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党的这个法案一旦通过 加拿大人全遭殃

杜鲁多的自由党政府正紧锣密鼓地对国家安全立法进行修订,本周国会的一个专门委员会就有两次会议对修订案进行讨论,随后将把修订案提交国会进行二读。
有专家指出,一旦这个称为Bill C-59的修订案通过,那么加拿大的情报和间谍机构——加拿大通讯安全局CSE(Communications Security Establishment)的权力将大大增加,对外可以发动网络攻击,从秘密行动直到对外国电网进行干扰。而对内,加拿大人有千千万万个理由担心,自己的隐私将被暴露无遗,尽管修法的初衷原本是为了保护加拿大、加拿大人以及在加拿大的人。

9A01C298-E045-4EB7-80DC-36007DF21224

从CSE这个机构本身的设置而言,它的使命应该是对外,以保护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和公民的利益。现行法律也要求,CSE不得进行任何直接针对加拿大人的活动。
Bill C-59修订案虽然保留了这一条,但同时也收紧了这个限制,并扩大了CSE的权限,令其可以采取“防御性的网络操作”和“积极主动的网络行动”。
多伦多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尽管理论上不允许CSE动加拿大人的隐私,但实际操作中,加拿大人的隐私将无处可藏,因为加拿大的数据将不可避免地与非加拿大的数据混杂在一起。

1C06EBB9-E1A2-4AAB-B900-3D1D4FCA5DD6

以“防御性的网络操作”为例,法案赋予 CSE权力保护政府的网络设施以及网络信息,一旦发现有人攻击政府网络,比如试图从政府的数据库中盗取SIN卡号码,那么 CSE就有权废掉涉及这一行动的外国服务器。
而所谓“积极主动的网络行动”则是CSE有权采取积极的网络行动,用于降低,干扰,影响,回应或干涉加拿大之外的个人、国家、组织或恐怖主义组织的能力,意图及活动,尤其是当外部势力涉及到国际事务,加拿大国防或国家安全的时候。
多伦多大学的报告警告说,一旦这个法案通过,加拿大的情报和间谍部门CSE就被授予接近无限的权力,只要它在其所谓任务的范围内运作,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取得所有非加拿大人的数据,但遗憾的是,在此过程中,真正加拿大人的数据包括隐私信息也将被收集,使用并进行分析。
另一个问题是,拟议中的修订案确实允许了“偶然”地获得与加拿大或在加拿大的人的有关信息。这就意味着,即使加拿大的情报部门不是出于“故意”,阁下的私人信息仍然有可能“意外地”被CSE所获取。
还有,拟议中的修订案允许CSE收集所有已经公开的信息。令人震惊的是,修订案将其定义为:既包括已经发布或广播的任何信息,也包括公众浏览网页的任何信息(似乎不管这些信息是合法提供的还是非法活动,如被骇客所攻击的臭名昭著的情人约会网站Ashley Madison所披露的信息),还包括消费者网络注册登记甚至买东西的信息。
多伦多大学报告的结论是,一旦这个新法在国会通过,加拿大再无民主可言,加拿大人也将再无隐私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