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余光中逝世:思乡情切写《乡愁》

中新网12月14日电 据台媒消息,诗人余光中今日在高雄去世,享年90岁。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生于南京,1950年迁居台湾,直至1992年才首次应邀回大陆。他的著名诗歌《乡愁》,在海内外华人间广为传诵。

资料图:余光中。<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王中举 摄
资料图:余光中。中新社记者 王中举 摄

诗人生平:曾阔别大陆40余年 《乡愁》被广为传诵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10月21日生于南京,抗战时期在重庆读中学。1950年他随家人迁居台湾。

1971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里写下《乡愁》。40多年来,这首诗在海内外华人间广为传诵。

1974年至1985年,余光中在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任教。1985年后定居高雄,在台湾中山大学任教,去年退休。

1992年,余光中首次应邀回大陆。虽然不是小时候的故乡,但看到的北京的胡同、故宫和梁启超故居,还是十分亲切。他真正回故乡是2000年,当时余光中第一次回到阔别多年的母校南京大学,感慨万千。

余光中说:“虽然出生之地已到处高楼大厦,但也不乏依然故我的江南人家,以及庭院里生长着的一株株桂树枝叶茂密,它让我闻到了小时候的桂花香味,只是再也寻觅不到儿时捉迷藏的小伙伴了。”

20余年来,余光中回大陆60余次。到了山东、湖南、湖北等很多“小时候都没去过的地方”,写了许多关于返乡的诗。他说,大陆变了,人口多了,道路也顺了;故乡的菜、方言还保留,可是有些自然环境已经改变。

文学成就:擅诗、散文、评论、翻译 出版著作近百种

余光中擅诗、散文、评论、翻译,自称为其“四度空间”。多年来,余光中笔耕不辍,在华文世界已出版著作近百种。诗作如《乡愁》、《乡愁四韵》,散文如《听听那冷雨》、《我的四个假想敌》等,广泛收录大陆及港台语文课本,多篇诗作更屡经罗大佑等人谱成歌曲传唱。

余光中早年因战祸颠沛流离,却无碍他在文坛崭露锋芒,1949年转学到厦门大学,至来年5月来台湾之间的短短时间里,就发表了6、7首诗作、7篇评论和2篇译文,展露不凡文学才情。

余光中先后主持多种文学刊物、文学奖,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是当代华文世界经典作家之一,对台湾现代文学影响既深且远,遍及两岸三地的华人世界。

梁实秋曾评说:“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评论家张瑞芬曾说:“谈到台湾现代主义时期的散文,余光中和他的‘逍遥游’诸作最被推为代表。”显见余光中散文在上世纪60年代现代主义盛行时期的重要性。

在新诗领域,余光中是艺术至上的拥护者;而在散文中,他认为,通过教育的普及,在大众化的基础上,文学是有机会兼顾艺术化的。他将五四运动以来的散文,以口语入文的散文和大众化划上等号,而称艺术化的散文为现代散文,意味着这类散文兼具现代人的生活内涵和创作形式上的现代手法。

资料图:诗人余光中和夫人范我存女士。<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发 骆云飞 摄
资料图:诗人余光中和夫人范我存女士。中新社发 骆云飞 摄

个人生活:与妻子结婚61年 几乎没吵过什么架

诗人余光中与妻子范我存结婚61年,去年庆祝钻石婚,两人相知相惜,互信互补。诗人对美满婚姻的心得为:家是讲情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夫妻相处是靠妥协。

范我存小名“咪咪”,是余光中的远房表妹,两人相识超过七十年。余光中曾说,钻石婚必须两个人合作,如果其中有人先走,无论是离婚或早夭都不能成,得两个人都长寿,且不分离。

结婚61年,夫妻几乎没吵过什么架。范我存说,因为彼此的兴趣、价值观差不多,这可能与成长经验有关,两人都是童年逃难,历经抗战、内战。“我们是抗战儿女。”也许是经历过那一代日子,对很多东西都比较珍惜。一直到现在,两个江南人私下说着话,用的还是四川音。

余光中表示,结婚的理想是追求幸福,是妥协的艺术,各让一步。夫妻曾为十几对新人福证,他总会准备一本英国剧作家王尔德的喜剧中译本“理想丈夫”,勉新人相互体谅,白头偕老。

去年余光中曾不慎跌倒,颅内出血住进加护病房,之后康复出院。今年10月23日,台湾中山大学刚为余光中庆祝90大寿。当时,余光中摇摇头不想当人瑞,却是提起《战国策》中的“行百里者,半九十”,接下来的路才艰辛,希望能够健康写作,再出2本书。

夫人范我存表示,活到90岁,最大的感触是“有些朋友都走了,世界很多变化。”看着多元化的社会议题,夫妻俩也会有一些喟叹。两人生活很平实,规律写作,天气好时会到爱河散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