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有两件 一件就是让我出国

A124533D-B364-45DB-937C-4902D454D2EB

前段时间,一张名为《独生子》的照片,在网上瞬间击中了很多人。

你会突然意识到,父母的养老问题,不远了。

虽然有人在这条下面留言说,“总吓唬我们独生子女干什么?8090的父母5060,现在还没到亚历山大的时候,现在就当头一棒,是告诉我们别活了,再活着就是遭罪吗?该怎么养怎么养呗。将来老了如果有靠谱的养老机构,病了有专业的医疗机构,不唯利是图不过度医疗,床前尽孝不见得要24小时端屎端尿才算。”
但更多的人显然已经被生活“教育”过了,很有共鸣。
有个@果妈大佳佳 说:“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妈住院,我爸发烧,孩子发烧。婆婆住院,公公身体一直不好。我跟老公真的是各顾各妈,各回各家。我第一次觉得力不从心。最后把工作辞了……”

有个@小小小喵_最爱费德勒 也遇到父母同时住院,还是不同的医院,虽然离得很近,但“也真的照顾不过来两个病人……忙完一天到家,莫名其妙哭了一宿。心疼自己更心疼父母”。

如果遭遇大病,即使是中产之家,在当前的环境下,依然难逃“大病致贫”,至少会被打回原形。

就算是优渥的家庭,不用担心养老和医疗费用,但陪伴的时间仍然是难解的题。毕竟,现在的家庭,普遍天各一方。

子女坚持自己的生活,可能就要牺牲父母的情感和生活质量。

子女愿意带着老人一起生活,可能就需要放弃一些自我,承担更多压力。

全国独生子女家庭,据估算在1.5亿左右。其中,在养老问题上,能够两全的家庭,有多少呢?

我们采访了一些独生子女,虽然像大多数人一样,都属于还没有太遭遇难题的,但焦虑已经写在脸上。

很多时候,他们活得很潇洒, 其实很脆弱。

感觉命运就在一线之间,跨过去我就完了

讲述人:choo, 1992年生

父母真的不能生病。

有一次我妈体检说查出疑似癌症,我妈吓得半死,我也吓得半死。我妈说这件事的时候,第一句是,“你可怎么办。”

我都25岁了。但我觉得我并没有在精神上断奶。

过两天去了市医院仔细检查,发现只是小问题。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但我知道紧紧揪住我咽喉的最大恐惧是什么:不仅仅是因为她是我妈,让我隐隐害怕的不敢说的,是自己在一线城市优渥的追梦幻境被打破了,这个幻境,一直是靠父母的资金支撑才维系的。

如果确诊,什么梦我都不敢追了,我肯定放心不下跑回老家来照顾她,而我们家积攒的那一点称得上中产阶级的财富,也会顷刻间化为泡影。在中国,大病足以摧毁任何一个中产阶级。

那几天,我感觉命运就在那一线之间,跨过去我就完了。

我有个同事,她前阵子母亲做手术,请假回家了一个多星期,昼夜看守,幸好手术成功,安全出院。从那次之后,目睹了那些揪心的画面,她说这件事严重动摇了她要留在北上广奋斗的意志。不像父母辈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一旦双亲倒下,能接住的只有她一个。

在这之前,我对父母生大病和养老问题,是完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父母总半开玩笑地说,我们老了以后就去养老院,不拖累你(但我知道他们不是真心想去)。每次我都想反驳,说我服侍你们,可话说不出口。真到了那个时候,我知道我可能没办法自己照顾两个老人。

和很多同龄人聊过,很多人的父母都说过以后考虑去养老院,他们拼命养生,锻炼身体,储蓄养老金,也是在对抗自家的独生子女无力养老的那一份担忧吧。

我觉得这跟孝不孝顺没关系。

我们这一代很多都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或者控制欲中长大,所以长大后一心想逃离家。但同时,经济上很少断奶,心理上也就不能断奶。所以,看似潇洒,其实很矛盾,很脆弱。

我对这种经济支持似乎理所当然,父母有人口红利,房产红利,而到了90后这一代,阶层流动速度减缓,拿着几千块的工资,面对着5W一平起的房价,这种差异,让我心安理得地觉得:我享受了时代红利的70后、60后的父母,应该补足我的不够如意的生活。

有个同龄朋友说过,“我从小被那样的消费水准养育出来的,我不可能再接受更低的生活水平。我也只能按照这样的薪资水平去找工作。”

有一天看到一个独生女的妈妈突发脑梗的帖子,她写道,妈妈不再会给自己打电话了。她感觉:“突然之间,母爱就停止了。”我看了触动很大。

对我们来说,母爱是羁绊,也是我的奶水,虽然不想总是喝,但一直觉得奶水总会在,像蛮横的婴儿般,觉得妈妈必须在那儿。

但是如果有一天她倒下了?只有我一个……

反正我至今丝毫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必须要承担那些责任。每次想到这里,我就感到灰心,感觉自己还没有成人。

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在一线城市打拼的我,也只能多给父母买东西,多警惕他们的身体,以前都是父母给我发养生,现在是我给父母发养生链接。经常劝他们不要吃假药,不要乱刮痧,不要吃剩菜,几次劝得我血管暴突几欲昏厥。

父母比我小时候的固执有过之而无不及。

讲述人:迪迪,1988年生

我现在在美国学习中国史,博士毕业后看能不能安定下来,我和我老公已经做好了在这边工作的准备,以后也不打算回国了。

照顾爸妈的事我都不太敢想,因为我们自己还没拿到绿卡,以后要给爸妈也申请绿卡接他们出来吗,不接出来这两位老人身体日渐衰弱了怎么办呢,我还没考虑,也不敢考虑。

我爸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有两件,其中一件就是让我出国。”我还没有和他们说我以后不回国的这个决定,总觉得自己太自私了,但是我也不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应该有自己的追求和生活。所以说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最尴尬,既要把上面的老人照顾好,也不想成为以后唯一的孩子的负担。

大家都以为我们没有长大,没有独立,但其实爸妈他们那一代也没有独立,我妈现在总以为我还是小孩子,还要帮我洗袜子,我觉得,他们也没有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独立的生活吧。

这到底是什么怪病,啥时候是个头啊?

讲述人:大灰 ,1974年生

我妈生病的时候是去年九月份的事,得了重度抑郁。说话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明白的时候就问我工资卡放哪了?糊涂的时候就一会抓这抓那,把针头拔下来。

在医院照顾她那几天觉得每分钟都过得很慢,那种心里的折磨没经历过的人难以体谅,一会儿吐痰、一会儿换尿不湿、一会儿换药、找护士,我和我老公两个人完全耗在那里,什么也干不了。

最无助的时候是看到她成宿不睡觉折磨自己。

我觉得生你养你的人生病了,就应该亲力亲为多做一点什么,所以我一直没想请护工。

其实以前发病过一次,我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心里特别煎熬,会想,这到底是什么怪病啊,黑天白天打左一瓶右一瓶的药,啥时候是个头啊?

其实她自己不愿意活下去,总想着解脱我,解脱自己,但是做儿女的怎么能硬生生看着母亲见死不救呢?做不到啊,于心不忍。

因为每个人的家庭成长环境不一样,看护她的时候我有怨过我父母为什么不能好好经营好自己和婚姻,承担了太多的感情不和带来的各种纠缠,为她这一辈子感到不平,怎么让自己活得这么累。

不过这是她的选择,也没法去恨太多。

你大概什么时候意识到父母老了,需要你去照顾了?

在父母养老问题上,你最焦虑什么?

会考虑有一天回到他们身边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