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的列治文华人选民和不理智的著名政论家

15558336

5 月9 日午夜,卑斯省选的初步结果出来了:卑斯自由党43 席,普选票占40.84%;卑斯新民主党41 席,普选票占39.86%;绿党3 席,普选票占16.75%。这样的结果令著名政论家大失所望。自去年8 月向外国买家加收15%的物业转让税政策出台开始,这位著名政论家在中文报纸和周刊上连篇累牍不断发表文章,炮轰省长简慧芝,一副不把她赶下台誓不罢休的架势。并在省选前宣称,这次省选是对省长简慧芝和卑斯自由党的全民公投。即使5 月22-24 日卑斯省选举局的最终点票结果可能会令议会席位有小小的变动,从普选票来看,支持卑斯自由党还是多于支持卑斯新民主党的。这个全民公投还是简慧芝和卑斯自由党赢了。

在这次省选中,列治文四个选区全部由自由党赢得。特别是列治文的南中选区,新民主党招揽了在华人中人气很高的列治文市议员欧泽光做候选人,希望在自由党的铁票区打开缺口。欧泽光也输了。于是,著名政论家像泼妇骂街一样,在“加拿大头条”撰文,说列治文华人是最大的输家。“很可惜,在华人集聚最多的列治文,却在这场变局中‘出局’,既无法参与变局,又沦为一个政党的尾巴,可谓这场省选中最为耀眼的‘失败者’,华人小区必须深入反省。”真是一派胡言乱语。

谁说列治文华人无法参与变局?这次省选,新民主党实行攻击性的竞选策略,抹黑和误导广告铺天盖地,加上受向外国买家加收15%的物业转让税政策影响的人士(其中不乏没有选民资格的海外买家)及其代言人对自由党的大肆攻击,在省选中掀起惊涛骇浪。正是因为列治文华人积极参与,想方设法,努力为自由党候选人助选,才可以力抗新民主党的抹黑和误导广告,才可以力抗著名政论家之流对自由党的攻击性文章的影响。卑斯自由党能有43 席,列治文的4 席十分重要,可以说列治文华人选民力挽狂澜,防止所谓“变局”的发生,厥功至伟!

谁说列治文华人沦为一个政党的尾巴?广大普通华人移民(不包括不忧衣食的大陆土豪)是从切身利益出发支持卑斯自由党。我们知道卑斯自由党有良好的经济管理能力,我们认同卑斯自由党的政纲,我们欣赏省长简慧芝的能力、魄力、胆识和决断。只有卑斯自由党继续执政,卑斯省的经济会更加强劲,创造更多就业机会,降低税负,我们普通老百姓才有稳定的生活,才可以期待可负担房屋问题,和其他民生问题逐解决。其他政党执政,这些问题可能更加恶化。

笔者4 月20 日在大华商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卑斯新民主党到底为谁努力做事?”其中最后两段是这样写的:

4 月13 日新民主党党领贺谨公布政纲的时候,大言不惭的说,新民主党可以比自由党向省民提供更多的福利,又能保持平衡预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 News 的Justin McElroy 是这样评论的,新民主党的政纲是挂羊头卖狗肉:前面是平衡预算,后面是大洒金钱(Call it the NDP mullet platform: balanced business upfront, capital spending in the back),又质疑这些预测是否准确(but are the projections precise?)。

为了履行政纲中太多的竞选承诺,新民主党绞尽脑汁,用尽自由党预算中留下的富余,才能在头三年勉强做到平衡预算。三年之后则语焉不详。这个政纲包含太多的不确定性,有太多的变量。政纲的执行过程,就像走钢丝,一个小小的闪失,就会产生很大的赤字。假如新民主党真正准备好为卑斯省民努力做事的话,怎么会炮制出这样充满悬念的政纲呢?充满悬念的新民主党,我们信得过吗?

在省选的最后阶段,环球邮报、温哥华太阳报和省报都发表社论,为卑斯自由党背书。这三篇社论都是笔者翻译的。环球邮报5 月5 日的社论:“在卑斯,捂着鼻子,选自由党”,环球邮报编辑部认为简慧芝的自由党者虽然远非完美,但优于所有替代政党。总的来说,他们值得赢。5 月6 日温哥华太阳报的社论则认为自由党是“好的经济管理者,自由党值得连任”。在5 月6 日省报的社论“自由党仍然是卑斯省的最佳选择”,省报编辑部指出,“在很多问题方面,贺谨一直含糊不清地重复他对改善政府服务的承诺,以及卑斯纳税人如何为他这些承诺买单。坦白地说,很难明白如果当选了,新民主党政府会做些什么。”

但是,这位著名政论家偏要列治文华人选民听他的指挥棒,选新民主党,否则,就是沦为一个政党(暗指自由党)的尾巴。这是把卑斯省民的未来放在赌桌上,风险非常大。为什么著名政论家这么不理智呢?我们真想要一个答案。需要深入反省的正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