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再玩弄“亚裔党团”这个政治概念游戏

著名政论家喜欢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常常弄一些新的政治名词、新的政治概念。他在2016年10月28日的某周刊撰文“卑斯政党中设立亚裔党团势在必行”,其中写道,“亚裔党团在美国主流政党中已经存在,……我强烈要求主流政党(甚至包括小党如省保守党等)在党内允许建立亚裔党团,凝聚亚裔政客的政治能量,消除分化亚裔政治力量的‘后殖民地传统’,……”此后,他又多次强调是他最先提出亚裔党团这个建议,并获得新民主党贺谨的接纳。他又提出“自由党议员或支持者应该借此向党内施加压力,争取同样机会。谁知,因为簡慧芝等人不愿意亚裔议员在党内分享权力,出声反对这个建议,党内华裔议员和支持者竟然盲目跟从,竭力抹黑这个中性的建议。”
其实,他对这些新的政治名词、新的政治概念只是浮光掠影地有所涉猎,并没有深入研究。美国和加拿大的权力架构和政党政治截然不同。现实美国政治中的亚裔党团,和著名政论家所想象的分别很大。怎么能把这种政治概念囫囵吞枣般套用到加拿大或者卑斯省的政治中呢?

在美国,行政权在总统手上,国会只有立法权。美国的国会实行分散权力(decentralized),国会议员可以登记成立各种党团组织(caucus),有时党团组织又可称为联盟(coalition)、研究组(study group)、任务组(task forces)或工作组(working group)。这种党团组织可以是联谊性的,也可以是就某些他们关注的立法议题进行研究,提出议案。因为行政权在总统手上,国会党团组织并没有分享权力的功能,也不是争权夺利的工具。在最新一届美国国会,登记在册的党团组织超过200个,其中只有一个跟亚裔党团沾边,叫做The 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American Caucus (CAPAC),这是一个跨党派(即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议员)的党团组织,也不是纯粹的亚裔党团组织。说美国政党中的亚裔党团可以为亚裔议员争取权力,那是要闹大笑话了。
加拿大实行的是与美国截然不同的西敏寺体系(Westminster System),无论是联邦还是各省,在议会中有多数议席的政党是执政党,行政权在执政党的党领手上。加拿大议会实行集中权力(centralized)。一切由党领说了算。但是,加拿大议会也有党团组织(caucuses),每个政党的党团组织包括该党在国会或者省议会的所有议员,亚裔议员自然包括在里面,各个族裔的议员都是平等的。假如亚裔议员能力强,或者人数较多,自然在政党的党团组织发言的机会较多,影响较大。例如,华裔议员叶志明就曾经担任卑斯自由党政府党团组织的主席,主持会议。
执政党在政府架构中还有一个行政部门(executive branch),由省长和内阁厅长组成,这是执政党的决策中心。假如你是内阁成员,不管你是不是亚裔都能够参加。假如你不是内阁成员,那岂能以建立亚裔党团之名而强行加入呢。著名政论家说什么在各政党里建立亚裔党团,以消除分化亚裔政治力量的‘后殖民地传统’。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对卑斯的议会政治一窍不通。因为在卑斯,乃至加拿大根本不存在分化亚裔政治力量的‘后殖民地传统’。著名政论家玩弄“亚裔党团”这个政治概念游戏,是徒劳无功的。(作者:一诺)
(本文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