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了两晚色情短信,美国最有权势的律师职业生涯完蛋

前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董事长威廉∙沃格。图片来源:RYAN DORGA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原标题:聊了两晚色情短信,美国最有权势的律师职业生涯完蛋

记者Sara Randazzo 

遭公开声讨两天以来,威廉∙沃格(William Voge)辗转难眠。这位61岁的律师常年奔波于全球各地。

沃格的家人、同事和竞争对手,似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去年给一位素未谋面、且至今仍未见过的女子发送露骨短信的事。其后续事件让整个法律界蒙羞,后来也让沃格丢掉了自己在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Latham & Watkins LLP)的工作。瑞生国际是全球最负盛名的律所之一,而沃格曾在此担任董事长。

今年3月的一个晚上,沃格默默走出自己位于美国加州索拉纳海滩价值500万美元的别墅。来到附近的一间酒吧,他浏览着手机上的数百条消息——有的表达了同情,有的则是奚落。就在几小时前,他的妻子和已成年的女儿曾问他,这场噩梦何时才能终结。

去年11月一次出差在外的两个晚上,沃格和一名已婚女子互发色情短信,对方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在该女子将此事告知他人,包括律界人士后,恼羞成怒的沃格一度威胁将采取法律行动。但事实证明,这只不过给他制造了更大的麻烦。

“当时我失去理性,我真是蠢,太过鲁莽了,”沃格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追悔莫及。

那天晚上,沃格静静地坐在酒吧,喝着印度淡啤,整件事情的始末一一在他脑海中浮现,思绪也逐渐变得阴郁。沃格说,他此前从来不能理解自杀行为,直到自己亲身体会到这种刻骨铭心的羞辱。

沃格和那位住在芝加哥地区的瓦塞尔女士(Andrea Vassell)从未发生过任何肉体关系。但是二人之间的瓜葛带来了沉重代价。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服务的客户包括花旗银行、美国航空等大型企业,合伙人的平均年收入超过300万美元。沃格的收入水平曾是上述数额的两倍。但在今年3月,他突然离开了自己在35年职业生涯中一直服务的公司。

而43岁的瓦塞尔女士正接受来自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警方的调查,所受指控是通过电子手段实施骚扰,属于情节轻微的犯罪指控。她否认自己存在任何不当行为,并在一次采访中称,她将自己和沃格之间发生的事告诉他人并非犯罪。她还指出,沃格曾试图通过恐吓让她保持沉默,不过对此沃格矢口否认。

沃格称,他曾联系过警方,因为瓦塞尔无休止地向自己及他人发送关于二人私情的骚扰邮件,并且部分内容并不属实。

这位成长于爱荷华州一个农场的大律师和来自美国郊区的母亲身后留下的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电子关系”记录——根据《华尔街日报》浏览过的沟通信息,二人数月之内连续不断地发送电子邮件和短信,记录了二人犹如过山车般的关系发展之路:从寒暄到亲昵再到满腔愤懑。

沃格先生和瓦塞尔女士都说觉得对方背叛了自己。他们继续对已发生的事情纠缠不放,如今面对的是濒临触礁的婚姻和无尽的羞辱。他们指责对方说谎。两个人都表示,当完整的信息记录由警方或法院公布时,自己将重获清白。

沃格说,自己最近一直在思索治疗师给出的如下理论,即当他离开妻子前往芝加哥时,大脑中“野蛮的、带有性倾向的”化学物质控制了自己更为理性的一面。“我认为如果你做了一件罪恶的事情,”他说,“否认罪恶是你最不应该做的。”

至于瓦塞尔,她表示自己很容易在冲动之下给人发邮件。她说,“你们不觉得我们两人都有错吗?”

