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另类右翼”的先锋 “功高盖主”的”师爷”

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骚乱过后,美国知名民权团体再度要求美国总统特朗普清理他的支持“白人至上主义者”亲信。已在公众视线中隐身一段时间的他,再度被推到风口浪尖。

7月7日,特朗普赴欧洲参加G20峰会,他没有陪伴左右。

7月14日,特朗普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他也并未现身。

G20峰会前,特朗普访问波兰,洋洋洒洒大谈西方文明岌岌可危。特朗普把官僚主义视为西方文明面临的威胁之一,这段对官僚主义的抨击像极了他的言论。

然而两位白宫高级助手透露,这篇演讲稿和他完全没有关系:“特朗普甚至没有提起他的名字。”

本周一下午,特朗普在白宫签署行政备忘录,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针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发起调查。这一决定和事前会议,他同样没有参与,他在隔壁办公室开着可有可无的会。要知道对中国打所谓的“贸易战”一直是他的想法。

他有那么重要?他的缺席那么值得关注?

是的,他在不久前还十分重要。

他叫斯蒂芬·班农,特朗普的白宫首席策略师与美国总统顾问。


(一)特朗普的宠爱

班农有很多称号,比如“站在特朗普身后的男人”、“幕后人”、“大操纵者”、“全世界权力第二大的人”、甚至“美国真正的总统”……

其实特朗普是生气的,他讨厌有人把班农说成是他竞选背后斯文加利式人物的存在(斯文加利是英国小说人物,用催眠术可使人唯命是从),特朗普甚至忍不住给记者和电视媒体打电话,抱怨班农窃取了自己的胜利成果。


但特朗普又是仰仗班农的。

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政策都有班农的影子:他为特朗普撰写就职演说稿;帮他挑选内阁成员;把自己在布莱巴特新闻网的一些人马带进白宫当助手;促使特朗普提名保守派联邦法官戈萨奇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就连在全球引发轩然大波的“旅行禁令”也是他一手策划的。

今年2月,毫无从政和外交政策经验的班农还被特朗普破格调入有“军机处”之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为国安会成员。这打破了美国的两大先例:第一,他不是正式的政府官员,而是以“总统私人”的身份进入国安会。第二,有强烈政治倾向的人一般不能进入国安会。

特朗普给班农的待遇,在中国历史上似乎只有康熙给予方苞的待遇可以类比。文学家方苞就是以平民身份,进入了康熙的军机处——南书房。

当然,两个月后,特朗普将这位主要谋士从国安会调离,这又是后话了。


(二)班农为特朗普打江山

班农是怎么进入白宫核心决策圈的?

在遇见特朗普之前,年过半百的班农在政治上是一片白纸。

特朗普是在2011年认识班农的,特朗普副竞选经理大卫·博西介绍他俩认识,之后特朗普几次到班农的布莱巴特新闻网电台接受采访。布莱巴特新闻网一直全力支持特朗普,特朗普也经常引用和转发该网站的报道。


布莱巴特新闻网是最受欢迎的右翼新闻网站之一。班农是该网站的执行主席,他宣扬“另类右翼”思潮,网站渐渐名声在外。“另类右翼”以反建制、建立清一色的白人社会为主要诉求,向所有自由主义者、传统保守共和党人,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政治正确性”宣战。布莱巴特新闻网的核心观点就是共和党精英已经在移民和贸易两大问题上背弃了美国工人,而这帮助特朗普赢得了党内选举,班农受到特朗普的青睐。

2016年8月,在获得共和党内提名后,特朗普正式聘请班农出任他竞选团队的首席执行官,替换前两个月刚上任的保罗·马纳福特。特朗普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这样评价班农:“我认识班农和康威(新竞选经理)很久了,他们都是很棒的人,而且都是人生赢家,我的团队需要他们来赢得竞选。”后来,班农和康威成为了特朗普小圈子中三足鼎立的一派。


班农和康威

班农没有让特朗普失望。在竞选之夜,布莱巴特新闻网的脸谱主页上参与互动的用户数量排名第四位,超过CNN、纽约时报、福克斯新闻网等主流媒体。

另一边,班农在2012年还成立非营利组织政府问责研究所(GAI),专门调查裙带资本主义和政府腐败事件。它的运作方式是针对主要政客发起基于事实的严厉指控,然后与保守派一般不大看得上眼的主流媒体机构结盟,把调查结果传播给尽可能多的人。该机构的成名作就是揭露克林顿夫妇如何收取外国政府和商业机构的金钱而为他们谋利益,GAI总裁彼得·施魏策尔写的这本调查类畅销书《克林顿的财富:外国政府和企业是如何以及为什么要帮助克林顿夫妇发财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发行之后连续数周成为政坛的热门话题,在塑造公众对希拉里的认知方面,那些共和党人的挖苦讽刺怕是远不及这本书的效果。


