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大陆工作,不代表我不爱台湾” 中国对台软策略是否见成效

 

资料图片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中国大陆国台办8月初宣布,台湾居民到大陆工作,不需要再办理专门的“台港澳人员就业证”,简化了台湾人到大陆工作的程序,被视为大陆拉拢台湾人的最新举措。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表示,这项措施将逐步为台湾居民在学习、就业、创业和生活上,提供“与大陆同胞同等待遇”,而台籍工人失业时也可在当地按规定进行失业登记,享受公共就业服务。

这项措施可能会吸引更多台湾年轻人前往大陆工作,造成台湾人才流失,台湾陆委会表明会强化台湾“留才机制”,反制陆方。

有在北京工作的台湾人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表示,到大陆工作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机遇,但这只是中短期的个人考量,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对台湾的认同感,或是变得支持大陆的想法。

多名台湾学者对BBC中文表示,台湾这项新措施可被视为“惠台31条”的延伸,是大陆“统战的软策略”之一,统战层面从透过行业,延伸到从个人入手。而此项措施是由大陆单方面宣布,亦突显大陆目前绕过台湾当局的对台政策,对台湾以至两岸关系也不一定是好事。

台湾民众怎么看?

过去,台湾居民如欲赴台工作,需要花几个月办理证件,提供体检、暂住证、在职证明等资料,去申请就业证,这样增加了大陆企业雇用台湾人的成本,亦会因此引发一些劳资问题,所以台商一直倡议希望取消就业证。

24岁的台湾人曲小姐,在台湾的大学毕业后到英国进修,之后从事翻译工作,但她坦言,台湾的市场容纳不到这么多翻译员,而且北京薪水也比台湾好,所以她到北京寻找工作。

不过,过程并不是这么顺利,她在今年3月找到第一份工作,公司不愿意帮她申请就业证,但没有就业证则没有保障,所以她辞工去找另外一份工作。

这家新公司愿意协助她申请就业证,但过程波折重重,流程十分繁复,花了3至4个月才办到就业证。她认为如果台籍劳工不用申请就业证,对大陆的小公司会有很大的帮助,而对台籍员工也好有处,因为她听说,一些大陆企业,会以要申请就业证为由,压低台湾员工的薪水。

资料图片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资料图片

在北京工作的曲小姐不认为自己在大陆工作会被同化,或是变得十分支持大陆。

“我还是很相信台湾的自由与开放。”

她坦言到北京前已做好准备,购买价钱较高的VPN来“翻墙”上网。她说自己经常用社交媒体,看网飞(Netflix),和收听BBC的节目,“不能接受没有这些东西的生活,如果没有的话,生活好像少了一部分”。

她目前没有经历过完全不能“翻墙”的日子,但如果真的这样,她说:“那就完了,那就只能发朋友圈了,希望那天不要来,否则真的会崩溃。”

“在台湾,我们这一代人是天然独,我觉得台湾就是台湾,但我在这边避免讨论这个问题,不想惹上麻烦,我觉得我仍然非常爱我的家乡、非常爱台湾,”她说,“我一直希望有一天,等我更有能力时,我还是希望回到台湾,或是为台湾做特别的事情。”

大陆此次宣布的措施被指是尝试拉拢台湾民众,但这可能只是大陆的一厢情愿。

美国华府台美关系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陈以信对BBC中文说,大陆的所谓“惠台”政策,不能够有效地拉拢民心,因为他们是从统治者阶层,由上而下地猜度民意,欠缺一种客观科学的工具。

“大陆提到民心时,只是统治者自己的想象,缺乏事实基础,”他说,“北京当局或许看到愈来愈多台湾人到大陆就心满意足,但结果就是愈来愈多台湾人,身在曹营心在汉,愈了解大陆,愈讨厌大陆,这是大陆对台政策上最大的一个盲点。”

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助理教授黄兆年接受BBC中文采访时,用“面包”与“爱情”来比喻台湾人到大陆工作的考量。一方面,大陆提供更多的“面包”去吸引台湾人去大陆,但台湾民主自由的“爱情”或许能令台湾人放弃这个“威权制度”的面包。

