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私人护理员爆料:千万别把父母送进老人院!

多伦多36岁女子Janice W.从2002年起从事私人护理行业,当初是因为喜欢与老人在一起,决定成为一名私人护理员(PSW)。

现在她却说:“我永远不会把母亲送去老人护理院,你去拜访的时候看起来都很好,但这都是假的。”

8

Janice说,作为长期护理院的一位私人护理员,她想要说出自己见过的糟糕的事,也是其他私人护理员不敢说的。

她与老人之间建立起来的关系,以及来自老人家庭的感激,是这份工作的回报,但是她在大多伦多地区几间长期护理院工作期间看到的行为,却令她彻夜难眠。
“每次当班,我都看到有老人被忽视,遭到口头和肢体上的虐待。”

她亲眼目睹工作人员互相斗嘴、欺凌,对老人虐待和不尊重。

另一方面,工作人员请病假是因为压力大、受伤,或者只是不想上班,因为知道自己是当天整个楼层唯一值班的私人护理员。

Janice说:“员工严重不足,老人们按呼叫铃后要等30到45分钟才能上个厕所。工作人员在表上填已经换了内裤,但实际上没有,要么是因为没有时间,要么是不在乎,让老人们几个小时坐在脏内裤上。”

“我见过有老人坐在轮椅上,下身都湿了,滴到轮椅上,导致皮肤受损等问题。”

7

有一次,她发现一位老妇人受伤,上前询问。老妇告诉她,她被扔到床上,撞坏了肩膀。而她的呼叫铃被掐断了,无法要求帮助。

她听到老妇向家人解释发生的事,在旁作证老妇说的是实情,结果被管理层训斥,指她损害了老人院的形象。

据Janice称,许多老人院的管理层、经理和副经理人员结构庞大,但一直称无法聘请更多的私人护理员,或者只能使用最便宜的内裤或湿纸巾,因为“这些不在预算里”。

她还说,卫生部门的例行检查都会提前通知,以便老人院在整个楼层里张贴通知警告工作人员。

“私人护理员被告知可能被问的问题,要怎么回答。还会有额外的员工来更换标签,更新存货,等到他们离开,一切又恢复原样。”


监控录像截图:渥太华一名华人护理员殴打老人

“老人们都憎恶住在那儿,他们哭着说让我回家,或是只想死了算了……他们都不再被当作人对待……同时,病人把病传染给我们,请病假却归咎于我们。有时候,我们还会遭到一些有攻击性痴呆症老人的殴打。”

“我们在学校里受过这方面的培训,只是不应该遭到这样的对待。”

Janice说,当安省的最低时薪提高后,许多私人护理员都会离职。“在Tim Hortons或百货超市工作都不会有这样的压力。”

最后,Janice还提醒那些家中有老人住在长期护理院的,注意观察这些值得警惕的迹象:

查看房间,有多少用品。是否有内裤、湿纸巾、牙齿清洁片、牙膏?

观察工作人员与老人的对话:是否急躁?拒绝还是安静?

查看老人身上不寻常的印记,特别是背部和上臂,可以说明是否遭粗暴对待。

另据加拿大护士协会于1990年代的一份调查:20%护士目睹过长期护理院的老人遭虐待;31%目睹老人或病人遭粗暴对待;28%目睹工作人员咒骂老人或病人;10%目睹工作人员击打或强推老人或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