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了还是言论自由?温哥华白人右翼VS左翼,周六,是否会演变成PK?

前几日,美国数千名右翼人士在弗吉尼亚州举行大规模集会,随后与反对游行者爆发冲突,游行示威升级成暴力斗殴,造成多人死伤。美国总统川普对此的回应是,冲突双方都有责任,甚至称左派团体“非常非常暴力”,引起人们震撼和更大争议,两派阵营激烈谴责或支持他的言论。有人认为弗吉尼亚州暴力冲突“让世界看到一个分裂的社会。其背后是政治、经济的问题,美国必须解决贫富悬殊、底层就业和暴力事件等问题。”

社会的分裂也同样存在于加拿大,虽然目前看起来程度不同。白人至上的言论也蔓延到了加拿大很多城市,包括温哥华。据媒体报道,就在本周六下午,加拿大白人至上主义极右组织将在温哥华市府大楼前进行集会,这是狼来了还是言论自由?

与此同时,将会有另一批反对者在同一个地方集会抗议。让人非常担心类似美国弗吉尼亚的流血事件,将在温哥华上演。温哥华市长罗品信表示正在与警方合作,确保本周末温哥华不会发生暴力冲突,也呼吁市民切勿盲目跟从。
1

他的表态试图给市民吃定心丸,但笔者不解的是,为什么双方的集会一定要在这个敏感时刻和敏感城市举行呢?正如罗品信所说:“温哥华曾遇到种族主义和歧视的困扰,这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即使近年来,温哥华一直致力于种族和解,对仇恨、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零容忍,但不可否认的是,不同种族之间的摩擦和对立仍然存在。

据媒体报道,周六在温哥华参加集会的白人至上主义和反移民组织包括:世界反伊斯兰联盟(Worldwide Coalition Against Islam,简称WCAI),反对移民的文化行动党(Cultural Action Party),以及同样反对移民的“奥丁战士”(Soldiers of Odin)。文化行动党的反移民人士萨兹伯格(Bradley Saltzberg)以及“奥丁战士”成员,都将在集会中发言。

2
就在今年6月,世界反伊斯兰联盟(WCAI)曾在卡尔加里宣称举行反穆斯林大游行,游行许可被有关管理部门给否了,但该组织的发言人说游行还是会照常进行,只是会尽量保持平和,不激进。不过在敏感时期,所谓的和平游行无法真正和平,最终与挺伊斯兰组织成员在市政楼前相遇,从相互语言挑衅,到彼此肢体冲突,多亏警方严防死守,才把局势控制住。

参加集会的另一组织“奥丁战士”在欧洲难民危机中发端于芬兰,逐渐发展到其他国家。据媒体介绍,目前它已经在阿尔伯塔省、萨斯喀彻温省和安大略省都建立了分支。尽管它为了更适合加拿大社会的“水土”常常以较为温和的面目出现,但还是引起了反种族主义人士的警惕。一位加拿大社会学者称,“奥丁战士”在网页和宣传资料中并不掩饰反移民和仇视伊斯兰的立场。

在欧洲,“奥丁战士”的某些言论几乎可以归入法西斯主义,这实际上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并不像它所声称的那样保护社区。此外,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最近的一份情报说明了对该组织“反移民强硬做法”的担忧。就是这个反难民及反移民团体,曾经在去年静悄悄地在温哥华组织招募成员,并出动巡逻煤气镇。

在周六集会中将要发言的反移民人士萨兹伯格应该是温哥华华人比较熟悉的人物,他曾是反移民、反中文招牌组织卑诗加拿大第一(Putting Canada First BC)的区域主任,还曾在香港《南华早报》多次以化名攻击温哥华及多伦多华裔市长候选人王璐和邹至蕙。2014年他发动请愿要求卑诗大学(UBC)解雇华裔历史学教授余全毅,因为余全毅在大学教授有关卑诗省过去的种族歧视历史。

4

萨兹伯格还屡次抗议中国人投资BC省房地产,去年创办“文化行动党”,其宗旨是维护“加拿大的传统身分”。该党政纲宣称,推广英法文化,调整移民难民政策,以及就废除多元文化法举行公投。

另一方面,据媒体报道,本地的反种族主义组织Stand Up to Racism Metro Van,正加紧发动民众在周六到温市府大楼前,反制白人至上主义者的集会。组织者之一Lisa Descary说,“只要对方不越线发表仇恨言论,他们有权集会表达意见,但民众也有权前来发声:你们错了。”“我们也有权利向他们展示他们是少数人。 我认为有些人误解自由言论的意思,他们认为这意味着你可以表达意见,但别人没有权利反对你。”Descary表示,他们的团体致力于和平的抗议活动,并正在采取措施确保集会不会发生暴力。

说到言论自由,卑诗省公民自由协会B.C.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表示,“仇恨言论是被禁止的,但打击它的最好办法不是限制它。““民众有权利集会,说出他们想要的是什么,处理仇恨言论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它说出来,将这种令人厌恶的观点曝光。”

3

针对此次集会,温哥华警方表示,“我们认真考虑到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和公共安全的需要。”也就是说尽管担心两派阵营的集会可能引发骚乱,但公民的言论自由是必须要尊重的,尊重的结果到底是什么,只有到了周六才知道。双方集会将给社会造成何种影响,只能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