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访华加中自由贸易谈判上桌?

总理特鲁多访华,敲开加中自贸协议谈判之砖…

171127_1o3we_trudeau-1127_sn300

特鲁多访华加中自由贸易谈判上桌?

12月3日,总理特鲁多展开他上任后的第二次中国行,消息在半个月前由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率先披露,当时消息来源提到这趟中国行是为了开启加中自由贸易谈判。没想到最后总理办公室公布访华行程,只提到访问时间12月3日至7日,期间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理李克强会面;将访问广州,除了与广东省政府官员会面外,还会在「财富全球论坛」特别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并于商界领袖开会。总理办公室的公告只字未提「加中自由贸易」,只提到:「访问期间,总理将会见中方政府和企业界领袖,共同探讨特鲁多总理自2016年9月首次访华以来所取得的进展。…总理将推广经贸及旅游方面。」

突然之间,这趟中国行究竟谈不谈两国自由贸易协议?似乎成了难以启齿的环节,因为舆论对此事总有南辕北辙的意见。

为了与中国展开自由贸易谈判,特鲁多政府早有准备,联邦官员启动“聆听之旅”,已走访全国10个省与1个地区,咨询了逾600个企业人士与专家等。

官员们发现,农业、渔业和森林业总体来说更喜欢进入中国市场,他们期待有透过自由贸易协议,让加拿大的农渔牧产品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同步竞争,因为透过自由贸易之大门,可以让加拿大的产品出口到中国有大跃进之态。

但在聆听过程中,一些制造业与电子重工业却担心与中国全面推展自由贸易可能会对本国经济环境带来伤害,例如就业机会被剥夺或技术被侵蚀等。

W020171202218275332631

有些与中国正在做生意的公司提到,他们对自由贸易协议最大的期待不是关税能降得多低,而是希望怎么能取得更好的市场公平性,因为中国地方政府对某些当地企业的补贴是巨大的,而如果面临商业或劳资纠纷,中国的法制系统似乎也不可靠。

林林总总的意见让特鲁多政府对到中国谈自由贸易协议举棋不定,甚至传出这次特鲁多访华,不会为自贸协定开绿灯。但也有消息传出,北京已经逐渐失去耐心,这次特鲁多访华,一定要看到实质进展。联邦政府内部高层人士则说:「政府有压力,或许北京当局不耐烦了,积极想取得一些成果,但我认为,北京能够理解特鲁多政府的处境。」

trudeau2-2

澳新经验值让加拿大鼓舞

每逢说起加中自由贸易协议谈判的问题,Kwantlan大学商学院教授张国任就皱着眉摇头,他不解加拿大为什么总困在自己编织的纠结中。张国任说:「全世界的自由贸易协议都不可能是完美产物,都会有互相让利、互相妥协之处,但整体来说,只要签订双边自贸协议,对双方国家的经贸进展绝对是利多刺激。」

张国任说,澳大利亚是与加拿大国力与产业结构最相近的国家,不过澳大利亚因为地缘之故很早就知道与中国打交道的重要性。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自贸协议耗时10年谈判才签订,直到2015年底生效,自此之后,使95%的澳大利亚出口商品在无关税的条件下进入中国。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副主任James Laurencon表示:「毫无疑问,这对澳大利亚意义重大。」他透过电子邮件接受访问说:「这个协议得以让澳大利亚与全世界最多人口与第二经济体做生意,而中国的平均每年经济增长率达6%~7%,它们对物资需求量很大,为澳大利亚的生产者提供了广大市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亚经济研究中心总监Peter Drysdale表示:「有了自由贸易协议之后,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增长速度是澳大利亚对世界其他地区出口的三倍之多,别忘了,过去这两年还是中国对自然资源商品需求比较疲弱的时期。例如随着关税下降,葡萄酒出口量在一年内上涨了40%。」

