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 特鲁多碳税给家庭带来了多大负担?

image.png

据Financial Post报道,在参议院能源、环境和自然资源常设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中,卡尔加里大学经济学教授Jennifer Winter透露了杜鲁多碳税对加拿大每家每户的影响。

利用加拿大统计局的能源消耗数据,并输入家庭运输燃料支出和各省汽油价格的平均价计算,Winter计算了碳税对不同省份典型加拿大家庭的影响。结论与此前宣传的“影响很小”大相径庭,每户家庭负担的成本很高。

按照渥太华规定的2022年每吨50元的碳税来算,三个省份——阿尔伯塔省,萨斯喀彻温省和新斯科舍省——每户每年将支付超过1000元的碳税。

新斯科舍省(1,120元)和阿尔伯塔省(1111元)最高,其次是萨斯喀彻温省(1,032元),新不伦瑞克省(963元),纽芬兰(859元)和爱德华王子岛(788元)。一旦完全实施,安省的普通家庭每年将支付707元碳税。

最少的是哪些省?答案是卑诗省(每年603元)、魁北克省(662元)和曼尼托巴省(683元)。简而言之,受影响最小省份的家庭只需支付影响最严重省份家庭一半多点的费用。

但不容乐观的是,大多数专家都说碳价必须继续大幅上涨才能有效降低排放量。如果按每吨100元算,阿尔伯塔省的家庭将支付2,223元,萨斯喀彻温省家庭将支付2,065元,新斯科舍省家庭支付2,240元。事实上,如果每吨100元,所有省份家庭的平均价格远远高于每年1000元。

在加拿大各地,特别是在海洋省份,大量家庭符合“能源贫困”的定义——即仅获取生活所需的能源就占到家庭支出的10%或更多(家庭取暖和交通)。2016年,弗雷泽研究所对加拿大的能源贫困进行了调查,发现将家庭和汽车的成本加起来时,19.4%的加拿大家庭将其支出的至少10%或更多用于购买能源。

这在拥有世界第三大探明石油储量的国家是不合情理的,并且是加拿大还是第四大水电发电国。

简单地说,碳税是在一个错误的前提下制定的:经济学家可以设计碳税,以尽可能低的成本降低排放,同时保护经济免受增加税收的拖累。但只是理论上可以。

设计不与收入挂钩的碳税,取代限碳法规,从碳的社会成本开始,适当缩减筹集资金的成本。这种模式很好,但并不是我们在加拿大实施碳税的方式。在加拿大,碳税已成为简单的税收-消费模式。

这就是为什么安省省长道格·福特,阿尔伯塔省UCP领导人Jason Kenney,萨斯喀彻温省省长Scott Moe 和其他人呼吁在加拿大终止碳税指令,以及废除安大略省和阿尔伯塔省目前的碳定价系统的原因之一。

杜鲁多政府现在应该承认,其拟议的碳税将对今天加拿大各地的家庭造成严重负担,因为气候收益太小,2100年前都无法衡量。

现在是时候解除碳定价问题,而把重点放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上,例如,通过投资基础研究和开发来促进天然气生产和运输,寻找低排放的方法来生产能源,找到比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等能源更经济实惠的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