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温哥华买不起房也租不起房 租户颠沛流离

A high-resolution panoramic image of Toronto's city centre skyline, with the CN Tower in the centre.

多伦多和温哥华两地的房子买不起,而一些房东还在赶走老租客。租客们发现,可负担得起的出租房也越来越少。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弗莱彻(Joanna Fletcher)和她10岁的儿子住在温哥华东面的一间卧室的公寓里。这座大楼里有老鼠和霉菌,而她的新房东正在威胁这要把他们赶出去。

  “根本没地可去”

虽然这种种的理由都在逼着他们离开,但弗莱彻说,她正在争取能尽可能长时间的留在这个公寓中,因为在同样的地区,她租不起更贵的房子了,离开这栋公寓也将意味着她的儿子要离开现在的学校。

她住在她的温哥华公寓8年,每月支付约930元的租金,其中包括基本的网络费用,租约明年二月份到期。

弗莱彻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失业但正在寻找工作。她说她多年来一直在寻找两居室的住宅,但找到合适的不容易,该地区符合她条件的出租房租金是现在的2倍多。

“这可不是我随便挑就可以住进去的,我根本就没有地方去。”她在接受加通社采访时说。

她租的公寓大楼最近被卖给了一家公司,弗莱彻说,新房东在1月份开始告诉租户,如果他们在4月份搬出去,会给他们3个月的房租。如果她在2月中旬之前签署协议搬出去,她将获得5个月的租金,但她拒绝了,因为和这点钱和新住处增加的租金相比是杯水车薪。

弗莱彻决定等待驱逐通知。她希望这将至少需要8个月的时间,因为城市批准开发房产的法律文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该市表示,该公司尚未收到任何开发弗莱彻所住物业的申请。

卑诗省租户资源和咨询中心的发言人坂本(Andrew Sakamoto) 表示,房东驱逐租户的常见理由就是整修或重建。

  赶走租客 提高租金  坂本说,该省的“住宅租赁法案”应该改变,将驱逐租户的通知时间增加1倍至4个月,并为租户提供更大的赔偿。他说,可出租住房的数量可能是一个问题,但是强有力的保护住户的法律可能会帮助供应满足需求。

与此同时,另一名女子也正在多伦多寻找一个能称为家的落脚地,多伦多的租金也在不断的飞涨。

30岁的泽帕(Jillian Zeppa)在一家非营利性教育机构工作,去年秋天她从一间卧室的地下室套房被逐出后,在朋友的住所住了6个月。泽帕说,当房东决定自己搬回来住时,她已经在那里住了16个月。

她把被驱逐一事向安省的出租房屋执法部门投诉,并获得2,000元的赔偿。但泽帕说搬家的成本,存放她的财物,寻找一个新家所耗费的经历的压力,她希望能得到2倍的数额。

安省的住房倡导者表示,泽帕的情况反映了一个趋势。Metro地产租户协会联合会执行董事登特(Geordie Dent)表示,在过去10年中该机构接到面临驱逐租户电话的头号原因是未付租金。

但去年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房东们自己要住出租房“爆炸式”增长。“可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不诚实,这意味着房东实际上并没有搬进来,这只是推动租户能够抬高租金。”登特说。

安省政府去年9月通过制定新的规定,要求房东如果驱逐租户,得向租户支付1个月的租金。如果房东在驱逐租户后一年内打广告出租、拆除或将房子转为其它用途, 表明他们其实自己没有使用出租房, 他们还可能面临高达25,000元的罚款。

登特说,在很多情况下,房东希望摆脱支付最低租金的老租户。他补充说,向新租户收取更高的租金可能足以应付处罚。

泽帕每月支付1,050元房租,但再找到这样交通方便的住所几乎不可能了,经过数月的搜寻后,她于4月1日搬入新的公寓。但是,每月房租为1,300元,占她收入的45%,而且新住所离工作的地方要花费一个小时的通勤,不能步行和骑自行车抵达。

她说,如果她再次被驱逐,她更有可能考虑到其它地区生活和工作。“这整个经历让我意识到多伦多不会是我永远的地方。”她说。

  政府早期未建够出租房

泽帕和弗莱彻并不孤单,全国各地城市很多人都处于住房负担能力危机之中。

加拿大房贷与住房公司(CMHC)称,去年全国平均租金上涨2.7%至每月947加元。同时,可以租的房子正变得越来越少。 CMHC表示,2017年全国城市的房屋整体空置率为3%,低于2016年的3.7%。

该公司在其关于出租房屋的年度报告中表示,对出租房屋的需求超过了供应的增长,而能出租出去的公寓比例也下降了。

卑诗大学地理学博士克雷格琼斯(Craig Jones)表示,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联邦政府在90年代早期没能建造足够的出租房屋的结果,加上在私营领域,建造共管公寓的获利要远远高于建造出租房。

琼斯说,政府每年都会建造数千套出租房,私人部门似乎也没有填补这些年来出租房屋缺乏的空白。

虽然多达1/3的公寓由业主出租,琼斯表示租金昂贵,通常不如专门用于租赁的物业和出租房能令人负担得起,而且业主总是可以选择搬回去、翻新或用其它方式将租客驱逐出去。

加拿大统计局去年报告说,近1/4的加拿大人将超过30%的收入用于住房费用,这也是可负担住房的衡量标准。

琼斯说,这些统计数字表明,许多人生活在不稳定的居住环境中。

“现在这样的境地是几十年来忽略了出租房系统的结果。”他说,并补充说,解决这个问题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 “这是很难做到的,因为解决这个问题很昂贵,并且不能立即显示出结果” 。

去年秋天,联邦政府宣布了一项全国性住房战略,其中10年内投入400亿元用于新单元和老化房地产的升级,其中包括贷款给开发商,鼓励他们建造适合中等收入家庭的新住房。

各省和地区也达成协议资助关键的住房策略,花费数十亿元修复和建造廉租房并创造新的租金收益,租房系统增加了大约5万个住房并修理了6万个住房。

但CMHC副首席经济师艾尔沃斯(Aled Ab Iorwerth)表示,现在还不清楚,各政府措施是否能让开发商兴建出租房。“我认为可以有很多的激励措施,”他说, “市场供应取决于开发商的决定。 (据伦多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