中澳自贸协议签订后,两国双边年贸易总额逾1500亿澳元,2015年底至今,澳大利亚出口至中国的成长率100%,对比加拿大同期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仅2.5%。今年澳大利亚贸易、旅游和投资部长Steven Ciobo在中澳经贸成果记者会上提到,有了自贸协议后,澳大利亚对华贸易出口从煤炭铁矿等传统产业迅速拓展到教育、旅游等服务业领域,很多行业对于不断开放的中国市场倍感兴奋。例如中国市场对高质量绿色食品的需求量很大,给澳大利亚农产品出口带来利好。又如澳大利亚的养老产业也有利多,因为中国面临人口老龄化,澳大利亚通过对华投资养老项目,将养老领域的专业技术、管理模式推广到中国,共享经验,实现双赢。

新西兰早在2008年就与中国签订自贸协定,至今该国对中国的出口成长逾400%,对比2008年至2016年加拿大与中国的贸易增长仅100%。

新西兰以农立国,对这个国家的农民来说,自由贸易协议恰逢其时,正值中国对进口乳制品的胃口大增之际。不仅乳制品出口一飞冲天,其他产品出口也爆量增长。新西兰贸易与企业局主席Andrew Ferrier对中国市场知之甚深,因为他曾任新西兰最大企业Fonterra Co-operative Group执行长,早就踏足中国市场抢单做生意。如今他被政府委任来帮助新西兰企业走向全球,他直言:「最重要的市场就是中国,因为自贸协议,中国成了新西兰猕猴桃的第一大出口地;因为自贸协议,让许多新西兰小型企业有机会向上发展。」

97061474596256.jpg.484x0

加中自贸协定已成气候

除了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经验值令人鼓舞外,加拿大在北美自由贸协议谈判上遇到的挫折,进一步证明拓展中国市场之重要性。

加拿大央行行长Stephen Poloz与领导跨党代表团访问中国的自由党国会议员Bob Naul,前两天公开露面,同声唱好加中自由贸易协议。

Stephen Poloz说自贸协议对企业是重要工具,企业需要明确的方向指引。「自贸协议能为加拿大公司开拓商机,也给国民带来好处,因为消费者买得到中国制造的廉价货品,就能节省金钱,有更好的财务计划。」

Bob Naul说,时候到了,加拿大国民应该要放下对中国的戒心,「加拿大国民需要对中国有更多认识,如果没有往来,就会有误解与迷思,事实上中国已经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国家。」Bob Naul本周带领一个跨党派委员到北京访问,会晤中国政界要人、商界领袖和非政府机构。委员会不受制于总理办公室,它会在国会提交一份没有约束力的报告,建议政府与中国开展进一步的商务谈判。

Capilano大学商学院教授朱欣研表示,对自贸协议忧虑者担忧的莫过于

几个方面:忧虑中国廉价品与劳工进入让加国劳动力受到挤压、忧虑加国能源产业或高科技行业被中国买走、忧虑中国国营企业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想透过商贸进一步推销自己国家的意识形态等。这些问题都是全球化时代下必然的产品,所以透过两国自贸协议谈判与签订,反而能厘清很多模糊地带,做好更多保护工作,对企业拓展全球市场才是帮助。

中国企业投资加拿大并非洪水猛兽,最好的例证莫过于是中海油于2013年斥资151亿元收购加拿大石油公司尼克松,当时加国民意普遍不满联邦政府批准这项投资,认为这是加拿大出卖祖产、出卖技术、损害加国利益之举。但两年后,国际石油市场价格暴跌,中海油投资尼克松成了大输家,外界现在讥笑中海油愚蠢的千亿投资、庆幸尼克松股东们荷包满赚闪得快,再也没有人谈什么侵害加国能源技术或国家安全等问题,反而一切从资本市场的角度出发。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前高级研究员张康清说,这就是有些人对中国国营企业或是意识形态有偏见下的误解。中国虽然有国营企业,但这些企业的核心宗旨是赚钱做生意,不是搞政治,所以加国民众不应该总是站在遥远的高处对中国商业模式指指点点,需要透过谈判交流了解真正的中国企业面貌。

张康清批评一些加拿大人对中国的印象,只能用两句成语形容:叶公好龙、盲人摸象。有人是说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出发点不见得是真心为国家利益,只是为了个人或是政党选票上的需求,故意抹黑中国。还有更多人是像个瞎子,根本不认识中国全貌、甚至没去过中国,但就道听涂说、以偏概全,不仅蒙蔽了自己,还蒙蔽了其他人。

