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台独”与促统情势 中美与台湾战略剧烈震荡

12

杨明勋认为2049年是中国大陆解决台湾问题的时间红线(图源:Reuters)

中国大陆统一台湾意志被外界深刻感知,尤其是在当下中美博弈背景下,7月20日受美国官方资助的美国之音援引美议员的话,宣称两岸实力对比变化以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统一台湾的意愿可能导致一场危机,被指美国对台湾已然不乏暧昧。近日,来自台湾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国际资政智库(IIGS)研究员杨明勋在出席“第十一届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年会”时,分析称中美外交关系裂变,台湾内外生态环境急剧变动,导致三方在台独和促统问题上大幅度调适战略。

大陆对台政策位移

在杨明熏看来,大陆正在因台湾局势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民间交往,因为按照国际惯例,承认台湾独立政治实体的时间红线是现实存在的,即2049年。

第一,大陆逐渐成突出“九二共识”中一个中国的内涵。在1992年,两岸首先达成了关于一个中国的共识,但主体的台湾民意是不予承认的,最主要的“九二共识”在台湾地区法制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备,因此即便国民党方长期主张“九二共识”的存在,并且愿意凸显对台独的反对及两岸关系稳定上的作用,但对于其他的政客及台湾民众,对“九二共识”是比较反感的,而没有法律上的支撑点便是主因,这也凸显了中央在介入到“九二共识”适用于台湾地区的交往时,它会陷入到岛内斗争的泥淖中,这对两岸交往及官方之间的往来互通有一定的障碍和影响。

第二,太阳花运动根本性地改变了台湾的政治结构和政党体系,出现了少数主张台湾独立的政党,比如时代力量等。随之,大陆也快速调整了对台政策,主张“三中一轻”,“三中”指中低收入、中产阶级、台湾中南部群体,“一轻”指台湾的年轻族群,也正是因为三中一轻,两岸关系才没有因为政治上的冷却而僵化。

第三,大陆的惠台政策不断强化。与官方的冷交流不同,大陆对台湾民间推行强有力的惠台曾策,一方面给予超出大陆一般居民即超国民待遇,另一方面破除对台湾居民的诸多限制,实现平等待遇,使得许多台湾年轻人愿意到大陆发展、生活甚至定居。

第四,整个国际大局势的变化。随着朝鲜半岛局势趋于和平,整个东北亚的压力逐渐转向到台海地区,而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大陆正在实现中国民族的伟大复兴,对台湾也构成了压力。1949年由中国国民党领导的中华民国政权有效合法的统治了台湾地区,而直到2049年即将届满一百年。而按照国际法的时效,在届满一百年之际,台湾地区按照国际惯例将被视为主权独立的政治实体,甚至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对大陆是非常不利的。因此,这势必会被大陆视为解决台湾问题的时间点,若再次时限内仍无法有效解决,则不排除采取武力的行动。

美国对台政策位移

提到美国在两岸之间所扮演的角色,杨明熏认为台湾与美国可谓各取所需。对美国来说,台湾的特殊地位的确可以说是一张难得的遏制大陆的好牌。而对台湾来说,美国本身的台湾势力拥有对美国社会的较大影响力或者说游说能力。重要的是双方怎么利用这层特殊的关系。

在资金赞助、自身价值和意识形态,美对台对华采取了亲疏有别的对接策略。在美学者层面,也呈现出这样的差异,如布鲁金斯基金会、传统基金会、甚至新进成立的2049研究机构,对于台湾是比较亲近的,且出版的文宣产品对于台湾的防御能力、军事能力及政治独立的评估均持乐观状态。与此相对的,也有部分亲近大陆的学者主张美国应该在台湾问题上采取较为保守政策。

传统而言,台湾当局和美国国会的关系一直良好。美国的台湾势力来源悠久,有些人早在1949年便移民至美国,主要的群体便是蒋介石在台湾施行恐怖统治。因为白色恐怖形成了入境黑名单,所以台湾地区的优秀知识分子大部分都流亡美国,随后在美国成立各种各样亲近台湾的组织。虽然这些组织一般不会见诸于两岸局势及新闻报道,但在台湾内部政党的竞争当中,他们是资金的主要赞助方,同时也是台湾同美国等西方国家交流的主要中介。