他举例,大陆学府尝试邀请台湾年轻学者到大陆工作,台湾学者一般会要求比台湾高很多的待遇条件,因为他们留在台湾,本来可以享受自由的学术环境──这是钱买不到的事情。

他对记者说,近年香港想移民到台湾的人数上升,并非因为台湾“面包不是特别大”,但是因为中国因素下,香港人受到台湾自由民主的土壤吸引,台湾人应该珍惜自己这种软实力。

资料图片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人才流失

不过,持续的人才流向大陆,也为台湾当局所警惕。台湾陆委会认为,陆方不断出招吸引台方的技术人才是有“政治意图”,台湾政府会持续强化台湾留才机制,反制陆方。

曲小姐表示,台湾人才流失不单是流向大陆,很多台湾人也去欧美、日本工作,她指整个社会氛围,让年轻人看不到前境、看不出台湾公司会善待员工。

台湾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张宇韶认为,台湾政府确实要考虑如何吸引台湾年轻人留在台湾的问题,特别是年轻人面临工时过长、薪资结构低迷的问题。

“改善台湾投资环境,让年轻人留在台湾,不单是因为这是他们的家乡,也是一个有希望的环境,这个很重要,”张说。

他认为,政府要向前往大陆工作的台湾民众解释,在大陆投资工作的风险。

淡江大学学者黄兆年认为,台湾必须思考如何把自己的产业与就业机会做好,他认为台湾当局推出的5+2产业创新计划,也是考虑把台湾的产业结构转型。

前国民党发言人陈以信认为,台湾人才流失是民进党政府的责任,因为政府无法促进经济自由化、国际化,而民进党尝试推动把大陆排除在外的经济自由化,也不容易成功,就算现在强调要强化留才机制,也只是很表面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民进党政府提出的产业转型计划成效有多少?仍然有待观察。

目前到底有多少台湾人在大陆工作?BBC中文无法取得官方数字,但一些保守估计,单是上海便有约50万名台湾商人、台籍干部及其眷属。而根据陆委会资料,2004年至2017年间,共有567名台湾人因为在大陆设有户籍或领用大陆护照而丧失台湾人身份。

资料图片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两岸关系变成“没有关系”

张宇韶、黄兆年、陈以信三位台湾观察人士都认为,这项措施再次突显了陆方在对台政策上,绕过了民进党政府。

近期一连串两岸事件中,已经看出两地关系每况愈下。大陆对台政策“硬的更硬”,例如强迫公司把台湾“正名”成“中国台湾”,不能称呼台湾为“国家”等等;又因为台湾发起奥运正名活动,东亚奥委会取消台中主办2019东亚青年运动会,在金门通建通水事件中,陆方“温情喊话”,台湾则是“冷处理”。

曾任民进党中国事务副主任的张宇韶认为,陆方已从过去的代理人模式,变成“直营、直销”的方法,不理会民进党的公权力,会对台湾造成影响。

淡江大学学者黄兆年认同,大陆绕过台湾当局推行两岸政策,对台湾不是好事,最理想的状态是,台湾和大陆恢复官方沟通,但别无选择之下,台湾对外可以做的是,与价值相符的盟友与国际,谋求安全、经济上的合作,作出势力的平衡。

前国民党发言人陈以信认为,现在两岸关系变成了“没有关系”,大陆单方地处理两岸关系,不与台湾当局协议,就没有所谓的“互惠条件”,这会令台湾当局对大陆政策,失去能动性和原本有效的政策工具。

他认为,台湾政府不需就两岸每次事件都有反制动作,有时候会适得其反,例如在M503航路事件以及航空公司把台湾改名的事件,台湾当局尝试从减少航班或是不准个别公司停靠空桥等方式应对,最终苦了台湾人和到台湾的旅客、商人。

“如果我是大陆当局,恨不得台湾就这么笨,大陆不民主才会这样做,台湾这么民主还这么搞,是一种倒退,”他说。

他认为,当局应避免提出错误的反制动作,在这次事件中,应思考把自己的经济做好,增加自身产业的实力,增加经济自由化、国际化,吸引台湾年轻人留在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