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媚俗 名家之作书名变“鸡汤”,真的好吗?

 7月13日,《一定要,爱着点什么》《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遇见你,遇见不变的纯真》……看着这一个个名字,如果你觉得这是泛滥的“鸡汤文”,那就错了。上述种种,都是如假包换的名家之作,基本为选集或合集,作者署名是汪曾祺、丰子恺、萧红等大家……这些书名,都是怎么了?

点击进入下一页

《遇见许多人,都不及你好》一书,封面印着“沈从文 著”。上官云 摄

“辣眼睛”的名家选集书名

记者走访发现,书名被卷进“鸡汤”的,不乏萧红、丰子恺等知名作家。

比如,收录丰子恺作品的书,有些拥有这样的名字:《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活着本来单纯》。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还有一本书封面写明“萧红 著”,名字却是《遇见你,遇见不变的纯真》。

习惯了脍炙人口的《缘缘堂随笔》《呼兰河传》,乍一翻到这些书,总让人以为是“鸡汤文”放错了分类。

徐志摩的作品也没躲过去。某图书大厦查询系统显示,标注作者为“徐志摩”的图书中,名字不乏《你看,我有我的方向》等。

点击进入下一页

《遇见你,遇见不变的纯真》一书,标明“萧红著”。上官云 摄

“几年前,有一本《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它的走红跟书名关系比较大,别家就有跟着学取书名的。”一位从业十余年的老编辑分析,慢慢地,这股风就刮到了名家之作这里。

书名是啥谁说了算?

“除了公版书外,选集类名家作品书名,会充分尊重作家意见,一般由编辑确定,但会参考出版社发行部等各方面建议。”某图书出版公司主编佳佳解释道,“如果是已故作家,则会征求亲属或授权人的意见”。

据《北京日报》报道,《汪曾祺小说全编》责任编辑郭娟披露,汪曾祺的一些作品并非独家授权,“不过,用鸡汤体包装书名,只是过分强调汪曾祺先生的某一方面,是有违其真实面貌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书架上陈列着的一些汪曾祺作品,他的书很受读者欢迎。上官云 摄

汪曾祺之子汪朗则有些无奈地说:“我们家里人不太同意这么取书名,但编辑都很年轻,认为这类书名更受欢迎,更浪漫。”

差强人意的市场表现

不过,书名“鸡汤味道”浓郁的传统名家作品,市场表现却未必出色。

以沈从文作品为例,本月11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查询,一本出版于2017年7月的《湘行散记》,截止目前有6820条购书评论;而《美丽总令人忧愁,然而还受用》出版时间为2017年6月,目前有1526条购书评论。

作者署名“沈从文”的那本《遇见许多人,都不及你好》出版时间为2017年12月,到目前为止,仅有200多条购书评论。

开卷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1月到2018年5月的畅销书榜单上,包括这两本书在内的诸多“鸡汤”书名名家选集,均榜上无名。具体排名上,反倒是《边城》《谈美书简》更靠前。

读者们会买账吗?

除了市场,不少读者也不领情。

点击进入下一页

书架上放着一本《活出自在人生》,标明“老舍 著”。上官云 摄

“我喜欢老舍先生的文章,想买合集。”在北京某图书大厦内,有女读者手里拿着一本《活出自在人生》,一脸茫然,“结果发现了这本。名字真的太鸡汤,完全不像他的行文风格”。

黄女士是沈从文的粉丝,有些书名让她摸不着头脑:“《美丽总令人忧愁,然而还受用》《遇见许多人,都不及你好》……如果不是作者标明沈从文,我真不敢相信收的是他的作品。”

“朱光潜、丰子恺……如果选编的都是名家经典之作,书名‘鸡汤’得都有些矫情了,这样真的好吗?”黄女士发问道。

不同意见也有。读者刘萌认为,对不了解上述名家的读者来说,这样的名字可能会让他们更有兴趣翻看,“只要书的内容没变就行了,对叫什么名字不用太在意”。

这些“鸡汤”书名该不该?

点击进入下一页

封面印着《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字样,作者标注为“汪曾祺”。图片来源:某电商平台网页截图

“图书销量如何,一个好名字肯定功不可没。”佳佳说,但不是绝对因素,,还跟书的营销及品相、出版时机、话题等有关。

佳佳觉得,名家选集书名变“鸡汤”,有可能是出版机构为了迎合市场和读者,“但说真的,关键还得看内容”。

作家龙一认为,书名有自己的时代特征和个人特征。后人编辑前代作家的作品集,不宜使用有违以上两个特征的书名。

“选集应该从中选一个篇名作书名,随意取名违背常理。”龙一说,“卖书毕竟是雅业,不宜过份媚俗,特别是在重编经典作家和作品的时候。”(应受访者要求,佳佳、刘萌为化名)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