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一党制有助中国渡过贸易战

 

今年早些时候,由于美国制造商对新关税做出反应,洗衣机的价格上涨了16.4%。

为了让中国遭受更大的痛苦,特朗普政府上周增加了贸易战的金额。政府现在承诺,下一轮将对中国出口美国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而不是早些时候宣布的10%。特朗普总统告诉他的支持者们,关税“意味着就业和大笔财富”。
如果就业和财富是“赢得贸易战”的标准的话,胜利者将是中国,而不是美国。中国将获胜不是因为一党制,尽管那肯定有助于国家主席习近平度过贸易冲突带来的难关。中国会赢,是因为它在更巧妙地玩这场游戏。美国征收的关税将主要落在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头上,而中国却在用减轻国内企业(包括外资企业)遭受的打击的方式来进行报复。

想在这些条件下“打赢”一场贸易战,美国就不得不让关税高到导致中国经济受到某种严重损害的程度,从而迫使中国领导人改善他们对待美国知识产权的态度——这是美国贸易谈判代表长期以来的要求。中国经济的健康依赖于对美国的出口,所以,按照这种想法,中国政府将屈服于美国的要求。

这个策略肯定会适得其反。

首先,中国向美国出口的产品中,约60%是非中国企业拥有的工厂生产的。这些工厂中有许多家为美国制造商生产定制的部件,比如计算机路由器、LED灯具和船舶马达。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征收的关税,实际上影响了许多拥有中国工厂的美国(和欧洲)公司。

这些公司无法通过将业务迅速转移出中国来立刻应对关税。它们只能自己承担进口税,或者通过提高产品价格将其转嫁给美国消费者。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了:今年2月份对洗衣机征收20%的关税之后,洗衣机的消费者价格已上涨了16.4%。所以,提高关税给政府带来的收入大部分来自美国消费者的腰包,而不是中国企业。

减少美国对中国产品的需求确实对中国不利。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约占中国制造业收入的3%。这个份额大到足以让关税造成一些损害,但肯定不是灾难性的。

此外,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大部分商品都包含在其他地方(包括在美国)创造的价值。例如,从中国进口的iPhone的大部分价值包括来自于韩国的显示屏、日本的芯片,以及美国的设计和软件。因此,中国公司每损失一美元的销售额,实际上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并不到一美元。在占中国对美出口份额最大的计算机和电子产品行业,美国进口的每一美元中,中国增加的价值约为50美分。因此,关税对中国制造业的负面影响不太可能大到足以对中国的贸易行为产生重大影响的程度。

随着贸易战的升级,中国领导层好像加深了对国际供应链的承诺。这与特朗普政府的做法相反,看来是在有意孤立美国的制造商们。

例如,在第一轮报复性关税中,中国避免了打击为国内的外资工厂提供原材料的进口。这有助于减轻中国制造商和外国投资者受到贸易战影响的冲击。今年6月底,中国政府宣布了让外国投资者更容易进入银行业、农业、汽车业和重工业的政策。中国在7月底宣布进一步征收关税后,重申了“进一步开放经济”的打算。特斯拉(Tesla)最近成为在中国获准不需要当地合作伙伴的首家外国汽车制造商,它将在上海建立一家全资工厂生产电动汽车。这些做法向投资者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那就是,即使在贸易战中,中国也仍将坚持与国际伙伴的合作。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仍在实行损害世界贸易体系公平的政策。例如,中国未能履行向外国开放某些行业的承诺。中国还在继续补贴那些向其他国家市场倾销产品的重工业,压低这些产品的价格,给其他国家造成失业。但是,特朗普征收的关税未能应对这些挑战。

下一轮关税到来时,受影响的将是美国的家庭,它们将面临更贵的电脑、服装和数千种其他商品。中国,而不是美国,将作为一个创造和建设未来的地方,提高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