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倒计时,默克尔能取得第四个总理任期吗?

德国将于9月24日举行大选,默克尔正寻求第四个总理任期

原标题:德国大选倒计时,默克尔能取得第四个总理任期吗?

“她无疑正从所有的国际危机中受益”

在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她的第四个总理任期之间,只有为期六周的竞选活动。

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参加9月24日的大选,她拥有稳定的个人支持率,而她所在政党的支持率超出竞选对手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约15个百分点。除了出人意料的干扰因素,默克尔竞选团队担心的主要问题是重现她首次竞选总理时的情形:选举日当天,她在民意调查中的领先优势缩小到只有一个百分点。

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左)和德国现任总统默克尔(右)

等到63岁的默克尔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度假归来的时候,她并不打算流露出自满的情绪:从8月12日开始,她将在德国各地参加50场竞选活动。由于担任总理的12年让她被德国选民视为全球稳定的支柱,默克尔看起来必然会在这次大选中获胜。

柏林赫尔梯行政学院(Hertie School ofGovernance) 政治学家安德烈•罗米尔(AndreaRoemmele)接受采访时表示,“她无疑正从所有的国际危机中受益”,包括朝美之间在核问题上的口水战。罗米尔说,作为现任总理,默克尔开启了风险规避模式,只要再过六周就能胜出,“时间对她十分有利。”

选举日程

德国联邦议院选举掀起了欧洲大选年的高潮,在此前的荷兰议会选举和法国总统大选中,反对移民、怀疑欧盟的民粹主义者的支持率出现飙升,只是由于中间派政党的胜出,他们才在选举中落败。在英国大选中,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 以脱离欧盟为竞选纲领,导致她失去了议会的多数席位。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

德国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和主要国家,其大选结果将影响各个方面,包括欧洲与美国、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的关系,以及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重建欧元区举措的成功与否。然而咨询机构BI Economics由杰米•默里(Jamie Murray)牵头的研究认为,即使民意调查显示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将取得胜利:“对财政政策和德国与欧盟伙伴关系的影响都可能取决于基民盟选择哪个小政党联合执政。”

默克尔占据政治中间立场的能力排挤了竞选对手,包括现年61岁的舒尔茨,他是目前与默克尔联合执政的社会民主党(SocialDemocrats)领袖。反过来,舒尔茨促使了前社民党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Schroeder)的复出,在2005年大选的同一阶段,施罗德几乎扭转了默克尔超过20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

“我们将明确阐述基民盟和社民党在养老金、卫生政策、税收政策方面存在什么样的差异,”德国议会社民党核心小组主席托马斯•奥普曼(Thomas Oppermann)在8月10日向记者表示,“对我来说,联邦议院选举有无限的可能性。”

德国议会社民党核心小组主席托马斯•奥普曼(Thomas Oppermann)

民意支持率

在近三周的夏季休假期间,默克尔远离公众的视线,媒体上只是偶尔出现这位德国总理和她的物理学家丈夫在意大利阿尔卑士山徒步旅行的照片,可是舒尔茨并没有从中受益。根据Infratest Dimap在8月9日发布的月度民意调查显示,尽管默克尔在休假期间的支持率下降了10个点,至59%,可是舒尔茨的支持率也下降了4个点,至33%。

舒尔茨也没有因经济稳定而受益,德国的失业率目前降至25年来最低水平,联邦预算实现平衡,如果默克尔成功连任的话,还可能有适当减税的空间。

德国柏林

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默克尔拥有最好的联合执政选择,而舒尔茨组建政府的可能性正在迅速消失。

8月11日,德国电视二台(ZDF)发布的FG Wahlen民调显示,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的支持率保持稳定,为40%,而社民党的支持率为24%。有可能和两个大党组成联盟的德国自由民主党、绿党支持率均为8%。反对资本主义的左派党和反对移民的德国选择党也各有8%的支持率。

德国总理所在的党派还没有认同这个结果。柏林基民盟总部的许多工作人员仍然记得默克尔首次竞选总理几乎落败的情形。根据政党官员的说法,除了政策失误以外,恐怖分子袭击、黑客泄露信息或者重现难民危机等事件,都可能成为扰乱这次大选的未知因素。

舒尔茨的挣扎

默克尔将在德国西部城市多特蒙德开始竞选活动,这个城市是鲁尔山谷工业中心地带的基民盟阵营。她的大部分竞选活动将安排在小城镇,打算专注于曾帮助她的政党2017年赢得三次州议会选举的竞选主题:工作、家庭和公共安全。

2017年2月和3月,获得提名不久的前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提高了社民党的支持率,几乎与默克尔的联盟平起平坐,此后这股热潮逐渐退却。汇丰(HSBC)经济学家赖纳•萨尔托里(RainerSartoris)和斯特凡•希尔伯(Stefan Schilbe)在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这使得社会民主党领导的执政联盟不太可能实现。”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新当选的德国政府有可能愿意推进欧洲进程,”他们表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基民盟领导的新政府可能牺牲他们现在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