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会冲突吗?特朗普试了一把“鼻血战术”

特朗普曾设想对朝鲜实施一种“打出气势,但不触及实质问题,以避免大规模报复”的“鼻血战术”,这种办法这次似乎在俄罗斯身上测试了一把。

叙利亚当地4月14日凌晨,美英法联军动用航母、舰船和飞机,对叙利亚境内三个目标进行“精准打击”,发射100多枚导弹,结果仅造成数人受伤——遭到打击的基地和设施在本周早些时候已经疏散,导弹也未通过或进入俄罗斯防空导弹部署区域。

美国官方虽然声称没有事先通知俄罗斯,但法国却表态,已经提前与俄方沟通。路透社报道,一位支持阿萨德的官员称,感谢俄罗斯发来的警报,遭受空袭的地点已于数日前完成疏散。

俄罗斯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专家瓦西里·卡申14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美军打击行动可能是一次有限行动,他认为,若无俄罗斯人伤亡,美国的这次有限打击行动不会产生严重后果。

在美国的央视记者此前也报道称,有媒体援引政府内部人士消息,特朗普政府本计划采取更为强硬的军事行动,但五角大楼希望将打击控制在有限范围。

《纽约时报》4月14日披露了类似的“内幕”,特朗普嘴上很强硬,但实际上他下令实施的打击行动是非常克制的——美国精确算计着俄罗斯可能的反应,演了一出“高举轻放”。观察者网编译该报道如下:

57c2872d10c2352_w700_h649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报道称,国防部长马蒂斯曾在发动打击前数日警告特朗普,不要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战略下快速进攻。他对美国可能被卷入与俄罗斯和伊朗的深层次冲突表示担忧——三者都在叙利亚拥有地面部队。由于俄罗斯和伊朗都支持阿萨德政府,可能出现的误判给军事方案制定者带来压力。

尽管特朗普本周以来措辞强硬,但他最终所选择的变通方案并未明显损害阿萨德的其他部队,也没有影响叙利亚政府对其他部队的指挥和控制——只是“精准打击”了“化学武器”。

《纽约时报》称,一夜的轰炸不太可能改变叙利亚7年的血腥内战的整体局势。但特朗普总统希望,轰炸“刚好足够”阻止阿萨德再次使用化学武器,而不会刺激俄罗斯和伊朗进行报复。

马蒂斯在空袭后的记者发布会上表示,这次打击旨在将“意外杀伤”俄罗斯军人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并将化武之外的设施的损失降到最小。尽管他将其称之为“一次重击”,但他同时强调,“目前是一次性的打击,我相信空袭发出了非常强烈的信息,劝阻(阿萨德)不要再这样做(使用化武)。”

e6c2ab328c9b272_w692_h151 e4676caa2f3dbb6_w702_h204

各种迹象表明,打击效果有限

分析人士称,这次打击性质轻微,可能不会刺激俄罗斯或伊朗采取重大行动。

资深中东问题专家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表示,“俄罗斯和伊朗的反应可能会言辞尖锐,但不太可能直接做出行动上的回应。”

罗斯曾为多位美国总统服务,目前就职于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

他补充说,“袭击目标与化武设施有关,而不是俄罗斯人和伊朗人的基地。”

罗斯说,伊朗有可能通过在伊拉克的什叶派民间武装来间接回应,“由于这次袭击的性质并不严重,即使这样的回应也不太可能发生。”

直到打击发生前的数小时,五角大楼、白宫局势研究室、马里兰州米德堡的网络司令部,都一直在评估空袭可能引起的反应。

美国官员不认为俄罗斯或伊朗会直接对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目标进行反击。他们认为可能会有一种不对称报复,伊朗和俄罗斯利用“强大的网络能力”进行反击——这对华盛顿来说是更难防备的。

目前还没有情报显示存在类似网络攻击的可能。俄罗斯或伊朗对西方冒险进行网络反击有多大的几率,目前也不确定。

但美国官员表示,他们正准备对一系列可能的报复行动做出回应,包括可能切断美国军队在作战区域通信的网络攻击。

另外,在打击之前,激烈的舆论交锋并非集中在化武问题上,而是更多地集中在俄罗斯身上,这意味着这两个冷战老对手有重新陷入对抗的可能。

就在空袭前数小时,美、俄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和纳扎耶在拥抱亲吻后,打起激烈嘴炮,就叙利亚化武问题互相攻讦。

 

纳扎耶指责美国,对调查过程或是否有证据根本不感兴趣,黑莉则回击说,对纳扎耶能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感到敬畏。

尽管如此,华盛顿仍在激烈讨论俄罗斯将会如何反应。

一些官员在视频电话会议中表达了担忧,尤其担心俄方威胁要击落来袭导弹。

军方官员表示,必须有措施保护美军驱逐舰免受俄罗斯的反击。潜在的网络攻击是俄罗斯和伊朗回避与美国军方直接对抗的一种方式。

就在几周前,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认定,俄罗斯是在美国电网“植入”恶意软件的源头,并向公用事业公司发布了代码样本,帮助他们清理系统。

同时发布的警告称,俄罗斯对美国和欧洲的核电站、水利和电力系统进行了一系列网络攻击。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是为了对莫斯科的反应能力做一个测试。

伊朗大约在六年前开始试图用网络攻击瘫痪美国银行系统的服务——尽管从未成功。他们还试图对纽约州威彻斯特县的一个大坝进行网络攻击。自美国和以色列用“震网”病毒攻击其铀浓缩设施以来,伊朗在网络安全方面投入甚多。

马蒂斯还警告说,在西方发动袭击后,叙利亚、俄罗斯和伊朗可能会进行舆论战反击。美国国防部官员强调,有必要向世界证明,阿萨德政府确实在杜马发动了化武攻击。

在叙利亚有俄罗斯和伊朗的正规军、民兵和“雇佣军”,他们可能对当地部署的数千名美军进行报复。一名美国官员表示,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区埃尔比勒的美军正在准备应对伊朗对其发动军事打击。

在特朗普警告要采取行动后的几天时间里,叙利亚为避免损失,已将一部分飞机转移到俄罗斯基地——他们相信美俄会避免直接冲突。周五,特朗普确认不会攻击基地,以免误伤俄罗斯目标,同时也让叙利亚空军得以幸免。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空袭前数小时表示,他担心军方过于谨慎。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我担心的是,我们有没有合适的将军,他们的心态是否摆正。”

他补充说,“如果我们的军人听从普京而退让,如果只是普京威胁报复就退让,这对我们和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88bb2e9ef2a65d3_w702_h246

俄罗斯目前没有激烈反应,普京呼吁在联合国框架内解决问题  (据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