今年夏天,位于温哥华的加拿大卫星技术公司Norsat International Inc卖给中国海能达公司又引发了争议,因为Norsat为美国军方及北约同盟国制造无线电系统和收发器,很多人认为联邦政府不应该轻率批准这项收购案。今年3月,联邦政府也批准中资公司O-Net收购蒙特利尔的ITF Technologies,ITF的收购计划之前曾被保守党政府拒绝,理由是「会损害西方军队对中方的技术优势」。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说,没想到一宗商业交易却在加拿大社会引来轩然大波,如果有自由贸易协议,对双方都是保障,因为「自由贸易协议的签署是为了给双方投资提供一个稳定的制度安排,使投资者不用担心投资时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或问题。」

Capilano大学商学院教授朱欣研也赞同卢沙野说法,因为商务往来须考虑的细节很多,如果有一套制度可以遵循,对两国企业都有好处。他说,加中自贸协议谈判不该再拖了,加方可以要求一个全面谨慎的谈判,就像加拿大在TPP跨太平洋伙伴协议谈判时坚持需要一个有企图心的谈判般,坚持要触及气候环保、劳工权益等议题。「大家可以开条件、设底线,但是不能不谈,特别是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恐将告终的阴霾下,加拿大更要打开其他市场,而中国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各国纷纷趋近中国之际,难道加拿大要当个旁观者?」

与中国谈自贸协议会不会危害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的谈判呢?曾是加美自贸协议谈判代表之一、在90年代担任加拿大驻美大使的Derek Burney认为这个问题不用担心。加拿大与任何国家进行贸易谈判,都只要关注一个重点:加拿大的利益能否得到保障和推进。与中国的交往,实际上可以为加拿大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提供杠杆。再者,如果与中国做顺利做生意的话,我们更有话语权告诉美国,加国产品不是只为美国服务的,加国不能再接受美国低廉的出价,因为市场上已有竞争者。至于有人提到与中国的谈判恐会伤害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努力,Derek Burney则说,澳大利亚早已与中国有自贸协定,它也是TPP的合作伙伴,根本没有影响。

1512148276_c683b104-640x427

谈经贸不能不顾人权?

中国人权也常被加国舆论拿来指指点点,谈经贸怎能不谈人权呢?BC省华裔酒庄老板夫妇的女儿张俐羚(Amy Chang)本周致信总理特鲁多,呼吁特鲁多要向中方提出,先释放被囚禁在中国的父母,再谈中加自由贸易。

2016年3月25日,温哥华鹭岛酒庄(LuLu Island Winery)总裁张忠楠夫妇因涉嫌低报出口到中国的葡萄酒价格,被中国当局以走私罪扣押至今。张忠楠一直不能保释,夫人Allison Lu今年1月获释,但护照被扣,被禁止离开中国。在中国,走私的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以及缴付5倍于欠税款的罚款。张俐羚致特鲁多的信中说:如果现在加拿大政府不能保护和捍卫诚实的加拿大商人,那么签订自由贸易协议之后,政府将如何做到?她希望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重视张家的个案,出面干预,使她生病的父母可以回家。张俐羚称,她父母的遭遇,对任何计划到中国做生意的加拿大人是一个警示。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表示,张姓商人的事件是一个令人不安的迹象,渥太华应该向加拿大商人发布一份郑重和正式的警告说,去中国做生意有风险,商业纠纷可能导致被拘捕和护照被没收。

Carleton大学全球安全政策教授Fen Osler Hampson说,经贸与人权不是并行线,所以需要透过谈判,让它们成为有交集。中国的人权随着经济发展也在进步,既然不及于加拿大的水平,就需要透过制定规则化的贸易平台让人权议题获得更好的保障。这可以让加拿大商人在中国做生意清楚当地的游戏规则、法治程序,一旦有了商业纠纷、甚至涉及经济犯罪问题,双方国家也能在已签订的制度协议下知道如何解决处理。

中国有许多腐败问题来自地方政府,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由中央制定签署、有严格争端解决机制的贸易协议具有突出的意义。

对加中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加拿大国民可以列出上百项疑问,但只有透过谈判,疑问才能获得最好的答案。( 方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