偶然的相识

沃格此前通过一个全国性的基督教商人团体——新迦南协会(New Canaan Society, 简称NCS)结识了瓦塞尔。“男人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重重的诱惑,”该团体在其网站上称,“NCS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建立深厚友谊的场所。”

瓦塞尔约一年前开始与该团体联系。她向其董事会成员,包括机构高管、投资经理和福音领袖发去邮件。她在邮件中写道,NCS创始人莱恩(James Lane)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经付费在芝加哥和她发生关系。当时莱恩刚开始组建该机构。

瓦塞尔写道,自己曾是性贩卖交易的受害者,而比自己年长20多岁的莱恩先生就是她被送去服务的第一个客人。他们的关系在1995年至1997年之间持续,她称。莱恩此前已经承认了与瓦塞尔的关系。他通过律师表示拒绝就本文置评。

在邮件中,瓦塞尔希望莱恩承认他是导致她人生坠入低谷的因素。瓦塞尔不断地发送邮件,要求NSC将莱恩的信息从网站上移除,并要求该组织解散。

瓦塞尔再次联系莱恩纯属偶然。她回忆说,一位牧师向自己推荐了一本德国神学家和反纳粹人士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的自传。莱恩为这本书写了推荐语,并且提到了NCS。曾经的回忆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刺激她采取了行动。

一次偶然的机会,NSC创始人莱恩写下的一段推荐语吸引了瓦塞尔的注意,并引发蝴蝶效应,最终导致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前董事长瓦格翻船。图片来源: SARA RANDAZZO/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收到瓦塞尔的邮件后,莱恩向老友沃格求助。二人上世纪90年代在伦敦工作时相识——当时沃格在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工作,莱恩则效力于高盛。他们一起到圣米迦勒切斯特广场教堂做礼拜,沃格、他的妻子以及莱恩的妻子都在主日学校讲课。后来沃格加入了NCS董事会。

去年9月,沃格成为NCS对瓦塞尔女士的联络人。他鼓励瓦塞尔和莱恩参加基督教调解会,以解决二人的争端。“如果二人走出来时面带微笑,表示已原谅彼此,这件事就算是圆满解决了,”沃格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称。

在早期的邮件中,沃格向瓦塞尔表达了同情之心,声称自己曾与抗击性贩卖的组织共事。“我对您的遭遇深表遗憾。我也能理解当旧伤口再次被揭开时,这种痛苦会更刻骨铭心,”他在2017年9月4日的邮件中写道。

沃格在另一封邮件中称,“要发火,都冲吉姆(莱恩)去吧——他伤害了你,”但他强调莱恩的家人是无辜的。

瓦塞尔说,自己从23岁开始信奉基督教。她说自己学习了计算机科学和神学,后来在1999年嫁给了IT从业者理查德∙瓦塞尔(Richard Vassell)。夫妻二人住在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一座约280平米的砖瓦房,房子位于一个独头巷道上,道路两边整整齐齐地种着几排树。

瓦塞尔称,和莱恩以及NCS的沟通引发了她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她向理疗师和牧师寻求帮助,也将沃格视作另一位同情她的倾听者。

沃格最终劝服瓦塞尔与莱恩达成和解。

威廉∙沃格坐在其位于俄怀明州杰克逊的度假屋中。图片来源:RYAN DORGA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他的律界生涯中,沃格依靠自己在压力面前控制情绪、保持镇定的能力,一步一步攀向事业巅峰。

在爱荷华州乡下读完高中之后,年轻的沃格应征入伍,被派驻德国,学习监听俄罗斯情报。之后他通过美国军人安置法案(GI Bill)在加州州立大学弗雷斯诺分校获得会计学学位。接着他又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法学院就读,随后转至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那里获得了法学学位,而且还获得了MBA学位。当时,沃格的妻子还只是他在伯克利的同学。他说,是她帮助自己重塑了基督教信仰。

1983年,沃格入职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圣地亚哥办事处,当时这家公司主要在西海岸开展业务。沃格称,刚进公司那几年,和其他如鱼得水的同事相比,他感觉并不自在,但没选择辞职。

之后,沃格主动协助公司纽约和伦敦办事处进行业务拓展。他逐渐发展了一项专长:就国际油气基建项目为贷款人和借款人提供咨询。他为各项目奔走于世界各地,包括巴基斯坦、俄罗斯、委内瑞拉和卡塔尔,加入了美国航空公司的800万英里俱乐部。

