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选时刻,触动族裔神经才是愚蠢之举!

省选时刻,触动族裔神经才是愚蠢之举!
作者  马尚
日前,笔者撰文一篇“Asian Caucus”就是“亚裔党团”吗?文章发出后,11日,提出“亚裔党团”的撰文者气势汹汹回文一篇,我们先来看其文章标题:“甘当‘政治花瓶’?攻击亚裔党团概念是愚蠢之举!”好家伙,提出一点意见,就是甘当政治花瓶?讨论一下词汇的用法,就是攻击、就是愚蠢之举?文中居然还使用“政治奴性”这样恶毒的词语,真是一副文霸的嘴脸跃然纸上。读着这篇文章,笔者甚感迷茫,这是加拿大人写的吗?这是在那个文明礼仪之邦,言论自由之国吗?明明是一篇心平气和的探讨性文章,怎么得到的回应竟是这样气急败坏的攻击和谩骂呢?
不知哪里触到“亚裔党团”撰文者的痛处,笔者在“Asian Caucus”就是“亚裔党团”吗?这篇文章中,其实就想表达两点:1、Caucus一词不应简单表达为党团,更不应理解为党中之党,因为这样会让华人以为是在建立一个亚裔人之党,而在西人看来,在政党架构里那不过就是个核心小组、委员会之类机构。2、在省选这样的敏感时期,请不要去挑动族裔这根神经。倘若省议员候选人不是时时刻刻想着如何去代表所在选区各个族裔的利益,反而到处去鼓吹要建立“亚裔党团”,那他们能得到各个族裔选民的支持吗?如果连省议员都选不上,谁去组建这个“亚裔党团”?
一段时间以来,“亚裔党团”撰文者总是写文章挑拨华人社区和英语社区、华人和政府之间的矛盾,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上纲上线,歧视啦、打压啦、予取予夺啦、打脸摸头啦、见了西人就不和华人握手啦,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应该说,在加拿大、在BC省,种族歧视还在一定程度存在,还要经过一段时间去逐步消除。但是,平心而论,在公开场合、在政策层面,在法律法规上,基本不存在种族歧视。不错,BC省府推出的对外国买家征税15%的政策,令许多华人特别是华人地产界大为不满,对此提出批评、要求修正也是应当的。还有一些政策、拨款没有充分考虑华人社区的诉求,也需要提出批评,也可以要求省府做出调整。
但是,省府推出的医疗保费减半等措施,难道华人不受益吗?特别是2014年5月,省政府就历史错误公开向华人道歉,此后,将这段史实写入教科书,又在全省范围选出21处华人先侨遗址记录在册并加以保护,最近,省府又把本省历史法规中所有歧视少数族裔(大部分是针对华人)的法律条款,全部找出并予以废除。2016年清明节,省长简蕙芝代表省府专程来到温哥华山景墓园祭奠华人先侨,感念他们对本省的巨大贡献,这在北美是从未有过的。这一切,都是省政府在华人社区和华人省议员推动和帮助下主动做出的。这些尊重华人、推动族裔和解共同发展的善意之举,我们难道不应该鼓励,不应该铭记在心吗?
写到这里,“亚裔党团”撰文者手中的一大堆棒子恐怕就要砸下来了。但是,笔者要说,且慢!笔者一向认为,在西方,批评政治人物、各级官员,那是爷爷骂孙子天经地义的事。骂平常人可能要吃官司,但是,把总理、省长、市长和各级议员横过来竖过去地骂,就算是骂错了也啥事儿没有。所以,“亚裔党团”撰文者今天骂总理、明天骂市长,后天发誓要把省长拉下来,自以为这就是蔑视权贵很英勇,其实谁把这个当回事儿啊。不过在西方谁要站出来为政府的善举说几句公道话,那倒是需要勇气的,因为总有人拿着大棒等在一旁,什么“政治花瓶”、“政治奴性”、“政治擦鞋”、“捞取小利益”……铺天盖地就会砸将下来。
笔者偏偏不信邪,小草民一个,谁当政咱都是草根,从不加入任何党派,也未拿取任何政府一分一毫。平常不说话,实在看不下去才说上几句。从来不骂人,但也绝不怕人骂。作为媒体人自守中立,政府做得好就刊文赞扬,做得不好就刊文批评。绝不会看到执政党执政十几年,有可能下台,就忽然一下跳出来,从极右跑到极左,力撑反对党,显得自己多么有预见性……
“亚裔党团”撰文者声称提出的概念是“能够提升华裔参政能见度”,并且不厌其烦地一再提醒公众,是他从去年底就提出,是他问过自由党、问过新民主党,是他得到新民主党首肯,是他当然要表达支持……。人们要问,你以为你是谁呀?不过是亚太裔美国人的剩饭,你端过来就当成新菜,非要加拿大华人社区接受,而且还是在省选这样一个敏感时期,一味强调亚裔,那其他族裔作何感想?要是真正爱护我们的省议员候选人,就不会逼着他们去要挟自己的政党承诺建立什么“亚裔党团”,这类事可以留待他们当选以后,再向议会或自己所在的政党争取。而在选举期间,他们需要的是有人帮他们一家一户去敲门,一分一元去筹款,一个团体一个族裔去沟通,一票一票去争取!
最后,对“亚裔党团”撰文者提出的“我愿意免费给他们讲课”一事,笔者倒想善意地提醒一下,别老想着为人师表,别老想着给华人社区下指导棋,谁傻呀,无利不起早,您那点小九九,天下人心知肚明,您那“东施效颦”的课程,别说免费,就是倒贴也不见得会有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