班农为特朗普最终胜选立下汗马功劳,2016年11月13日班农获提名为白宫首席策略师和资深顾问,班农在接受任命的同时辞去了布莱巴特新闻网执行主席的职务,并于2017年1月正式就职。

由此,班农进入白宫核心决策圈。

(三)特朗普和班农的“情投意合”

“班农是特朗普政府主要的意识形态推动者,同时是首席意识形态官,有很强的个人观点。我们认为把他俩连接在一起的是他们的世界观。”Newsmax传媒集团首席执行长、同时也是特朗普朋友的克里斯·鲁迪曾这样说过。


在特朗普眼里,班农同样是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他是特朗普的同类,而不是他的下属。他们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志趣相投。两人都口若悬河,都是与精英格格不入的好斗吸金者;他们善于击败敌人;他们在贸易、移民、公共安全、环保、政治腐败等很多问题的立场上殊途同归。

《时代》评论:“突然之间,他的指纹变得无处不在”。班农“右到没边”,却独得特朗普青睐。


班农自称是“经济民族主义者”,注重美国第一,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因此班农对于奥巴马政府推进全球自由贸易的政策极度不感冒,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签署总统令退出TPP,真是让班农出了一口恶气。

班农是种族主义者,反伊斯兰和反犹太人。班农在公开场合曾经多次表示,穆斯林对于西方基督教主导的资本主义产生了致命的威胁。在2014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班农直言,“伊斯兰国”会血洗欧洲。

他前妻称班农不愿意送孩子去犹太人学校学习。同时班农对亚裔不是那么友好,他曾经公开评论是美国错误的贸易策略导致了美国工人阶级的衰落和亚洲中产阶级的兴起,肥了别人瘦了自己。另外他也批评硅谷公司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的CEO都是亚裔,虽然实际上这个比例只是27%。

从这点上来看,班农讨厌有犹太人血统的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又一手策划“旅行禁令”,就都变得顺理成章


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和班农

和特朗普一样,班农反对主流媒体。即使偏向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在班农的眼里都显得太过“礼貌”和“温和”,更别提CNN这样的主流媒体。这也是班农创立布莱巴特新闻网的原因之一:不光为了钱,这更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追求。

和特朗普一样,班农是反建制派。作为“另类右翼”的先锋队,班农从来不待见华盛顿的高官。无论是布什家族,还是克林顿家族,都给美国带来了极大的“灾难”。班农极度反感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处理2008年金融危机的手法,所以他也是“茶党运动”(Tea Party Movement)狂热的支持者。TEA的缩写也被解释为Taxed Enough Already,意思是“税已经收够了”。回想特朗普之前在4月公布的税改计划,包括将企业税率由35%将至15%、下调个人所得税等,这些想法和班农又是多么一致。


班农尖锐的观点招来反对声不断,再加上他行事武断,更容易激化出矛盾。

班农之前是高盛的银行家,总显得鹤立鸡群,在华盛顿死气沉沉的环境里尤其如此。见过他的人这样描述,他说起话来像连珠炮般滔滔不绝,句子从他嘴里喷薄而出,延绵不绝地累积成一堆堆的名词、动词和笑得合不拢的嘴。一头向后梳起的金发,加上爱穿工装短裤和夹角拖鞋,随时摆出一副“潇洒”模样。

从媒体多次拍到的白宫幕僚例行会议影像中,一身便装的班农在一群身着西装革履的人中格外抢眼。他完全无视了白宫工作人员多年来穿正装出现在办公场所的规矩。他不喜欢和别人交流,工作独断,班农还命令下属开会时不许做文字记录。

种种,为之后班农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四)从接线员的儿子走向权力巅峰

“我出身于一个蓝领、爱尔兰天主教、亲肯尼迪、亲工会的民主党家庭。”

“我本来对政治不感兴趣,直到后来入伍,看到吉米·卡特搞得一团糟。我变得非常崇拜里根。直到现在仍然如此。但令我反对起整个现存社会体制的,是我先在亚洲办公司、2008年回来之后,看见布什跟卡特一样烂。整个国家变得乱七八糟。”