2015年1月,沃格成为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的董事长,当时公司已是拥有2,600名律师的大律所。在他之前担任这一职位的是罗伯特∙戴尔(Robert Dell),其在20年间带领公司从洛杉矶一路拓展,发展为全球知名律所。

沃格称,自己在任期内曾助推少数族裔和女性员工晋升。

愈演愈烈

去年11月,沃格飞往芝加哥参加公司会议。据他回忆,那个周日晚上,他正着手准备撰写给公司700名合伙人的年度财务状况报告。

在准备演示稿时,他和瓦塞尔就其与莱恩的持续争执通了邮件。随后他们开始用短信沟通——沃格住在朗廷酒店,瓦塞尔则在40英里以外的家中。

一开始,二人的短信内容比较单纯,主要聊了沃格当周在芝加哥的日程。但慢慢地,谈话内容变得挑逗,然后转为色情。

两个人就这样来来回回聊了一个多小时。沃格还记得,晚上11点左右自己上床睡觉时还在想,“我刚刚都做了些什么?”但是没过多久,他又不禁与瓦塞尔再进行了一次这样的互动。他们还有邮件往来,甚至有简短的电话交流。两个人有讨论过见面的问题,但却从未付诸行动。

不久后,沃格结束了会议,搭飞机前往他位于墨西哥普尔莫角国家公园外的度假屋和家人共度感恩节。就在前往墨西哥的途中,坐在头等舱内的沃格开始懊悔。

他不知该如何向妻子解释自己的行为。沃格的妻子曾经也是一名律师,目前和他们的女儿一起经营一家冰淇淋店。

“我知道自己犯错了,”沃格说。

就这样,沃格夫妇、他们五个已成年的子女以及子女的三个配偶齐聚墨西哥,一起过感恩节。一家人在院子里烤全猪。

接下来的那个周一,瓦塞尔将她与沃格的通信内容副本白纸黑色地发给了莱恩和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的高管。

威廉∙沃格和妻子杰米∙沃格(Jami Voge)在2015年于纽约市举办的一个活动上。图片来源:MARK VON HOLDEN/INVISION/ASSOCIATED PRESS

这件事发生后,沃格向NCS董事会发去了辞职邮件。“我本想解决问题,但结果反而给大家添堵了,”他写道,“让情况越来越糟不是我的初衷。”

接着,沃格向妻子坦白。他说自己原本打算在瓦塞尔发邮件前告诉她。沃格一家就这样提前结束了假期,回到位于索拉纳海滩的家中。

沃格在和律所管理层的一次电话会议中提出,自己决定辞任董事长一职。但管理层当时未接受他的这一请求。

就在那一周,沃格致电瓦塞尔,并发了致歉短信。他称自己希望彼此不再联络。瓦塞尔回应道,自己不会接受道歉,也不会保持沉默。

“你不会傻到认为我会就这样罢休吧,”她写道。“男人们欺侮并利用女性,然后由男性长者主导的教会出面让女人们选择原谅。这种愚蠢的做法在我这里行不通!”

随后在11月30日,沃格的律师塔里∙艾克(Terry Ekl)通过信使给瓦塞尔家送去了一封信,并在信中威胁道,如果她不停止联系沃格先生、其所在律所或任何相关人士,他们将采取法律行动。信中称沃格将“寻求所有刑事和民事解决方案……包括将这一犯罪行为上报给执法机关。”

瓦塞尔说,收到信的时候,“我快要气疯了。”

瓦塞尔通过邮件将信件的副本发给了瑞生国际的两位合伙人,并写道,“我感到非常害怕。”第二天,她又发邮件给瑞生国际的首席法律顾问埃弗里特∙约翰逊(Everett Johnson),写道,“我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从我的角度来看,我并非控诉比尔∙沃格存在任何不正当性行为。我们都是成年人,双方自愿。”

