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加拿大中国富商现状:逆迁徙成常态!

1ae7cd89e37e03d3afd50ec6f03f47c5_800x0.jpg

2017年胡润研究院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中国富豪开始涌入加拿大,寻求一种更适宜的生活方式以及一种更有潜力的投资模式。不过,与此同时,加拿大也有一项报告显示,在移民加拿大的中国富豪之中,有超过40%左右的人都选择离开加拿大,不过会将其家人留在加拿大,然后时不时回来一次。这已经成为中国香港和大陆富豪之间一种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总体来讲,在1986-2016年移民加拿大的52,507人中,只有52.6%的投资移民还有在加拿大生活的家计负担人,或称之为“主要申请人”;这也就是说剩下的接近一半的移民中,主要申请人已经不在加拿大生活,只有其配偶或家属在加拿大生活。在近几年的移民潮中,这种现象仍然很突出。

从2006-2010的人口普查数据以及与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来看,虽然在2006-2010年间有大量移民涌入加拿大,不过到了2016年,投资移民中只有57.7%的原申请人留在加拿大;但却有大量原申请人的配偶及家属留在了加拿大,所占比例达到79.2%。

中国富豪为何选择移民海外?

因为中国目前仍然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吸引大量外资、而且赚钱空间也比较大的国家,那么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富商会选择移民呢?

对此,胡润研究院也进行了调查分析。根据统计结果显示,富豪之所以移民海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对国内教育质量的不满;位居第二的推动因素便是国内居住地环境污染;第三则是希望子女早日融入海外生活。

aec3d726b5676ad8215c5d585c629dc4_800x0.jpg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因素就是这些富豪们内心缺乏安全感,担心财富贬值、政府地位太过强势等。

  为什么富商移民到加拿大,又离开了?

有消息称,出现逆向迁移的现象与2015年加拿大温哥华所曝出的历史上最大的移民欺诈案之间存在着莫大的关联。这起案件涉及了1200位中国富豪,他们为了满足居住资格获取枫叶卡,谎称自己一直住在加拿大。

此外,因为温哥华是大多数投资者移民最初定居的地方,逆向迁移(reverse migration)的现象也有助于解释温哥华的房价与国内收入之间的鸿沟。

babfd50913db68b15cf76ce6cf36173f_800x0.jpg

但是一直研究温哥华的香港移民相关现象的西北大学亚美研究学助理教授Justin Tse表示,那些离开加拿大的移民并不一定是真得逆向迁移,而是想让他们家庭的“经济潜力”最大化,因为他们在加拿大的就业及商业前景是比较差的。

这一想法并非空穴来风,是有大量数据证明的。根据加拿大移民局2014年评估报告显示,65.9%的投资移民在入境时既不讲英语,也不讲法语;那些作为税收居民留下来的人都声称自己的收入水平极低。

报告还显示,在移民到达后的3年里,富商的应税所得额平均为19,500加币,是一个最高峰值;不过移民10年后,这一数值就会大幅下降至15,800加币,是所有移民中应纳税所得额最低的。

Tse表示“他们会在加拿大买房,然后留在原申请城市,当他们离开加拿大时,他们并不会卖房子,他们需要在加拿大有一栋房子,以便居住。有些可能是投机性的,也有些情况是他们根本就从来没在里面住过”。

Tse承认astronaut现象在富豪中比较常见,因为“他们有办法出去,还有返回的方法”。例如,投资者的移民要求净价值为160万加元,并愿意向联邦或魁北克省政府提供80万加元的无息贷款。

  逆向迁移的弊端有哪些?

虽然有些富豪可能觉得逆向迁移有很多优点,不过对于家庭和社会来说,其也有很多弊端。

首先,就离境的富豪自身来说,虽然可能增加了家庭的经济资本,不过却减少了情感资本,与家人的亲密程度和接触能力下降了。

d05134e2e87865c33f8505f1d35e88b1_800x0.jpg

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当父母从加拿大以外的地方回来时,可能会有外人“入侵”的感觉。在Tse与Johanna Waters联合发布的一篇早前报告中,他们发现,这种情况下的孩子都经历了“零散的”父母监管,有时甚至因为感觉父母对待他们的态度就好像他们没有能力独自生活或实现情感上的独立而对父母产生憎恶感。

至于社会的负面影响,Tse指出:“让我用外交手段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我认为在这些跨国安排中,人们对社会并不那么看重。他们考虑的是如何让他们的家庭最大限度地增加这种安排”,例如,“如何让去学校就读的孩子参与更多,不仅仅是教育,还要培养青少年的情感劳动。不能完全致力于加拿大社会可能就会代表着对外部结构的一种抵制,以支持家庭自身的主权。”

不管怎么样,外移的现象在政界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2014年移民部的评估报告说,“5年后(特别是在投资者中)的外移率上升可能揭示出与公民身份获取之间的一种关系……这些等待获取加拿大公民身份的移民中,有一部分人会离开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