11

随着中国大陆的崛起,台湾的外交空间不断压缩(图源:中央社)

例如台湾人公共事物学会(FAPA),成员多数来源于台湾留美学生、部分在美国担任医生、律师、会计师等,属于中产阶级偏上,甚至属于高级白领的精英阶层。这样的阶层对美国国会具有影响力,与美国各个研究机构也保持友好关系。最近的《台湾旅行法》,以及美国连续两年制定的、对台湾有利的《国防授权法案》,都需要极大的推动及游说工作。而相较而言中国大陆在这方面处于弱势。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总统之后,美国对台政策进行了调整,在和台湾领导人蔡英文直接电话联系之外,还强化了台湾独立于中国大陆政治影响力的一系列措施,如白宫提出逐年增加对台军售项目,这不仅出于地缘战略的考量,而且开启了美国军事产业供应链,为中低层劳动力提供就业,并有利于美国政治及选举。

又如美台联合军演逐渐走上台面,一直以来台湾优秀的军官都会外派至美国进行军事训练,这势必会对大陆武统台湾造成障碍。再如美国通过外交手段压制大陆,都需要台湾方面进行配合。

另外,对美国来说,西藏的达赖喇嘛与台湾交往密切,台湾距中日争议的钓鱼岛更近,台湾所掌控的太平岛对整个南中国海的局势也有举足轻重的关键作用,在这些方面,台湾都可以成为美国掣肘中国大陆的助力。

台湾当局的外交局势

对于台湾来说是,来自大陆的压力是现实存在的,加之与美国的接触同样受到了既有的对华承诺的约束,杨明熏认为台湾当局对大陆的抗拒就必然会选择另一条充满危险的路,这会在政党和社会撕裂的背景下更加放大。

第一,所说台湾当局每四年进行一次选举,但实则每两年便需面临大选压力,即地方首长的选举。如2018年11月即将举行全岛性的大选,大选虽然不直接影响台湾当局领导人的更换,但通过民意代表的轮换可反映政党之间实力的消长。

第二,在实质的外事关系或用积极援助收买友邦、建立所谓的邦交国之间进行选择,这也是台湾当局涉外部门所需要面对的艰难抉择。

第三,加入西方的战略体系。而“加入”却并非台湾主动,而是被西方国家半推半就、拉拢进去。此种战略体系包含几个部分:其一,围堵大陆,蔡英文便是依附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对中国大陆和平崛起的恐惧;其二,进行一定程度的价值输出,两岸同文同种,同属于中华民族,在台湾施行西方式的民主对大陆民众具有很大政治上的诱惑力,台湾当局建立了诸多基金会,以此吸纳在台湾的大陆学生、学者等等,从而令这部分人对中共一党专政的模式产生根本性的怀疑。

其三,采取弹性的官方名称。最近大陆不断要求国际上对台湾的表述改为台湾省,实际上这种变动无论对台湾的外交还是台湾民众处境旅行上,都无法构成限制,这种打压反而会让台湾民众对大陆有更深的恐惧感。

其四,建立反华基地。在大陆境内有许多民族分离势力,这些势力源于社会矛盾而对大陆政治制度产生逆反,而这股势力被迫流亡至台湾后,便在台湾建立反华基地,因地缘及文化接近,反华基地对大陆的影响是直接其巨大的。

其五,在经贸上减少对大陆的依存。在蔡英文上台后,台湾经济的总体指数在各项指标上在不断地上扬,而台湾在大陆的年轻人并未因惠台政策而有所增加,反而更多的转战东南亚国家。

其六,强调对内宣传。如向西进,处理两岸民间事物的海峡两岸基金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曾经在演讲中表示,“大陆的境内有三座大山,即教育、医疗和住房,一般的年轻人很难跨越,即使大陆对台湾让利再多,台湾年轻人也会因为挫败感而重返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