也就是在11月,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及骚扰女演员遭控诉事件引发热议,一时间,许多其他男性也成为了类似报道的矛头所向。随着越来越多的受害女性挺身而出,美国企业开始忙于应对关于掌权男性不当行为的各项指控。

瓦塞尔女士继续向NCS成员、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及其竞争对手公司负责人发送关于沃格的邮件,还联系了几家媒体。她也把邮件发到了沃格的妻子杰米∙沃格(Jami Voge)那里。

去年12月至今年4月期间,瓦塞尔一共向沃格发送了90多封邮件。在部分邮件中,她称沃格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因自己不能和沃格在一起而沮丧。但在另一些邮件中,她又对沃格进行猛烈抨击。许多邮件包含性幻想内容。在一封邮件中,她称自己曾在1998年对性骚扰指控认罪。

“我就是忍不住想发邮件,”瓦塞尔说,“我无法入睡,内心焦灼。”

最后一击

今年1月27日,瓦塞尔女士向50多位NCS分会领袖发送了一封长邮件,声称自己“对比尔∙沃格恼怒万分”,要求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沃格在位于怀俄明州杰克逊(Jackson)的另一所度假屋里读了这封邮件。他表示,这封邮件“让我堕入深渊”。

第二天,沃格收到了来自瓦塞尔的丈夫理查德∙瓦塞尔(Richard Vassell)的一条短信。月初二人曾进行了友善的沟通,但是这一次,沃格称,瓦塞尔女士的行为属于犯罪,若不悬崖勒马将面临牢狱之灾。

“理查德,我不是拿坐牢来威胁谁。她一定会坐牢的!!!”沃格写道。

沃格还在另一条短信中称,“她已经犯了多项重罪,证据确凿。”

就在那个周末,沃格的律师塔里∙艾克向瓦塞尔女士发送了一封邮件,要求她马上停止将自己与沃格的互动内容告诉他人,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瓦塞尔问,自己是否可以和牧师或理疗师谈论这些问题。艾克回答说,可以,但是必须提前知会自己。

在此之后,瓦塞尔发邮件的频次有所降低。她称,她慢慢相信自己不得不听从艾克的要求。“我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就像被操控了一样,”她说,“压力真的好大。”

3月初,沃格和妻子前往南美度假。有一天,一位名叫迈克尔∙契劳尼斯(Michael Cheronis)的律师致电沃格的律师,称自己代表瓦塞尔女士。他说瓦塞尔女士正和来自法律贸易媒体Law360的一名记者讨论自己和沃格的事情。当时沃格身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这名律师称,如果能收到“至少六位数”的资金,瓦塞尔将停止与该媒体的合作。

瓦塞尔表示,自己从未想过从任何相关人员那里索要金钱,也从未向这位律师发出此类许可。就在雇佣契劳尼斯后不久,瓦塞尔终止了和他的合作。契劳尼斯说,不经瓦塞尔女士同意,他不便置评。

沃格称,他拒绝支付任何款项。他和妻子再次提前结束了假期,放弃了在巴塔哥尼亚远足的计划。

就在沃格前往南美度假当天,瓦塞尔女士将沃格与其丈夫间言辞激烈的短信内容副本发送给了瑞生国际的首席顾问。等沃格夫妇度假回来,律所的行政委员会已经看到了信息,正重新考虑是否批准他的辞呈。

3月中旬,瑞生国际管理层齐聚弗吉尼亚,致电了身在加州的沃格。他们称公司已经决定接受他的辞呈,并请他立即退休。

公司3月20日发了一份声明,称沃格“个人判断能力的丧失令其无法继续胜任董事长一职”,同时,这一行为虽然与公司无关,但对于瑞生的一名管理人员而言是不恰当的。就在当天,Law360就沃格先生与瓦塞尔女士及其丈夫之间的短信沟通进行了报道。

在丢掉工作10天之后,沃格向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们发送了如下邮件:“我想对你们之中所有有勇气向我表达失望之情的人说,你们对我的失望永不及我对自己的失望之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