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内部人心浮动 蓬佩奥,一个想当总统的国务卿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图片来源:东方IC)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8日在底特律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阐释美国经济复兴策略。两年前的8月8日,也是在那里,现任美国总统、时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对外宣布了保障“美国优先”的经济政策主张。
或许是向他忠实追随的总统致敬,蓬佩奥在演讲中自始至终以“经济”为核心,阐述了美国经济外交的主要目标,包括维护美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主权、拆除外国市场壁垒确保对美开放、吸引对美投资、充分利用美丰富的能源资源超越竞争者、对损害美国的做法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等等,并毫无意外地将矛头直指中国。听完蓬佩奥的演讲,人们不由地产生了混乱之感。这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政策上的混乱。去年9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第72届联大演讲时,释放了一个非常务实的信息,即:美国不再致力于向外输出价值观,而是强调美国能得到什么。这被国际社会视为对美国传统政治观念的颠覆。入主白宫一年多来,特朗普政府不断地退出多边体系,试图借助“一对一”谈判模式,为美国谋取更多实际利益。所谓“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美国传统价值观,并没有成为特朗普口中的热词。

但在这次演讲中,蓬佩奥称经济外交是美国国务院的一项核心使命,表示“我们将美国的实力、经济力量和影响力作为一种政策工具来帮助实现美国的利益,并在世界各地推广我们的价值观。”“美国经济的活力有示范作用……当今一些最成功的经济体尚未采用我们的模式,但我相信他们会这样做。”

那么,问题来了:本届美国政府的外交核心究竟是追求实际获利,还是继续坚持输出价值观?也许,蓬佩奥这位传统的共和党人还在怀念美国当“世界警察”的威风,但特朗普早就不玩这一套了,他只注重更实际和触手可及的利益,而非美国的国家形象、道义、责任等。在这一点上,看来蓬佩奥并没有追随特朗普。那么,美国的外交到底谁说了算?总统还是国务卿?

其次,身份上的混乱。特朗普执政17个月来,白宫官员如走马灯般更换,但蓬佩奥很幸运,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在情报界和外交界都坐上第一把交椅的官员。他在判断美国竞争对手、伊朗核协议、朝鲜半岛核问题等方面,都坚定支持特朗普,保持同频共振。特朗普毫不掩饰对他的喜爱,称自己与蓬佩奥之间有“很好的化学反应,总是在一个波长上。”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国务卿就能完全代表总统行事。人们注意到,蓬佩奥在演讲中指责“中国的做法损害美国”时,用了一副美国总统的口吻,不知正牌的特朗普总统听了后,会有何感想?

第三,职责上的混乱。在美国政府职能框架中,国务卿主管外交并兼管部分内政。但这次蓬佩奥以“经济外交”为主旨发表演讲,内容远远超出了他的职责范围,涉及美国经济、中美经贸、关税、自由贸易等,几乎从一个总统的角度,把美国商务部、贸易代表办公室、财政部等机构的话全说了。

另外,蓬佩奥在演讲中一边指责竞争对手采取“掠夺性经济学的基本做法”,一边又言之凿凿强调,要帮助美国企业应对外国的监管挑战、把俄罗斯甩到后面、超越中国,“让美国经济一如既往作为世界各地的灯塔”。这种唯我独尊、唯我独赢的做派和气势,犹如特朗普两年前在此宣称“美国优先”的情景再现,不免有越俎代庖之嫌。

蓬佩奥在底特律演讲中的一系列反常之举,不仅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组织混乱、政策混乱的一个折射,也反映出白宫内部人心浮动,以“努力、聪明、听话”著称的蓬佩奥,看来也不可能对特朗普亦步亦趋。

现年54岁的蓬佩奥要比现年72岁的特朗普年富力强。早在大学时代,蓬佩奥就不止一次流露出从政的想法。2011年,他借助共和党大金主科赫家族的支持,当选堪萨斯州众议员,成为地方政治明星。比起毫无从政经验的特朗普,蓬佩奥的政治经验、政坛人脉显然要丰富得多。最重要的是,蓬佩奥曾猛烈攻击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展现出强硬的鹰派作风,被称为“比特朗普还特朗普”,这种风格深得民粹主义者的欢心。

想当初,因为前任蒂勒森“不听话”,蓬佩奥才得以上位。如今,当特朗普将身边人更换完毕、在白宫制定政策几乎不受制衡情况下,蓬佩奥公开唱起反调、设置权力,不由令外界猜想:他是不是也无法忍受特朗普的专断,而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捞取政治资本,甚至想与特朗普在下届大选中一决高低呢?

回想前国务卿蒂勒森、白宫前首席顾问班农与特朗普合作之初,曾是那么亲密无间、配合默契,但最后双方积怨很深,走向分道扬镳。也许,蓬佩奥也意识到,要重新审视与总统特朗普关系。不知这次演讲结束后,美国总统与国务卿的短暂“蜜月期”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