班农如此解释自己的政治立场。

班农的政治动机中有两个政治敌人——卡特总统和布什总统,有一个政治偶像——里根总统,有两个历史事件节点——伊朗人质危机和2008年经济危机。这体现了他的政治色彩,反对民主党和建制派。

1953年11月27日,班农出生在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电话接线员,后来慢慢升到管理岗位。据说在2008年经济危机中,他的父亲损失了大部分储蓄,这也让后来服务于华尔街的班农反过来声讨华尔街利欲熏心。


高中时代的班农(左)

班农是一个苦孩子,上大学还要暑假在废品站打工。1976年,他毕业于弗吉尼亚理工学院的城市事务专业,之后加入美国海军,当了海军工程师和导航员,在太平洋和阿拉伯海漂浮了四年。当时正值伊朗人质危机,他在1979年到达波斯湾,看到卡特政府处理无能,愤懑的同时也让他开始关心政治。之后他在五角大楼任海军作战部长的特别助理,利用晚上时间在佐治城大学获得了国防安全的硕士学位。


班农曾为海军服役

然而,里根时代华尔街资本主义的诱惑,令军旅生涯进一步失去吸引力,于是他决定转换跑道。“有人告诉我,”他说道:“如果要去华尔街发展,你就要去念哈佛商学院。”哈佛商学院的MBA录取了他,那是1983年,当时他29岁。班农很用功,成绩优秀,他向所有的大公司发去求职申请,但都遭到了拒绝。同班同学告诉他,他的年龄和海军服役的背景是两大障碍。


哈佛商学院时代的班农

一天,一名高盛的代表邀请班农参加一场校园招聘派对。班农去到招聘酒会,发现有700多人在那里,一下子就觉得没啥希望,于是躲到一边和别人喝酒吹牛去了。碰巧其中一个聊得来的是高盛高级合伙人的儿子,结果那人就大力举荐班农进了高盛。班农就这样成了高盛的投资银行家。

在高盛干了5年之后,90年代,班农就拉着一帮人出走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小型投行,专攻娱乐和媒体行业。班农帮人做并购,因为买方不够钱而自己搭顺风车做了小股东,结果拥有了后来被誉为“21世纪最伟大剧集”的《宋飞正传》部分版权。班农后来说实际收益比自己预计的最起码高五倍,下半生都可以靠着重播版权过着富足的生活。法兴银行在1998年收购了班农的投行,然后班农就开始了他的荷里活之旅,拍了一些小规模电影。好莱坞的气氛就令班农相信,自己的志向不在于投钱拍电影,而是制作电影。

从2000年起,班农创作并执导了九部纪录片,影片都带有着他强烈的政治色彩,都是一些大型的、惊人的、固执己见的片子。比如为茶党欢呼的《为美国而战》(2010年),检讨金融危机根源的《零世代》(2010年),为莎拉·佩林摇旗呐喊的《不败者》(2011年)。


2005年的班农

而班农真正参与政治的转折点是2012年,他成为了右翼新闻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的执行主席。

2004年,受9·11恐袭事件的触动,他制作了关于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纪录片《恶魔面前》。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安德鲁·布莱巴特(Andrew Breitbart)。


2010年的安德鲁·布莱巴特

班农和布莱巴特认识的时候,布莱巴特正在筹办自己的新闻网站,班农决定和他一起干。2015年班农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采访时回忆说,我们的理念一直是创建一家全球性、中间偏右、民粹主义的反建制新闻网站。

2005年,布莱巴特的新闻网站breitbart.com开始运营。2012年,布莱巴特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班农决定继续把网站办下去。自此以后,班农和特朗普的交集也越来越多。

一个爱尔兰裔民主党家庭的孩子,就这样成为了共和党保守派的忠实宣讲者,这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大学时期的年轻班农

(五)特朗普的愤怒

班农结过三次婚,有三个女儿。他的婚姻并不如意也不长久,他的前妻还指控他有家暴。在感情上,他偏执、自大的个性被放大。

这种性格或多或少被带入职场中。

班农的第二任妻子和他们的双胞胎女儿

班农的好友朱莉娅透露说,班农早在2015年就对她说:“你还没有看布莱巴特新闻网站吗?那可是特朗普的世界中心。”

那时候班农还不是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


特朗普获胜后,班农是总统背后总策划师的言论叫嚣尘上。彭博社记者乔希·格林还写了一本书,名叫《魔鬼的交易:史蒂夫·班农,唐纳德·特朗普,以及攻占总统宝座》。其中写道,班农说打算建立一个“外部作战室”,以猛烈打击、追逐诸如特别检察官这类敌人,他要“挥拳猛击这些狗娘养的。”这不仅是一种自我推销,更表明班农希望建立一套自己的“权力系统”,并实现自己的目标。


