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砸拆毁塑像成风 美国文化大革命登场?

美国总统特朗普原本有机会通过正面批评白人至上主义者,平息夏洛茨维尔市流血事件引发的争议,但结果特朗普含糊其辞,对冲突双方(极端左翼和极端右翼)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引发华府、乃至全美舆论的批评,同时也刺激了更多“打砸破旧”示威活动。《华盛顿邮报》社论说,美国在哭泣,这个国家只能哭泣。8月15日是白人种族主义三K党领导人杜克(David Duke)和各地种族主义者的“好日子”,因为美利坚总统差不多已经站在了他们一边。

年轻的抗议人群拆除南部联盟时期人物塑像,警察是旁观者 (图源:Reuters)

其他被特朗普批为“假新闻”的媒体,比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联社和《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也大量密集刊登了批评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文章或分析。即便是被特朗普奉为“真新闻”的《福克斯新闻》在8月15日当天也找不到合适的共和党人为特朗普言论辩护。

冲突人群的对立、抗议与流血事件的发生、蓄意破坏历史文化遗迹、掀翻(右翼活动分子)汽车、手举大字抗议标语,难免让人想起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遭遇的文革灾难。8月15日,北卡州一群年轻人将一处联盟国时期士兵的雕塑用绳子拉倒、拆毁,拳打脚踢、吐口水,并围着倒下的塑像拍照狂欢。这一视频传遍美国社交网络。

截止8月16日,马里兰州、得克萨斯州、弗吉尼亚州、北卡莱罗纳州、路易斯安那州、肯塔基州、佐治亚州、伊利诺伊州均出现拆除或破坏联邦塑像的事件。佛罗里达州的圣安东尼奥、杰克逊维尔,田纳西州的孟菲斯以及肯塔基州的莱克星顿等城市也相继出现了这样的破坏事件。

现在,美国南部其他多个州的市长们急着像热锅上的蚂蚁,想着如何避免自己管辖市区变为第二个“夏洛茨维尔市”。因为一些极右翼头目和白人民族主义团体誓言在今后几天举行抗议示威活动。据了解,美国全国还有近800座联盟国纪念碑和雕像,其中近一半集中在弗吉尼亚、佐治亚和北卡罗来纳州。另外,还有100多所公立学校、10座军事基地以联盟国时期的代表人物命名。

美国民众抗议特朗普为白人至上主义者辩解(图源:VCG)

《纽约时报》8月16日社论说,新纳粹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反犹太主义者东山再起,自认为受到特朗普总统的鼓励,以致于这些偏执狂坚持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捍卫历史本身。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特别注意一下巴尔的摩清除的最高法院前首席大法官坦尼(Roger Taney)雕像。坦尼曾在1857年做出蓄奴并不违宪的惊人历史性言论,确定了美国奴隶制。《纽约时报》说,这种才是美国人,尤其是总统特朗普先生,在道德上应该厌恶的。

对于那些将这些塑像留下来当做教科书的声音,历史学家考克斯(Karen L. Cox)持反对意见。他认为,近来美国发生的抗议骚乱说明,这类南部联邦时期的塑像助长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事业,催生了一系列的暴力事件。所以,从历史学家的角度看,考虑到道德层面的义务,应该采取措施清除它们。它们是仇恨的复制品,它们的消失,并不意味着历史的消失。

特朗普抛出“极端左翼”被疑为白人至上主义者辩解(图源:VCG)

上月特朗普宣布禁止跨性别者在军中服役,被《纽约时报》评论为特朗普发起的“文化战争”。本月在南部多州爆发的抗议示威与冲突,更加凸显美国种族间的对立、文化冲突及对历史的不同解读。这会是一次掀起美国全国、全社会大讨论的一次“文化革命”吗?

美国媒体近年一直提到国内文化冲突、文化战争,都是美国社会、政治裂化的集中反映。不过,这次南部各州打砸历史塑像的做法,不但无助于弥合种族裂痕,反而会进一步刺激矛盾。在特朗普主政白宫的情况下,他领导的共和党政府并没有任何“促进社会和解”的尝试,反而在火上浇油。换句话说,这次南方抗议示威的蔓延,也和特朗普因素有关。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曾宣扬白人男权。

和去年大选时期相比,现在《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都力劝特朗普从道德和种族和解等层面,谴责和排斥白人至上主义者,更能反映当前美国社会的诉求。特朗普作为一国领导人,“大家”的总统,也不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在巩固自己支持者根基方面,否则美国社会、两党政治的极化趋势不会得以缓解。

而且,此次三K党领导人以及其他白人至上主义者都是假借“联盟国”旗帜发起暴力示威、宣扬种族歧视。他们反移民、反有色人种的立场,不符合现代社会的价值观,不符合美国熔炉文化特征,属于倒行逆施,最终只会走下坡路。就如他们寄生的“联盟国”符号一样,最终会被美国社会“统一”共识所击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