应,不一定是趋势。

上周才去看过正在施工的楼花的米扎尔还在担心房子能不能按时交割。原本应该在2017年9月11日竣工的新屋,已经一拖再拖,被延后至今年8月8日。定于秋季完婚的夫妻俩如今只盼望,新房能够顺利交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