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将坚持加息 特朗普与他开战

美国三大股指过去两天连续下挫。当地时间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周第三次抨击美联储,称美联储有点聪明过头了;而在前一天(10日),特朗普还称美联储已经“疯了”。

尽管遭到来自特朗普的“猛烈炮火”,但英媒认为,这不太可能影响美联储年内的加息计划。美联储的独立性也得到许多银行业高管的支持与赞赏。

美媒报道截图

一周三次抨击美联储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11日在接受福克斯电视采访时,特朗普称,“我认为这次股市的修正是由美联储造成的。美联储的政策太紧缩了,他们正在犯下大错误。美联储有点聪明过头了。”

他认为,美元十分强劲,十分有力,但这让做生意变得艰难。特朗普还表示,在推动美国基建方面,他可以寻求和民主党进行合作。

这已经是本周特朗普第三次对美联储进行批评。但他表示,不会解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只是对鲍威尔有点失望。

特朗普去年提名鲍威尔这位前银行家担任美联储主席时,曾称赞他“强大、忠诚和聪明”。如今,面对美股这两天的大幅下跌,特朗普却对美联储进行了一系列不同寻常的抨击,称美联储“疯了”、加息是“疯狂的”,还将股市大幅下跌部分归咎于美联储。

10日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三,三大股指集体创新低,标普500指数连跌五日,创下了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的最长连跌记录,还创下八个月最大单日跌幅和两个月收盘新低。道琼斯指数跌超830点,收创近两个月新低,纳斯达克指数跌逾4%,收创三个多月新低。

到了11日,美股继续维持跌势。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道琼斯指数当天收盘下跌545.90点,跌幅2.13%,报25052.83点;标普500指数下跌57.32点,跌幅2.06%,报2728.36点;纳斯达克指数下跌95.10点,跌幅1.28%,报7329.06点。

在10日美股盘后,为参加一场政治集会飞抵宾夕法尼亚州后,特朗普刚下空军一号就表示,“我认为美联储在犯错误,他们(的货币政策收得)太紧。我觉得美联储已经疯了。”“实际上,这是我们等待已久的(股市)调整,可我真的不赞成美联储现在的行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尚未对特朗普的言论作出回应。

早在9月26日美联储货币政策会决定今年第三次加息25个基点后,特朗普即表示,对美联储加息感到不高兴,“我是一个低利率支持者”。

9日,特朗普又称,他不喜欢美联储继续加息的决定。美国经济并没有通胀问题,美联储抑制价格上涨的行动太快了。他说:“我认为我们不是必须那么快行动。”在没有任何通胀迹象的时候,“我不希望减慢通胀的速度,哪怕只是慢一点。”

预计年内还将加息一次

多次公开批评美联储加息政策,特朗普打破了长期以来白宫回避评论货币政策的传统,并引发外界对总统是否干涉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的争议。

据新华社报道,美联储上月26日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2%-2.25%。这也是美联储今年来第三次加息。同时,美联储对未来两年加息节奏的预期也维持不变,预计今年还将加息一次,2019年和2020年将分别加息3次和1次。多数经济学家和市场人士预计,美联储将在12月进行今年第四次加息。

路透社11日认为,美国股市大跌、与中国贸易关系紧张、全球经济放缓以及来自白宫的口头压力,这些都不太可能影响美联储年内的加息计划,“美国经济的表现符合美联储的预期。目前,美国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且通胀接近美联储设定的目标。”


路透社报道截图/图中为特朗普与鲍威尔

路透社援引多数分析师以及官员的看法称,这证明美联储迄今所做的都是合理的,几乎没有理由改变加息政策。

甚至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也表示,他认为美联储“目标正确”,其加息能力是经济健康的标志,这值得欢迎,而不是可怕的。

IMF高官对美联储表示支持

美国9月失业率将至3.7%,处于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当地时间11日公布的一份通胀报告显示,物价涨幅仍处在美联储目标可控范围内。

据《华盛顿观察家报》11日报道,特朗普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认为,美国经济的成功以及股市的持续上涨与自己去年推动的减税计划有关,而本周的股市下跌是因美联储造成的。

尽管特朗普多次批评美联储与主席鲍威尔的加息政策,但10日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高官与银行业高管纷纷为鲍威尔辩护。

据《财富》杂志网站11日报道,IMF总裁拉加德与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赞扬鲍威尔的独立性与判断力。拉加德在印尼举行的IMF与世界银行年会上讲话时称,自己不会把鲍威尔与“疯狂”联系在一起。

卡尼说,鲍威尔一个真正理解美国与全球金融系统运转的人,“独立性对美联储来说也不例外。”

渣打集团主席韦浩思(Jose Vinals)也向CNBC表示,支持央行的独立性。

摩根大通国际主席雅各布·弗兰克尔(Jacob Frenkel)认为,美联储将利率正常化的努力是恰当的。他对CNBC说,随着美国经济增长重回正轨,失业率降至地位,“现在是时候恢复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