在美国一期娱乐节目《周六夜现场》中,喜剧演员鲍德温扮演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给各国领导人打电话,他身后站着一位黑衣“魔鬼”给他出谋划策。节目末了,“魔鬼”对“特朗普”说:“我能坐回我的办公桌吗?”“特朗普”回答道:“当然,总统先生!”说完起身把总统的位置让给了“魔鬼”。


《周六夜现场》“特朗普”和“魔鬼”

节目中的“魔鬼”说的正是班农。

传言四起,特朗普终于行动了。

今年4月5日,特朗普重组国家安全委员会,白宫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被除名。班农出局国安会,美国副总统彭斯立马站出来公开否认这次变动是对班农降职,他称班农是特朗普团队非常有价值的成员。

可是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就是特朗普对班农的疏远。没几天,特朗普对《纽约时报》说:

“我喜欢班农,但你要知道班农是很晚才加入到我的竞选团队中来的。”

“当我打败所有的参议员和州长的时候,我还跟班农不熟。我是我自己的战略师,而且我也不可能因为他而改变我自己的策略,因为我面对的是狡诈的希拉里。”

“班农的确不错,但是我希望这些传闻得到澄清,我也愿意澄清。”

特朗普打自己脸的地方在于,2016年8月,他还亲口说过:“我认识班农和康威已经很多年了。”

但那又怎样,美国真正的总统不会是班农,即使是传言,特朗普也不可能允许。


(六)众矢之的

8月15号下午,班农打电话给《美国展望》杂志创始人之一的罗伯特,大谈中美之间必有一场经济战。而针对弗吉尼亚州发生的种族流血冲突事件,他一反常态,表示这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就是“一群小丑”。他说:“种族主义者都是输家。他们是被边缘化的那部分。” 是的,他批判的思潮正是他在布莱巴特新闻网站上大肆宣扬的“另类右翼”精神。

这也是他最近唯一一次在媒体上发声。而且不知道是谁做了谁的局,班农本以为这次通话是不做记录的私人电话,没想被当作访谈发表出来。

这几周,班农远离特朗普的政治小圈子,不接受正式的采访,他在办公室里,玩弄着自己的手机,过起了自我流放的日子。有白宫顾问分析,这是他的自保方式。

白宫的线人说,特朗普对班农的失望,还因为班农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工作的能力。

前一段时间,特朗普任命麦克马斯特为新国家安全顾问,而班农和麦克马斯特的关系一直不好。班农和麦克马斯特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问题上一直有争执,班农认为美国军队涉事太深。

在上周日NBC主持人查克·托德的采访中,主持人问了麦克马斯特三次,他是否能和班农在白宫中共事,麦克马斯特始终没有正面回答。

“你是否能继续和班农一起工作?”

“我和一群才华横溢的人一起工作,我们每天都要先确保国安会正常运作。”

“你是否能继续和班农一起工作?”

“只要他能帮助总统工作,促进国家安全,为美国人民带来福祉,我就准备好了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

“你觉得班农做到了吗?”

“我相信任何在白宫工作的人,都应该以这些为目标。”


班农和麦克马斯特

传出不和传闻的还有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但问题是班农的盟友史蒂芬·米勒如今正在向库什纳靠拢。作为高级政策顾问,米勒曾帮助班农一起推行“旅行禁令”,革命友谊很深,但如今两人却越走越远。反倒是库什纳和米勒,在总统演讲稿和政策倡议上已有多次合作。有白宫助理透露,库什纳正是为了孤立班农,才如此有意而为之。


史蒂芬·米勒(右)

前两天,特朗普还和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在白宫吃了一顿私人晚餐。默多克向来不喜欢班农,吃这顿饭的间隙,他可是催促了特朗普赶快炒掉班农。

而同样无好感的还有新来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凯利曾向特朗普表达过对班农的不满。美联社称,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被媒体曝出负面新闻,凯利认为相当一部分“黑料”出自班农的泄密。更何况,凯利上任后,特别想修补媒体和白宫通讯团队的关系,班农自然成了“被开刀”的头号对象。

不过按白宫消息人士的说法,班农与凯利会面后,曾信心满满地告诉身边人,他在白宫的地位依旧稳固。


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左二)和班农

想让班农走人的人有很多,但最后还是看老板松不松口。

不过,功高盖主,哪个老板会喜欢呢。

8月18日,特朗普决定开除班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