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谈判难背后有赌局?等待中期选举风向

习近平和特朗普 图片版权 AFP

8月7日,美国4个州举行中期选举预选,俄亥俄州则举行该州第12选区的国会补选,这些选举的结果将决定3个月后中期选举的竞选格局。

中美贸易战正愈演愈烈,11月举行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也备受中国舆论关注。

分析人士表示,美国蓄势待发的关税打击政策都设置在中期选举前,中国却拒不让步,也不推进谈判,而是寄希望于中期选举改变美国政局,从而迫使贸易战缓和降温。

中国的“算盘”

“习近平似乎认为等过了11月的中期选举,特朗普会变弱,进而减轻(贸易打击)。这是个很糟糕的赌博。”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在6月商务部长罗斯的中国之行后,双方就一直没有展开对话。“这很不健康。”

“我们已经给他们了我们的需求清单。问题是习近平。他不想进一步行动,他们在知识产权盗窃和被迫技术转移等问题上,没有向美国提供任何选项。”库德洛称,美国将其技术优势当做“传家宝”,对美国而言,这些可能比购买商品更重要。

过去一个月,中国没有在谈判桌上有所进展,美国则持续加大打击力度——7月6日对首批34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7月12日美国公布对华约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清单;7月31日,特朗普政府准备提议,将计划中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10%关税,提高到25%;8月8日,公布价值16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最终征税清单,并表示将从8月23日开始向这些商品征收25%的关税。

库德洛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库德洛称中美没有谈判和对话“很不健康”。

库德洛甚至还进一步警告,不要低估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同中国打贸易战的决心,并且将和欧盟达成协议,同欧盟联手对抗中国,而“中国将越来越被孤立,经济表现疲弱”。

这是今年以来,美国贸易打击措施出台最密集的一个月。分析人士认为,美国逼迫中国回到谈判桌的意图非常明显。

然而,中国的强硬态度没有丝毫减弱,对美国的关税手段锱铢必较。这种情形印证了库德洛“中国准备挺过11月中期选举以等美国政局发生变化”的判断。

特朗普的“危局”

中国的“如意算盘”并非没有道理。

芝加哥大学教授肯尼思·波梅兰兹(Kenneth Pomeranz)告诉BBC,中国领导人进行战略上的报复措施,瞄准共和党票仓区域,同时选择了容易替代的产品,比如大豆。

这一举动将为特朗普带来政治压力。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在报告中称,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的主要票仓可能受伤最重。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在排名前十位的大豆和猪肉出口州中,绝大多数支持了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

如果贸易战给共和党票仓带来损失,那么在11月美国中期选举中,可能使特朗普的支持者倒戈。

因此,特朗普曾在密歇根州的一场集会上呼吁,共和党必须在国会众议院保持多数,否则他可能面临民主党人的弹劾。据美国媒体报道,民主党议员华特斯多次呼吁特朗普辞职,否则就在民主党取得国会多数席位后进行弹劾。昆尼皮亚克大学发布民调结果显示,如果民主党人控制了众议院,超过70%的民主党支持者希望他们启动弹劾程序。

Danny O'Connor on election night in special election in Ohio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民主党人奥康诺在共和党长期把持的选区取得不俗的战绩。

从最新的选情来看,共和党的处境并不好。8月7日进行的俄亥俄州第12选区的国会补选是中期选举前最后一次补选,它被看做中期选举的“风向标”。这个自1980年代以来一直由共和党把持的选区今年受到一名胜算颇大的民主党人奥康诺(Danny O’Connor)的冲击,目前,共和党候选人巴尔德森(Troy Balderson) 只领先奥康诺大约1700张选票,而目前还有3400多张临时选票和5000张缺席选票等待着8月18日开始清点。这意味着“深红区”面临“由红转蓝”的危险。

中期选举后贸易战会降温吗?

针对这个问题,库德洛态度比较坚决。“无论选举结果如何,他都不会放过这个问题。特朗普在2021年1月前都将是总统。”

曾担任乔治•W•布什总统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的韦德宁(Dennis Wilder)向《金融时报》表示,特朗普政府已经意识到,在全球各地同时打多场贸易战激起了美国国内日益强烈的反对情绪,而和欧盟达成的休战协议,让特朗普有了更大的余地,能够升级与中国的贸易战。“在迎接中期选举之际,在两党中都受欢迎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打击中国。”

从美国两党的言论观察,即便对打贸易战是否明智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对中国贸易“不公平”的指控存在长期共识。因此,在中期选举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会受到多大挑战,依然有待观察。

也有持不同意见的,波梅兰兹教授称,“我可以想象,(中国官员)希望的是,如果他们表现得非常强硬,最终美国要么接受一些无关紧要的象征性胜利,要么美国政坛发生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